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撐場大聯盟:城規會行政混亂 馬會維穩力量深不可測

2017/9/25 — 12:23

賽馬會傑志中心,圖片來源:賽馬會傑志中心facebook

賽馬會傑志中心,圖片來源:賽馬會傑志中心facebook

【文:司徒子朗@撐場大聯盟】

2017年9月15日,我代表撐場大聯盟,連同沙田區議員容溟舟、陳兆陽、趙柱幫、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周博賢等人到北角政府合署出席城規會會議,討論「石門傑志場旁邊興建資助房屋」以及「沙田馬場吞併前體院GIC用地」兩個重大議程。

簡單介紹一下,梁振英政府於去年意圖清拆只啓用一年斥資8千萬的傑志足球中心,以興建資助房屋,引起市民不滿;而2008年馬會租用體院GIC用地作奧運用途,曾蔭權曾指奧運結束後會歸還用地予體院,但馬會一直沒有還交體院或用作GIC用途,現申請為正式馬會用地。

廣告

今次會議實在令人大開眼界,難以筆墨形容,只能勉強列出以下三項令人震驚的觀察:

一、城規會行政混亂 阻攔市民參與討論

廣告

當日議程原定於上午9時45分開始,信件寫明「必須準時出席,逾時不候」。但由於之前的議項尚未結束,有關沙田規劃的議題竟然於12時半才正式開始,足足遲了3個小時!三個申述者發言後,1時半又放午飯時間,2時半才繼續。在場可見有不少申述者已經離開,下午沒有再回來,大概只請了半日假。另外,由於城規會沒有如立法會公聽會般分不同節數,早上發言的申述者,如要回答城規會委員的題問,則要留到所有申述者發言後。以今次為例,我們須留到晚上9時才正式進入委員提問環節!試問一個正常的上班族,有何能耐出席如斯反常的會議?

面對如此荒謬,中學班會都不如的會議安排,城規會主席甯漢豪竟面不紅耳不熱地說:「由於我哋之前既項目都好重要,所有委員都用心討論,所有請大家體諒……食飯時間係人之常情,希望大家人性化啲...因為我地慣例都係講曬先發言,所以希望大家再等多等啦」;另外有職員話:「因為之往好多人報左名都唔嚟,今次嚟得好足,所以時間有失預算。」原來,出席公聽會對他們而言係失常,無人理會才是「常態」。在發言時,我發現兩個委員枱上的IPAD長期開著股市資訊,是否有心耹聽市民意見,昭然若揭。

「自己既時間係珍貴;市民既時間就任砌。」一個毫不尊重市民的公聽會,最終決定又是閉門商討,又沒有直播又不能錄音錄影,試問如何鼓勵市民參與城市規劃的程序?(編按:城規會會議屬公開會議,但公眾人士只能於另一房間收看直播)

二、馬會作為香港傳統的維穩力量

由於今次會議涉及「沙田馬場吞併前體院GIC用地」,馬會於是動員團體支持改劃為馬會用途。除了體育界別、騎術學校等核心動員外,竟然還包括環保團體、社福機構、小學校長、學生、工會等等。

外圍組織發言只有一個論點:「馬會做好多善事,所有搞咩都係好嘅。」他們大部分都西裝骨骨,應為機構的全職僱員。例如環境協進會以及一間社福機構指,馬會多年來協助他們舉辦甚麼活動,對社會有咩益處,所以我支持保留馬術用地。發言後,他們便走到馬會代表前握手,其後離場,顯然毫不關心規劃的實質內容。最好笑的是,有一個小學校長指08年曾帶學生參觀,令學生了解騎馬師既不屈精神,所以支持保留(但現時已經禁止參觀)。至於一些核心團體,我見到這些著住馬術制服的學生,馬場職員手上都手執一張紙,寫上他們的名字、「Key Message」以及發言稿。全部發言極為生硬,只有發言完的一刻向負責人燦放的笑容,最為真摯。

我至今依然不明白,為何馬會對一個不能錄影不公開的會議動員如此多團體,但可以肯定的是:馬會的代理人(clientele)無遠弗屆,有必要時隨時皆可以幫其辯護。以往讀政政系時,曾經做個專題,指出馬會的還返率(計算賠率的方法)為全球260多個盤中排尾20,與冰島等國營機構相似。政府以公權力把賭博權獨家給予馬會,只收入某程度而言是稅項。政府以此方式避免議會監察(如奧運、民政署向馬會攞錢起會堂),而馬會又會用錢起私人會所,不如一般人想像如此善心。不料,班上不少同學都為馬會辯護,令我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三、盲信官僚權威 無視市民感受

到了晚上8時左右,終於到委員發問環節。但是,大多數委員一昧問政府官員,例如我們提出與傑志場旁邊的光污染、嘈音問題,委員只問政府官員現時的措施、制度是否能夠解決。官員又用官腔回應現有環評、有紓緩措施,便看似解決了所有問題(殊不知環評經常出事,東九龍幹線為一例)。而且,城規會委員明顯不熟悉《規劃標準及準則》,竟然問政府官員現時有沒有規定康體用地的運動項目。專員只強調沙田欠一個體育場,卻沒有以《標準及準則》10萬人一個足球場為計,沙田尚欠3.6個足球場(與運動場分開計算)!但專員明顯掩蓋了這個事實。我希望發言反駁,但按既定程序,如委員沒有向申述者發問,申述者則不能舉手發言。我們只能吭住氣聽官員的胡說八道。委員也沒有嘗試問我們於街站所得到的居民的意見,只諷刺問了兩句:「你答我,(傑志場)距離地鐵站幾遠?係咪有商場?點會係孤島?」「旺角球場會唔會話光污染?」

總結:面對龐大建制勢力 市民如何自處?

今次會議令我見到公權力、馬會以及專業人士三者相互構成的網絡是多麼牢不可破,將市民排拒於城市規劃之中。要不是我們稍為了解事件的脈絡,大概也會被這種局格嚇走。馬會可以動員咁多人支持馬場,卻為了迎合政府,不敢支持傑志場,甚至叫一些球會唔好出咁多聲。一直都知道這個城規程序是如此不公義,但親身體會後卻更增一種無奈之情。如果香港不改革城規會,不改變既有的秩序,只會繼續被這些利益集團蠺蝕。在改變來臨之前,我們能夠做的,就只有於狹縫中掙扎,直至曙光來臨。

(作者簡介:「撐場大聯盟」是一群熱衷足球運動的市民,組織不同行動,引起公眾關注香港足球用地及休憩設施不足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