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群育學校當作化工廠般可怕 可悲亦可怒

2016/5/6 — 10:49

大嶼山東灣莫羅瑞學校開放日(圖片來源:香港學生輔助會)

大嶼山東灣莫羅瑞學校開放日(圖片來源:香港學生輔助會)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從報導得知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蔡國光校長,對大嶼山東灣莫羅瑞學校及石壁宿舍搬遷至屯門2B區予以反對。我們需要指出蔡校長對群育學校及其學生的理解有很大謬誤,更對情緒及行為問題為中等至嚴重的學生作出不少錯誤和負面的標籤。除該校長外,有謬誤,甚至有偏見的,還有七位聯署反對群育學校重置該區的區議員。

廣告

東灣莫羅瑞學校及石壁宿舍於現址已經過五十年的風霜,過往努力協助不少有特殊需要或有家庭照顧困難的孩子提昇獨立自理能力和生活技能,更教導他們如何與人相處,並提昇他們的學習動機,以讓孩子們日後可以返回主流學校就讀。有人借用教育局《為有情緒及行為問題的學生提供服務的概念綱領》,負面標籤群育學校所收之學生為逃學、輟學、參與不良份子的活動,甚至吸食毒品、性濫交和援交等行為,實為對這班有特殊需要或有家庭照顧困難的孩子作了很大的傷害,更漠視一直努力教化及支援他們的教師和社工。這反映這位校長與七位議員對群育學校的認識刻板片面,對這類學生缺乏理解和包容。

現今,香港有不少孩子需要特殊教育老師和社工團隊協助,群育學校(包括兒童及青少年院舍)的服務需求亦不斷增加,地方和設備早已不敷使用。因此,教育局及社署安排他們於屯門2B區重置,本是一個合適的做法,重置位置本身已算不太貼近民居了。本年三月初,有關重置安排已得到區議會支持,但可惜,由於謬誤與偏見,重置安排近日遭到反對。我們不想見到2009年正生書院遷校事件的翻版,還要由村民版本變為校長版本。

廣告

「去標籤化」(de-labeling)、「去院舎化」(de-institutionalization)等理論,已說明了負面標籤對青年人的遺害。不說理論,我們簡單一點用具體情況說明:南區有兩間群育學校,數十米之隔就是兩所本地知名的國際學校,廿多年來有出現過青年結黨騷擾鄰近學校的事件嗎?

作為社會工作者或教育工作者,對有情緒及行為問題的學生,本應更以身作則接納、尊重及關懷他們,從而協助他們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及培養良好的品格,了解他們的困難和需要。我們促請各界人士,包括七位區議員,接納和包容有情緒困難的特殊教育需要學生,並促請當局盡快通過有關重置的安排,讓他們與其他孩子一樣,可以在符合現代標準的校園環境中,得到合適的教育和適切的輔導,這才是真正協助有需要的孩子健康成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