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探討中學文憑試地理科之流弊

2019/4/17 — 19:09

資料圖片,來源:Kyle Glenn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Kyle Glenn @Unsplash

【文:熊明德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到了預備下一學年課程的時間,又是與科組內其他成員共商大事的時候。筆者慶幸可以只教地理科,無須兼教新高中課程之下的其他學科,但就要多花時間在籌措初中課程。

初中地理科課程設計困難之處,在於教育局的課程設計有點偏離現實。教育局的課程大綱列出了十一個課題,有六個是「必修」課題,五個是「選修」課題。而根據課程指引,中一至中三的三年期間,應該要完成六個修課題和三個選修課題。課程設計之中,並沒有指定哪個課題在哪個年級教授,以「校本課程」之名,就把責住推到學校地理科科組身上。當然,這樣的彈性就讓老師有條件,可以按著學生的能力、學校的需要,來調節課程的內容。

廣告

但不容忽視的,是課程本身沒有太多的空間供調整。每年三個課題,對於一個剛剛升上中學的學生,光是串好生字、明白不同程度的概念,還要掌握地圖閱讀技巧,其實一點都不容易。但課程設計者,只是憑著良好願望,就認為可以把地圖閱讀等技能,融入課程內容中教授。但事實又是否這樣運作?

筆者認識的學校,都有把地圖閱讀技能獨立抽取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課題,讓學生可以全程花時間掌握技能。這個不單是為著初中的地理科而說,就是高中地理科的情況,也是如出一轍。高中地理科的試題設定內,2019 年一屆起有 6 題地圖閱讀技能相關的多項選擇題。題數雖然減少了,但在整份卷的佔分卻略為多了。而且,每一年總有一題必修部份的資料回應題(Data-response Question,DRQ/DBQ)都會以地圖為其中一個資料來源,地圖閱讀技能就更是必須。

廣告

近年最教地理科同行困擾的,必定是以田野考查為本的問題(Fieldwork-based Question,FBQ)。考評局不斷以與國際接軌為理由,推說不可以沒有這部份的考核,但對於能否以本地兩間以田野考察為主的正規學校提供的課程作當時校本評核的基礎卻不置可否,最終經本地老師投票後,3/4 的老師都支持以 FBQ 為考核方法。但這些年來,考評局所辦的每一個有關 FBQ 的講座,都無法提供一個合適的樣板,對各題都只能說其不是,卻沒有一個比較像樣的樣板。更甚者,與國際接軌的課程內容,卻沒有足夠的課時來配合。就以國際文憑試的地理科 Higher Level 為例,學生需要應考三張試卷,包括選修三個單元的試卷一、必修的試卷二和必修延伸部份的試卷三,卷一教學時數為 90 小時(3 × 30 小時)、卷二教學時數為 70 小時、卷三為 60 小時,而田野考察技能教學則為 20 小時。

再對照本地的中學文憑試地理科課程,不論是必修還是選修單元,每個都預計 24 小時能完成整個教學。但對照國際文憑試中,內容較相似的選修單元,人家是每個 30 小時,而且把當中涉及因外營力(主要是水)而形成的地貌分成兩個單元,每個獨立 30 小時,而香港則把兩者合拼,並認為 24 小時就能教完。就算是本地老師再熟悉課程,也能告訴考評局這個設定不可能實現,但考評局卻不斷強調課程與國際接軌,無可刪減。

新高中地理科面對的問題,與其他 334 學制下學科面對的問題相似:內容多而課時不足、課程未能完全與大學課程銜接。課程設計不是依樣畫葫蘆,需要很多具深度的過程。課程設計、內容的深度和廣度也需要適當的平衡。

筆者也想締造一個合理和適當的氣氛學習,不想每一次談及課程內容,都要花時間指出學生學習過程遇到的困難,如何與有問題的課程設計有關。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