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訴】在基督教勵行會面試的不快遭遇

2017/6/11 — 18:2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熟人 P 投訴,她在四月底一個下午受到基督教勵行會職員不禮貌的、涉含歧視成份的對待。

當時 P 正報名參加「茶餐廳廚吧助理基礎證書」課程。根據網上資料,課程屬僱員再培訓局「人才發展計劃」,內容包括沖茶技巧、早午晚餐製作等。入讀資格為「小六學歷程度或通過中文閱讀能力測試」、「具兩年工作經驗」,及「能應付勞動性工作及長期站立」。免學費、附津貼,另有求職支援。

P 年逾五十,原是全職家庭主婦,近日因生活變動有意重新就業。當日她抵達勵行會荃灣培訓中心,填寫報名表,後入房面試。接見 P 的是兩名男性職員。其中一個(在此稱職員 A)首先發問,提問內容包括報名原因、家庭狀況等。

廣告

據 P 憶述,職員 A 亦曾問:「妳係想拎津貼,定係諗住做。」P 聞言未感不快,只是答說,她想求職。

A 又問 P 有無相關工作經驗,P 答:「只做過樓面,不過有時會入水吧玩一下。」

廣告

另一職員 B 在此時開始介入。

「乜畀妳入去玩嘅咩?」他說。

P 修正:「我的意思是,生意較淡的時候,容許我入去試試沖茶之類。」

B 此時說:「講真,妳呢個年紀先來學,其實都唔會有人請,畀妳學識水吧又有咩用。何況一間餐廳,梗係樓面多過水吧,我哋啲學員,讀完出來十個有九個都無人請。」

P 聽罷頓感沮喪。「即係就算我讀完都唔會請。」

其後三人繼續對話,對話內容讓 P 愈來愈覺得自己無用。

「我覺得好灰。」其後她直接跟兩名職員說。「我這個年紀,原來真的一點用也沒有。還好我不是手停口停。對那些與我差不多年紀,又急需一份工作的人,我很同情他們。」

「咁你又唔使咁灰。」職員 B 說。

「乜到我唔灰咩?」

最終職員 B 的結論是:「不如你報讀第二個課程。」並著 P 簽署一份文件,內容大致是聲明她取消報讀該課程。

P 簽署,後離開勵行會辦公室。

事後 P 對我說,她本來也估計未必能成功報名,故在面試前已閱讀其他課程資料,盤算若報名失敗,便轉讀其他。然而與職員 B 對話後,她覺得灰心無望,直接扔掉課程資料,甚麼也不想再報再讀。

她不解:「像勵行會這樣的機構,應該是幫人的吧?就算你真這樣想(覺得無人會請我),都不要這樣傷害人呀。」

接到 P 的投訴後,我寫信向勵行會查詢,翌日收到回覆。由於 P 不願公開身份,故我未向勵行會註明該次面試準確時間。勵行會的回覆詳盡,唯「由於投訴者未有提供案主姓名及面試日期,只能回應投訴者我們面試過程一般處理情況。」

對於面試員指 P 年紀大,無人請,勵行會表示:「為了讓申請者選擇對自己就業有幫助的課程,職員會與申請者分享,所選行業的入行條件及機會,亦會請申請者思考當下人生階段,對未來工作方向的看法,讓申請者對進修後入職情況有合理預期」,唯亦稱「年紀大,不會有人聘請」,並非勵行會的服務立場。

至於該面試員提到大部份學員畢業後無人聘用,勵行會則稱:「就我們認識的飲食業,勞動力需求持續高企,...對於投訴者引述:『我地好多學員讀完出來都無人請,只係做樓面』,目前難以引證。」

勵行會對事件為 P 帶來負面情緒表示抱歉及遺憾。「如當中有任何誤會,我們亦樂意與申請人解釋。最後我們誠心希望申請者能找到合適的工作。」

P 對此表示理解及接受。「講真,生活無問題都唔會去報讀啦。如果去報讀,年紀又大,被你這樣一講,真係會好傷心、好灰。」

「希望他(職員 B)以後不要再這樣說話。」

我亦接受勵行會的迅速應對。在此撰文目的,並非報復,亦非追究個別人士責任,只希望代 P 發聲討公道。

若職員 B 讀到此文,我希望他今晚攝高枕頭諗諗:人生在世,講嘢係咪要講到咁盡?讓申請者理解現實,可以理解,但此舉是否非要同時帶來傷害不可?是不是有另一種表達方法,可以既準確傳達訊息,又不會令人產生不必要的氣餒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