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18/11/18 - 10:15

指責性侵受害人而不是加害人?

田徑教練被告多年前性侵案脫罪,網民的留言令事主關閉社交媒體,另一邊廂,「突破匯動青年」性騷擾事件中,突破機構的回應及處理令人失望,一位據說是受人敬重的《突破》雜誌前總編輯及出版總監吳思源先生的「匪夷所思論,受害人為何不第一時間報警……」我不認識吳先生,但這說法不知道你家中女性是否都贊同?事主曾多次告誡加害人停止性騷擾,但機構無視問題讓加害者與受害人繼續在同一環境中工作,這手法已令人不安,而事主向高層反映卻受到冷待,吳先生又有否責成機構高層沒有第一時間正視同事投訴?

Victim blaming 是常態,但是對嗎?被性侵,因為事主乜乜乜……為何不是加害人淫賤、心理變態和犯了罪?

田徑教練脫罪是基於證據不足,但法律上無罪是否等於被告沒有侵害過事主?天會知道,加害者自己也知道。如果性侵強姦都是事主引起的,這樣的邏輯能延伸到金舖不應有玻璃窗吸引匪徒犯案、隨街泊車引來偷車賊便是車主的問題了。設身處地如果受害人是你的家人女兒,你的感受會如何?是否也會當成是男性追求女性的aggressive行為而已?

廣告

每一件不幸的社會事件都是一塊鏡,照出現存制度殘缺或人心的缺陷,黎明和容暉在「教會機構MeToo:促請「突破」跟進性騷擾事件聯署聲明」中第一個要求便是機構制訂有效防止性騷擾的政策,建立有效投訴處理機制,確保機構職員、義工和活動參加者知曉自身權利與機構的法律責任。

這要求適用於所有公司、組織尤其是宗教團體,防止同類事件再次發生時,為保機構名聲要求受害人禁聲或讓涉事職員辭退了事。這要求明顯不為個人利益,反而希望透過改善制度的不全而更能保障公眾。

法律能否定罪是一回事,世界上充滿誘惑,能有理智制止自已犯性罪行,這是人與禽獸的分別。

教會機構 MeToo :促請「突破」跟進性騷擾事件聯署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