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挾持上帝去選舉

2018/2/5 — 13:18

資料圖片 l Quinn Dombrowski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資料圖片 l Quinn Dombrowski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文:任平生】

筆者多年前仍是基督徒的時候,女兒讀的是教會學校。有一年,學校舉行家長教師會選舉,參加選舉的幾位家長都是基督徒,學校安排他們到台上介紹自己。我發現每一個家長到台上介紹自己都會說是上帝感召她來選舉的,有些更說上帝給了她甚麼甚麼異象。但是,這樣簡單的選舉,只要家長有時間,又希望和學校多點溝通聯系,不就是很好的理由去參選嗎?為何要勞煩上帝老人家報夢給你才參加呢?其實這是教會的文化和遊戲規則,上帝的感召是基督徒行動的指引,只要說出行動是來自上帝,其他信徒就會相信你是個跟隨主的人,如果你沒有說上帝感召你就去做,就是自我中心,按自己的舊我行事。其實這種以取消個人意志為榮的神學信仰,其實是一種人格障礙。無論如何,別人說有上帝的感召是真的嗎?有誰去驗證過呢?教會的文化迫使每個人按這不成文的規則去行事,無論是否真的有上帝的感召,如果你要得到其他信徒的支持,就必須編寫一個上帝感召你的劇本。家長教師會選舉是這樣,做團契幹事、做教會執事、讀神學、到教會學校當老師等等,往往都要編寫一個上帝感召你的劇本才有說服力。這自然是教會文化的惡,因為它迫使人挾持上帝去行事。

教會內的文化近年伸延到議會選舉和特首選舉,有人說上帝感召她出來選舉,又有人說得到上帝感召他去選某人,選某人就是上帝的心意。一部份信徒聽了就相信上帝在這些人身上作工,是一種印證。教會有一種文化,就是認為用人不一定看人的能力,無德無能的人更可能是上帝重用的人。聖經就記載上帝用了一個拙口笨舌的摩西帶領人出埃及,這就顯出上帝的大能,歷史是上帝的作為而不是英雄做就歷史。舊約撒迦利亞書4:6更說「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所以,對一些信徒來說,一個人有沒有才能做某個崗位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有沒有上帝的感召,他有沒有信心。候選議員的政治立場也是不重要的,民主派建制派都沒有所謂,歷史是上帝創造的,不是議員,只要政綱不是支持墮胎、支持同性婚姻就可以。

廣告

上帝透過拙口笨舌、無知識、無能力的人創造歷史的故事,對信徒是很有鼓勵性的,特別是一些缺乏自信的人和低下階層。但試想一想,如果你的上司只懂祈禱,又反對同性婚姻,但缺乏工作相關的知識,你工作有困難他沒法給你指引,有事又拿不定主意作決定,結果就是一塌糊塗,事後由你去補救事情。那麼,究竟上帝是透過無能的人去創造歷史,還是透過無能的上司去懲罰你呢?聖經故事告訴人上帝用愚拙的人去締造歷史,現實上,這歷史必然是一段災難史。

是否所有說有上帝感召的人都是說謊的,只是配合教會文化而說的呢?或許有人真的受感召,但誰可證實呢?但無論如何,感召是非常次要的。馬丁路德宗教改革後的一百多年,非但基督教與天主教有互相仇殺,基督教宗派之間也是彼此殺戮,原因就是各宗派都認為自己的教義才合乎聖經,別人都是異端和敵基督,因此殺對方是合乎聖經的,更加是因為有上帝的感召許可。所以,有上帝的感召可以是一件壞事。一個行動是否正確是在於它是否有正當的理由,參選議員是因為關心政治,並且有相關的知識,而不是上帝感召。以上帝之名來參選,只是一種用來欺騙信徒選票的技倆,你要問問自己是否懂政治,是否關心香港人的幸福,又還是希望自己從中得益,更上一層樓?不要挾持上帝去選舉!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熱愛古典音響和攝影,喜歡探討哲學和宗教。離教者,著有《基督教降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