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擬司法覆核政府接納沙中綫調查報告 潘焯鴻轟無視獨立專家意見 「睇下個站幾時冧」

2019/3/27 — 12:19

政府昨天公開沙中綫獨立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不但指紅磡站擴建部份結構安全,更認為毋須加固。在事件中作為「吹哨者」,率先披露有剪鋼筋情況的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表示對報告非常遺憾。他認為政府委聘的獨立專家、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系主任區達光提交的數據顯示,可能有多區結構有安全問題,委員會明知裁決可能有錯,行會仍然通過報告,他考慮對此提出司法覆核。

潘焯鴻今早出席港台節目《千禧年代》時,直言既然委員會那麼有信心,認為紅磡站不用加固,而且結構又安全,他認為根本連港鐵都不用繼續監察工程,「唔需要監察!咁安全為何要浪費金錢?既然他覺得咁安全就不應浪費公眾金錢安裝監察儀器,就讓車站繼續運作,睇下個站幾時冧、睇下個站幾時有裂痕,捉返呢兩個人出來,等他們孭飛(負責任)。」

潘焯鴻指已和法律團隊相討有沒有司法覆核可能,他又指現時顯示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有明顯錯誤,不單止因為夏正民只採納專家意見而作出裁決,而是委員會報告沒有考慮區達光的初步分析。

廣告

他指司法覆核朝兩個方向考慮,一是覆核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接納這份報告,一是覆核委員會在明知報告不全面,仍然作出裁決。

批委員會專家無落現場

廣告

一同出席節目的港大土木工程系教授、中科委聘獨立專家楊德忠,亦對報告表示失望,他指委員會指所有專家都同意結構安全,但事實上由中科委聘的他,以及其上司區達光,都表示對結構安全的數據,需要更多計算,以及視乎鋼筋和拉力測試的結果才能下定論。

楊德忠又指其實委員會主要採納由委員會獨立委聘、英國結構工程師學會副會長 Don McQuillan,以及由港鐵獨立委聘的資深工程師 Mike Glover 的意見,但二人本身甚有爭議,「其位一位專家(McQuillan)連落去(地盤)睇都無睇,另外一位專家,成份報告仲好仔細地稱他為 Dr. ,但他持有的是榮譽學位來的,其實不應稱他為Dr.。」楊德忠認為全份報告對每名人士的稱呼非常小心,但仍堅持稱 Glover 為博士,有錯誤引導公眾之嫌。

他重申,委員會在未有鋼筋拉力測試及超聲波檢驗結果前,就指紅磡站結構安全,是過早作出結論。他指夏正民在聆訊持指,委員會裁決的原則是「按衡量相對可能性原則」(Balance of Probabilty,即香港民事聆訊中的標準)。委員會報告第 39 段指,這原則下,「.... 委員會審視證據後,如據此認為事情發生的機會較沒有發生為大,便會信納事情曾經發生。」楊德忠認為,現時進行的測試,包括改良前後的扭入螺絲帽超聲波測試及拉力測試,「唔通過的多於通過好多,將來(結構)通過唔到測試的機會相當之大,是否那麼早就可以話結構安全呢?」

港大區達光已呈初步分析 反映結構有問題

楊德忠指自己當初有聯署在專家報告,但他和區達光後來發現數據不完全正確有異,已和區達光分別向委員會逞交另外意見,但委員會「直情當這些東西沒有存在」,他解釋後來覺得數據不正確,是由於在現場做評估時,專家們突然談及香港建築是否需要計及抗地震的數據,當時沒有資料在手,但事後發現有需要更正,表明當時做決定結構是否安全是言之尚早。

潘焯鴻就指政府委聘的獨立專家區達光,在委員會呈交中期報後的 2 月 29 日提交自己的初步分析,指最少有 7-8 區的結石矢建築部份是不合格,有安全問題,至於將來如何補救,是否加固仍可研究。但潘焯鴻質疑既然夏正民在呈交報告後知道自己分析及作出判斷可能是錯,夏正民應該向特首及行政會議解釋,行會昨天亦不應通過報告,應交回委員會覆檢。而且委員會作出判斷的理由,不是基於實際的背景或數據,「結論基於 3 個專家,作為專家去評估個結構安全,其實無數據支撐 .... 全部都口講齋嗡,係一個武斷的評估,但報告就完全信納這些專家的意見。」

潘卓鴻稱對揭發事件不後悔

潘焯鴻直指對獨立調查會的工作感到「悲哀」,又指港鐵及禮頓呈交的文件是事後補造,但委員會視而不見。他又質疑,委員會呈交報告予特首,和行會通過報告有一個月時間,「如果特首和行會唔需要研究報告、毋需審閱內容、唔需要睇個報告有無亂寫,咁(行會)就通過的話,咁其實 2 月 26 日(交報告翌日)已經可以放在行會通過!」他認為一個月時間即是政府需要研究、審查及審視報告有否需要發還再議,但區達光明明已呈交初步分析指有問題,但委員會報告仍然指鋼筋完全無問題,為何特首會同行會不發還報告?「為何政府昨天還把報告和他兩個社會大爭議事件一齊在記者招待會講?是否林鄭特首根本都呢件事都無信心?」

他又不點名批評委員會的代表的資深大律師兼御用大律師 Ian Pennicott,認為他中立性成疑,「如果委員會繼續找這個大狀,我就唔好浪費我們的金錢。」並且指如果委員會再傳召中科興業,中科未必「浪費金錢時間」參加。

潘焯鴻指事件發生至今,自己並未後悔。他指雖然行內有人比較支持港鐵,或受港鐵淫威,比較信任港鐵、聽港鐵的話,甚至壓制中科,但他指並非全行如是。潘焯鴻舉例早前在《鏗鏘集》披露有 116 份工傷報告被港鐵隠瞞,他指自己沒有參與這些披露,「成件事明顯有另一組人睇唔過眼亦都出聲。」他指自己當日出聲是不想業界沉淪,現時亦見到推動建築界向前,做好一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