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拿不到的遣散及長期服務金

2016/6/15 — 10:05

吳秋北

吳秋北

日前文匯及大公報導,有學者為解決強積金對沖問題,提出以失業保險金取代遣散及長期服務金,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應聲反對,謂遣散及長期服務金會計算上僱員年資,金額必定比失業保險金多,如以保險金取代,會有損打工仔女云云

表面上聽起來,吳理事長為民請命,如工聯會口號:捍衛打工仔女權益,而實際上計算,一個九千月薪的清潔工人,五年的長期服務金,有三萬元,比學者所講的兩萬五千元為多,然而,仔細化分,我們便會發現在市場上,打工仔女根本難以拿到遣散及長期服務金。

根據勞工處網頁,拿取遣散或長期服務金,要有以下數條件:

廣告

遣散: (1) 因裁員而遭解僱; (2) 在固定期限的合約期滿後,因裁員而不獲續約;或 (3) 遭停工。

長期服務金: (1) 被僱主解僱(但並非因裁員或犯嚴重過失而被即時解僱); (2) 在固定期限的合約期滿後不獲續約; (3) 在職期間死亡; (4) 獲註冊醫生或註冊中醫發出指定的證明書,證明永久不適合擔任現時的工作而辭職;或 (5) 65 歲或以上因年老而辭職。

廣告

遣散的另一大前提為起碼受僱廿四個月,即兩年,長期服務金則為起碼受僱五年。而從上可知,除年老或生病不適合現時工作外,自願離職是不能拿到上述金錢。

現在到戲肉,自董建華時代始,引入公務員合約制,各大、中、小企業,紛紛跟隨,十份工作,九份合約,影響直到今天。以往吃香職業,如社工教師,不少都一年一合約。零八年有 60% 社福機構員工為合約制。 2015 年中小學有五千個合約教師(諷刺的是,其中不少工作和有長期合約的常額教師一色無二),算上同是一年合約制的教學助理,有上萬人。每年五、六月,暑假以前,合約教師都惶惶不可終日,擔心未能續約。我還未算上大學的合約教學人員。政府資助的也如此,私人機構,更慘不忍睹。網路找不到相關私人機構合約工作所佔比例數據,應用枚舉歸納法,在下近五年找過的工作,十之六七為合約制。

的而且確,不是所有工作都是合約制的,合約制也有不少是可以續約至兩年,甚至三年。但是,續約前不多不少,都收到風聲,如機會不高,自然會先找工作,另謀高就。而在社會打滾超過一年以上,有求職經驗的人都知道履歷表的重要。通常是在被解僱前,自行遞信離開,免得下一僱主看到醜陋的離職信,把履歷弄污。

自小我們都知道,犯罪是會前途盡毀,有刑事記錄,大部分企業都不會聘請。但自九八金融風暴和零八金融海嘯以後,就業市場轉差,加了一句「被人解僱,前途半毀」。應徵時,老闆必問你以前的工作為何辭職不幹,有的更會致電你舊公司詢問,在求職時更要你簽下同意書授權他們如此。你想說謊這兩三年間當散工,沒有工作證明?對不起,現在僱主是沒有證明便叫你往民政事務處宣誓,甚麼時候在當散工。發假誓是嚴重罪行,隨時坐牢,你敢賭嗎?你說去了進修?有沒有證書?看到這裡,當明白為何這麼多人無償加班而敢怒不敢言,就是怕開罪老闆,影響往後仕途。我上面提到要宣誓的工作,不是什麼經理主任,而是食物鏈最底層的保安員(是大型地產寡頭的物業公司,當然不是所有保安公司都如此),如果是經理,難度自然加倍。如果你聲名狼藉,更休想在原行業混下去。現在雖然隨時清潔工人比電腦程式員高薪,失業率近年徘徊在三至四百分點,但求一份社會地位高的工作,隨時比求婚還難。也不是每一份工作都這麼變態,例如清潔和酒樓洗碗,多不會問這麼多,連刑事記錄也不問,但那些多數是低學歷才會做的工作。此之所以,大部分人都會選擇不被續約前自願離職。

事實是真的有人拿到遣散及長期服務金,通常是公司倒閉或真的裁員。然而,大企業要令你拿不到,乖乖離職,其實很容易,只要把你由上水調往港島,每月交通費用起碼多二、三千元,睡覺時間少兩三小時,你賴死不走?可以,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你總會捱不住,即使你捱得到,算上時間金錢,得不償失,老闆也可以繼續用你的勞力。零一年地鐵清潔工人便被外判商 ISS 如此逼至罷工。也許現在對沖機制下,僱主可以用已供強積金扣除長期服務金。以一個九千元清潔工計,五年僱主部分強積金供款有 27,000 ,而長期服務金約三萬,即僱主還要付三千元。一個三千,十個三萬,一萬個呢?三千萬。 ISS 單在香港就是有過萬員工,個個都付,就是三千萬,當然,不是一下子付,但老闆計起數來,便會發現銀碼的驚人。要記住,這是最保守估計,我還未算上管理層。

學者提出的失業保險金,就是解決對沖問題,前面已有提及,對冲就是在僱員被解僱而又可拿遣散或長期服務金時,僱主從僱員強積金戶口中僱主已供款拿錢填補,但所拿的錢,雖然是僱主本來為僱員所供,但那其實是僱員的退休保障,吳秋北討論的不正正是解決這個問題嗎?他是全香港最大工會理事長,我不相信他不知道打工仔女難以拿到遣散及長期服務金。是的,法律並無規定僱主要上報付出多少長期服務金,連政府也沒有數據。但我所提出的應徵要有好的履歷表所以不能開罪前僱主,說謊不可能蒙混過關要宣誓,有留意教人應徵的網站或自己見過工都知不假,零一年地鐵清潔工人遭僱主迫自願離職而引致罷工更是眾所周知。吳秋北一點也不笨,沒有可能不知道,工聯會黃國健議員便曾在上一年度詢問張建宗局長。政府非公務員職系,全都有約滿酬金,但私人企業基層多數沒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