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找不到性伴侶可被視為殘疾?及其對「關愛座」的啓示

2016/10/24 — 13:33

最近看到一則(標題黨)新聞,指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新指引,「找不到性伴侶」現在也可算是「殘疾」的一類【註一】。雖然看罷發現新聞重點在於同性戀者接受人工受孕的優先次序,好像不太關一眾樂於share post的朋友事,但我也轉念一想,其實這個推論並非無理。如果懂得分辨幾個不同形容「殘障」的專有名詞,便會認為以上的說法其實就像「阿媽係女人」一樣平常無奇。

不說不知,我們一般以為可以互換的三個名詞——「impairment」、「disability」(残疾)和「handicap」,根據1980年世界衛生組織出版的《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Impairments, Disabilities or Handicaps (ICIDH)》來說,是代表三個完全不同的概念【註二】。可惜我在網路略略搜尋了一下,並未能找到正規中文翻譯,抱歉。

1. 「Impairment」,是指任何心理、生理、身體部分上的不正常或缺乏。例如失去了一隻眼球,失去張開口的能力等,都算是這個類別。

廣告

2. 「Disability」,就是由於上述的不足,患者做不到正常人應該做到的活動。或者就算做到,都不能用正常人用的方法完成。通常該活動是指自理能力,因為成年正常人一般都能照顧自己吧。言歸正傳,至於正常人能否找到性伴侶,我想答案應是肯定的,若非人類應該早絕種了。當然,「正常」的光譜不窄,每個人解讀時都只會取最符合自己既得利益的一面了。

3. 「Handicap」,則較著重殘疾者在社會所受的不公。因著以上兩點,那人不能像正常人一樣完成其位份(role)所應做到的事。(相信大家看到此都仍然一頭霧水,)其實正是「role」的界定很主觀,深受社會主流價值觀、宗教、文化等因素影響,所以這個「標籤」也是相對的,每個人(包括外人和患者自己)有不同看法,相信都是無可厚非的。

廣告

以上的定義都很籠統對不?我想這就是原作者的原意吧,始終殘障的案例不能盡錄,也有許多灰色地帶,如果一概而論畫一個分水嶺,似乎未能符合所有人的需要。所以,只有大包圍把所有可能性都囊括在內,才算是最公平公正的吧。不過,三個詞彙之間差之毫釐,謬之千里,一般我們亂用,其實背後隱含著「概念互換」的謬誤。

「正名」,讓大家都清楚殘障人士的三個程度,這是我們要消除社會上對殘疾人士的誤解與歧視,先要做到的基本教育吧?可惜香港人對這三十年前已經界定好的三個稱謂都會搞混,基本認識都不足夠,就更遑論我們能在社會增加甚麼討論的空間,激起甚麼discourse了。適逢康橋事件,大家都才開始事後孔明地正視殘障人士的需要,那趁此打好最基本知識的底,也是應該的。

跟男友娓娓道來上述後,他問了一句:「那是不是找不到性伴侶的人可以坐關愛座?」咦,好問題,關愛座背後的道理我也沒有深究過。關愛座的始作俑者是港鐵,那港鐵的新聞稿的確是說「Persons with a disability」有資格優先享用座位【註三】。換言之,只要符合以上第二點的準則,都可以算是有優先使用座位的權利吧。讀者怎樣解讀,就悉隨尊便了。

不過先旨聲明,咬文嚼字只是書生文人會做的無聊事。至於讀者你抱著上面的理據走去佔領關愛座,會否被一口咬定你是廢青的「真・有需要者」認同,筆者不敢寫包單。而臉皮薄如我呢,除非真是disable得要緊,還是會對關愛座避之則吉的。

註一:http://www.express.co.uk/news/uk/723323/Sexual-partner-fertility-disability-World-Health-Organisation-IVF

註二:此指引用於分辨疾病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詳見 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41003/1/9241541261_eng.pdf

註三:只是在網上找到的新聞稿,不知能否作準呢:https://www.mtr.com.hk/archive/corporate/en/projects/file_rep/PR-09-123-E.pdf

圖片來源:同學的攝影作品
以上內容純屬本人對此報告的解讀及上課後消化到的內容,如有錯漏請告知,謝謝!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