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撐警集會及油塘站衝突事件後幾點思考

2019/7/11 — 17:11

在 6.30 撐警集會及油塘站的衝突事件後,在梳理不同的資訊及分析之後。我認為有幾點要注意:

一,個人親眼目擊建制民粹主義在2012年左右的興起,這些人是真心的對抗任何立場不同的示威者。非常危險也可以極為暴力,警方有時會採取分隔處理,但警力少就未必作出處理。然而麻煩的是,這種情況不斷發生。

二,而當下的運動,反修例示威者都採取了「要人」反包圍的方式,已支援學生,但是,要提防暴力的螺旋,當他人挑釁,是否必須以憤怒的行為回應。

廣告

三,如有人出手,是否要考慮以立刻築成人鏈或任何分開二個人的舉措,以合理的自衛,非侵略性,非惡意攻擊性,非報復性的的方式,以自衛行為抵擋,要以保護學生為大前提,而不是延伸暴力,做成暴力的螺旋。

四,考慮到社會人士對警方的不信任,市民好可能不想警方介入,或是警方介入時就質疑是否會對襲擊者不作追究,如有社工,議員,社區主任在當場,是最理想的做法,而如果沒有,就應該以克制的態度,減低衝突擴散的風險。

廣告

五,如果面對被人圍的情況,請立刻離開。緊守並沒有太大意義。並考慮其他地點。安全才是我們抗爭者最關心的。

六,有關暴力的螺旋就是,暴力抗爭難以獲得他人同情,也最終會終止了對話及建立契約的可能,不論是制度產生的物理暴力,還是反抗者的的淵藪,來自於以後大家各自擁抱私人公理而留下混沌的社會,公民就只有以更多的暴力來抵抗,令市民失去了安全感,難以吸引中間人士的同情。之後復和調解之路更難行。

七,在威權的狀態下,要進行復和調解之路,必須聆聽,理解,具同理心,在公共理性的基礎上,建立公民社會的討論,以公共事務為已任的人最大的挑戰。我們在討論民主的同時,我們要討論,理性價值如何為我們解脫混沌命運的束縛。

暴力抗爭方式令自己邊緣化,根本沒有可持續性。和平抗爭是需要時間,就需要更大的勇氣。革命作為一種命名,又廉格又格外暴力。我們的回應,不是要維持這種遠東的暴怒,以暴易暴,把暴力留給偽善的權貴吧,我們要更努力的找尋非暴力的反抗,而且行復和調解之路。

最後,我引用哈維爾的格言作結:

「如果我們不建設一個人性的、道德的、尊重智慧、精神和文化的國家,我們決不能建立於一個基於法治的民主國家。如果不以某種人性的和社會的價值為基礎,最好的法律和設想得最好的民主機制也不能在自身之內保障法治、自由和人權。」

《存在的意義和道德的政治》,瓦茨拉夫•哈維爾(Václav Havel,1936年10月5日-2011年12月18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