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收回土地條例》以外的選擇

2018/5/24 — 19:45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公眾參與活動記者會(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公眾參與活動記者會(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張望】

土地大辯論已開展了大約一個月。在釋放新界農地選項的討論上,已演變為「仇恨地主論」,好像農地擁有人是十惡不赦的地主,政府應以《收回土地條例》(香港法例第124章)一概收回土地,並重新規劃,發展公共房屋,以助市民上樓。

對於無殼蝸牛而言,他們最希望當然是盡快上樓,至於用甚麼方法取得土地,並不關心。可是作為一個尊重私有產權的社會,政府是否就可以不惜一切以公權力,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農地發展呢?

廣告

《收回土地條例》訂明,只能根據公共用途(public purpose)收回土地。公共用途也者:修橋整路,公眾皆可享用的設施應無異議;學校醫院,政府有責任提供的服務場所亦可理解。然而,公共房屋是否屬公共用途,有可議之處。香港的公共房屋,並不是每一個香港人都可享受的,只有通過入息和資產審查才能申請,社會上只有特定的人才能受惠的土地需要,是否屬於公共用途呢?即使說政府有責任照顧低下階層,把興建公共房屋列為公共用途,那麼商業用途的寫字樓、商場和住宅呢?如政府把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的土地,重新規劃,出售予發展商,興建商業或私人樓宇,豈不是賤買民產、貴賣圖利以自肥?這種做法合理嗎?

有論者說,《收回土地條例》列明,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決定甚麼是「收回作公共用途」,然而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真的把收回的土地重新拍賣予他人發展,列為公共用途,相信定必引起土地持有人反彈,甚至陷入冗長的訴訟,要求法庭澄清和解釋何謂「公共用途」。

廣告

退一萬步來說,今天贊成引《收回土地條例》隨便收回農地的朋友,是否也贊成政府在市區,不用跟業主協商下,即以《收回土地條例》收回舊樓作發展呢?今天,在市區,即使舊樓樓齡已達50年,市建局亦以同區7年樓齡的呎價作為賠償標準,並附加樓換樓選擇。試想想,如《收回土地條例》真的是「尚方寶劍」,政府為何不以此條例,把50年的舊樓,以50年舊樓的呎價強制收回呢?

所以,在尊重私有產權的社會,《收回土地條例》並非萬能的,當業權擁有人認為市價(在農地來說,是地政總署的農地收購價),不能反映其潛在價格時,業權人有權拒絕出讓,如政府強迫出讓,豈非與強搶民產無異?

當社會說土地供應不足,要釋放新界農地發展,我們應以土地持有人較為願意接受的方式取得農地,才能較快得到土地發展。我在想:政府既然通過市區重建局在市區,願意以同區7年呎價或樓換樓,收購50年以上的舊樓重新發展,政府為何不在新界推出類似計劃,容許土地持有人除了現金補償外,還可選擇參與原區土地發展、或其它地區的土地發展呢?如計劃吸引,我相信這些新界農地持有人,一定好像市區舊樓業主對市建局收樓一樣,樂意交出農地發展。

 

(作者個人簡介:年過半百,任記者逾廿載,雖已轉換跑道,仍關心時政。冷眼旁觀,到處張望。以文會友,多多指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