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搭港鐵的監獄心理

2017/10/27 — 11:36

擠擁的港鐵車廂 l 資料圖片l David Guyler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擠擁的港鐵車廂 l 資料圖片l David Guyler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發覺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每次搭港鐵都總有坐監一樣的感覺

1)空間少得不能動彈,完全被困的感覺

2)站前站後都總有人像趕豬一樣趕你行趕你走,到處都是標示警告

廣告

3)矛盾地存在著一種所有人對所有人都非常關心,而同時所有人對所有人都漠不關心的態度。這天尤有感受。

我是那種車廂上喜歡看別人在做什麼的人,別人看書看報紙,都會忍不著側起頭瞄的人。有時別人問我要報紙,看完之後都會給;問我在看什麼書,我都會分享。

廣告

這天早上乘地鐵,眼前有個女生在短訊,都是一些閒話家常的事,以自己身高目光剛好瞄到,就也不自覺的發呆望著看。

身旁有一師奶,大聲問我:「你識佢呀」我感到有點不解,於是沒有理會。「你望住人地用手機,同偷拍人地裙底有乜分別呀」然後一直盯著我看。她到了站,大聲的叫嚷著「你小心呀,佢一直望住你用手機呀」便急步下車。

當時旁人都看著我,而我不解的是當我和大嬸對望時,是她憤怒的眼神和情緒,而沒有絲毫的難受。

說實話,自己看著別人用手機,的確不太合禮貌,但是我自己是那種大條神經的人,在車上用手機自然也就會在意不看私人敏感的信息(而且也覺得就算看了又如何,你又能把我如何,又不是信用咭身份證影印本),也完全不介意別人搭話。

就算只是在看書看報紙,別人不喜歡他人一起瞄看,這一件事我可以理解,但是那只是一種"事實上的知道了",而我卻無法感同身受地理解為什麼:

1)如果是看著男生用手機,旁邊的大叔又會不會說話?

2)要是不是手機,是小說、教科書或者報紙會不會有不同?

3)如果是打扮性感的女生,又沒有穿上外套和被肩,又能不能說得過去?

以現在人們都喜歡用手機發短訊之下的情況之下,只要你在地鐵不是看似Minding your own business,你就必定是Minding the others' business,在監獄裡是必然死罪。其實似乎只要是我們不一起跟著用手機,集體地Mind Your Own Business,反而才不正常,自己目光也好像不知放哪裡。人們只有在突發事件上才能表現關心,但慣性日常的冷漠卻好像有增無減。

我們同時間對於別人的一舉一動關心批判,疑似衝突疑似非禮疑似不讓座,都要拍片放上網;但是另一方面卻完全不介意在公眾地方發短訊,並認為別人有意無意也不可以看到望到你任何短訊的內容。但以現時繁忙時間,就算你望到哪裡去,都一定有兩三個手機屏幕在你目光範圍。

不過話說回來,好在也不是讓人說我疑似非禮,如果這樣恐怕更大穫,即使你完全清白都好,Nobody Cares。讓人誤會的不太禮貌的舉動,自己還是少一點做,當成是一點教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