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探訪燒傷病人會引起不安」這句話嚇人,還是我的樣子嚇人呢?

2015/7/1 — 14:00

張潤衡,圖:中文大學

張潤衡,圖:中文大學

【文:張潤衡】

有見及一些朋友留言表示擔心臉部受傷的過來人探訪燒傷病人,會引起傷者不安,甚至會為他們造成嚴重打擊,為傷者的情緒著想,而善意地建議我們別去探望他們。

我對於以上看法表十分憂慮,以此邏輯推論下去,我或許不能再到小兒就讀的幼稚園接送上下課,甚至是出席家長活動了,因為我的樣子或會嚇怕學校的小孩子,是嗎?

廣告

的確同為燒傷者,我們就是清楚毀容的打擊有多大,所以才會向他們提供支援。至於他們會否有「我也將會變成這樣。」的想法,其實重點不是我們,而是一塊誠實的鏡子,鏡子的倒影已經是最清楚的事實了。

當毁容已成事實的時候,我們的工作主要是提供情緒的支援助她們渡過這段低潮期,並且鼓勵他們重投社會維持原有的日常生活,籌款的目的就是支援她們日後接受疤痕改善治療的費用。

廣告

但這還是不夠,就算我不去支援她們了,她們現時不會受打擊了,但按「臉部受傷的過來人探訪燒傷病人,會引起傷者不安」的邏輯繼續在社會上成立的話,這幾位女孩子也只會變成另一個我而已,連去幫人也要被罵樣貌嚇壞人。

不如理性想一想,對燒傷傷者來說,「臉部受傷的過來人探訪燒傷病人,會引起傷者不安」這句話嚇人,還是我的樣子嚇人呢?

除此之外,我想再次簡介一次我們心理支援小組的工作,除了同路人的支援工作外,為傷者和其家屬提供專業的心理輔導和情緒支援再次我們成立小組的主要目標。

最後,我不希望這篇文章會造成罵戰,只希望大家能夠給予燒傷患者一點平等的目光。

最後最後,我想說,今天7月1日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天,不是因為回歸,而是因為今天是公眾假期,我可以陪阿仔玩。你知我昨天出發到台北之前去接卡索B放學的時候,心裡是多麼難受嗎?之前兩天,我都為著次事件努力著而沒法抽空陪他玩,我本來就預備今天帶阿仔去遊水的,但我還是失約了。

真的,或許我根本不應該來這裡,其實如果有人願意代我來支援傷者和家屬的話,我會選擇陪卡索B遊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