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拾荒長者悲歌 全港各區汽水罐指數急跌

2015/12/11 — 21:42

香港地有一個傳說,「阿婆執汽水罐執到有幾層樓」。不知這個神話是否曾經實現過,但在大角咀拾荒的羅婆婆說:「我賣了爛銅爛鐵這麼多年,愈賣愈少錢。」究竟一個汽水罐值幾錢?原來各區大不同,普遍長者要執兩三個汽水罐才換到一毫子,一個跌落地都未必有人執的一毫子。

「之前給汽水罐割傷,傷口好深,好痛。」執汽水罐要踩扁是常識吧,大角咀曾婆婆以前總被汽水罐割損手,現在回收價低,索性只執紙皮。

GDP、中原地產指數、甚至麥當勞巨無覇指數,星巴克Cappuccino 指數通通唔關這班長者事,最影響他們生計的,是汽水罐指數。

廣告

《場邊故事》與《平等分享行動》的瑤瑤以及一班經常走入社區探訪拾荒長者的市民合作,在全港不同區域收集今個月的汽水罐回收價,發現不單回收價大為貶值,各區價格差異大,最高為香港仔的一毫一個,到大角咀、荃灣等最卑微的一毫三個,甚至斷斤秤。

像曾婆婆可以選擇不拾汽水罐也能維生的卻只是少數,大角咀的羅婆婆就沒有選擇。雖然兒女成群,但五名子女已屆退休年齡,全是基層自顧不暇,婆婆獨居在唐樓,每日爬六層樓上落,靠卑微的生果金外只能拾荒,「我賣了爛銅爛鐵這麼多年,愈賣愈少錢,前兩年一個嘜仔【汽水罐】還有1毫,現在還不是間間都要!要有紙皮一齊賣才會收!」

廣告

在垃圾桶左摷右摷,冒着割損手收集的汽水罐,往時還可為貧苦長者換來一餐。

「以前我每天執到幾十個,儲一星期可以飲餐茶,」退休五金工人胡伯慨嘆,「現在開個茶位也不夠!」一向不拾紙皮「唔想同阿婆爭」獨居旺角唐樓劏房的胡伯,茶樓已是可望不可及。

今時今日老人家執100個鋁罐,也換不到美心一個菠蘿包,還要看在那區。

「幸運的」在香港仔一個汽水罐還值一毫子,執50個罐買到一個五蚊無饀包;但在藍田的公公婆婆就要執夠150個。

各區回收價差異大,只因回收商無肉食。

「回收物料不斷跌價,繼不收膠樽後,鋁罐也逐漸不受回收商歡迎,」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接受訪問時指,「以一公斤、約40個鋁罐為例,收$2-$3港元已是極限。」

回收商無利可圖,唯有用賤價趕絕。「不少商家以調低回收價趕客,想佢地拎去第二度賣。」正如羅婆婆所言,回收商收紙皮才搭單收汽水罐。
「有啲賺得一蚊得一蚊,有啲直情唔想賺你少少錢。」劉耀成指價格全視乎回收商取態。

回收商明言是蝕住收,「現在都沒什麼人來收鋁罐,政府又冇補貼。」油麻地回收店東主黃先生指「扣掉人工、機器,回收商都要蝕錢了。」

「我們擺放、壓細也要成本」荃灣回收店東主謝先生也是「被逼」繼續收。「嘜仔也沒什麼回收商肯要了,阿婆連紙皮拿過來,我們收又唔係,唔收又唔係,惟有1毫3個,之後可能要逐斤或公斤去計呢!」

油麻地黃先生就話「我們還收每公斤$4已經很不錯了。」

事實是不少回收商目測計算不到婆婆拿來的汽水罐數量時,就會斷斤秤。一個空的汽水罐重14克,一公斤71個嘜仔,別說「粟米六粒飯」買不起,連一個美心空心包也換不來。

然而低處未算低。劉耀成估計當回收價再跌時,就會重蹈塑膠樽的命運,全行不收。屆時汽水罐只能與膠樽一樣落到堆填區的命運。老人家又少了一個搵食門路。
對這群曾勞動一生的長者,香港是否遍地「黃金」?

九龍區一名被逼帶着小孩子一同拾荒的婆婆,就曾把瑤瑤分享的超市禮券當「儲蓄」收藏,「執野唔執得幾耐,等第日冇得執時才用。」要瑤瑤多番提醒禮券有到期日,才答應使用,但要「等到過節加餸用」,聞者心酸。

凌晨一時半,年過80歲身體扭曲要靠拐杖攙扶的老伯伯(圖),正在街頭垃圾桶執紙碎,不是紙皮,是不能錯過一分一毫的紙碎。連日下雨,伯伯踏着濕透的殘舊波鞋,濕了, 還是這一雙。 

一毫三個的汽水罐,當歸何處?

各區汽水罐指數:

青衣: 1毫3個
荃灣: 1毫3個/5蚊1斤
旺角: 2毫3個
油麻地:2毫3個
深水埗:1毫2個
大角咀:1毫3個
土瓜灣:1毫2個
黃大仙:7仙1個
藍田: 1毫3個
將軍澳:1毫3個
西貢: 8仙1個
大埔: 1毫2個
元朗: 1毫3個
屯門: 2毫3個
香港仔:1毫1個
灣仔: 6仙1個

後記:究竟執夠一個菠蘿包數量的汽水罐有多難?大家可以親身體驗。《平等分享行動》明天就有一個「尋寶行動」,用三小時在深水埗區的垃圾桶尋找汽水罐,行動完結算一算可以買到甚麼食物。就用你雙手去「看」清楚我們的香港!

「尋寶行動」詳情:http://on.fb.me/1UbfnjU

資料提供/圖片:陳卓瑤
Benson Tsa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