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革幼兒教育及照顧ㅤ促進幼童平等學習成長

2019/7/17 — 15:56

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兒童權利關注會】

「贏在起跑線」相信是眾所皆知的流行用語;對於富有家庭的孩子,從來被視為「人生勝利組」;其父母打從出生便計劃其學習,報讀嬰兒訓練班、學前班、遊戲小組,以及數之不盡的興趣班、幼稚園面試班等等,務求報讀心儀的幼稚園,再求受歡迎的小學、中學、乃至大學。對於貧窮孩子而言,似乎未跑先輸,永遠是「輸在起跑線」,礙於家中資源匱乏,學習機會總被局限。事實上,充斥競爭元素的教育制度並不健康,教育理念亦被嚴重扭曲。教育不應被視作一場競賽,接受教育的所有學童,不論貧富,都應享有平等教育的機會。

1. 本港貧窮幼童狀況

廣告

統計資料顯示(2018年),全港共有1,027,100名18歲以下的兒童,0至2歲的幼童人數為156,300人、3至6歲的幼童人數為248,600人。在貧窮兒童方面,同年共有237,100名兒童生活在貧窮線下(兒童貧窮率為23.1%);0至2歲的貧窮幼童人數為27,200人(幼童貧窮率為17.4%)、3至6歲的貧窮幼童人數為54,700人(幼童貧窮率為22.0%)。

貧窮家庭的幼童在生活支援上,可獲得有限度的資助幼兒照顧服務;3歲後便可以報讀參與免費幼稚園計劃的幼稚園,接受為期三年的幼稚園訓練。然而,現存幼兒照顧服務欠善,幼稚園教育仍有尚大改善之處。

廣告

2. 幼童發展理論強調及早介入的重要性

眾多兒童發展研究亦發現及早介入的幼兒教育,對兒童的學習成效更為顯著,對兒童日後成長影響深遠。研究證實顯示,愈年幼的兒童,其學習成效愈為顯著,學習效能亦隨年齡增長不斷減退。腦因經驗而改變的能力,隨著年齡增長而有所變化;愈是年幼的成長階段,改變腦及行為的能力愈強,惟能力腦隨年齡增長而遞減,相反,因改變而所需要的力量,卻隨著年齡增長而不斷增加。此外,人類腦部發展在觸感(sensory pathways, vision, hearing)、言語(language)及較高的認知功能(higher cognitive function)均在兒童較年幼時處於高峰位置(尤其是觸感發展);愈早成長階段介入,愈有能力協助腦部改變(發展),及早適時的幼兒教育,對兒童日後全面學習及成長極為重要。因此,若弱勢家庭的幼童在早年缺乏幼兒教育,或將影響未來學習的成效。

3. 低社經地位家庭幼兒的智能發展能力差

過往幼稚園教育一直被視為學前教育,並未視為教育制度其中一必須部份。不少研究早已指出,完善的幼稚園教育對兒童往後學習及成長有顯著的影響。香港大學醫學院曾就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幼兒發展能力的影響,做追蹤研究,結果顯示,來自低社經地位家庭的學童在就讀幼稚園K3時,智能發展整體表現比擁高社經地位家庭的學童差逾兩成,其中各項能力指標包括語言、認知能力、基礎知識、社交及情緒管理則差16%至25%不等。當這批K3學童升至小三,兩組學童能力差距更明顯,低社經地位家庭學童的中文及數學成績,比高社經地位家庭的學生差近三成,具行為問題的風險徵狀,如過度活躍症亦多近三成,反映出貧窮家庭學童的智能發展,並未能透過小學教育就追上經濟條件較佳的學童。

由此可見,及早為貧窮家庭幼童在幼兒教育階段提供充足的支援,對其日後升讀小學及往後的學習有著決定性的影響。時至今天,幼稚園教育已成為每名兒童接受基礎教育不可或缺的學習需要,若缺乏充份的幼稚園教育機會,將直接影響兒童日後接受小學、乃至中學教育的情況。

4. 免費幼稚園教育欠全面幼兒照顧服務未配合社會發展

雖然本港自2017/18學年起推行以半日制為主的免費幼稚園教育,惟幼稚園學童仍需數十項學習開支,每年動輒數千元至近萬元不等。現行免費幼稚園教育未包括全日制幼稚園及幼兒中心教育,加上本港幼兒照顧服務在理念、服務供應、資助名額、乃至服務質素亦尚待改善,政府有必要儘快全面改革有關服務。

4.1 《本港幼兒照顧服務長遠發展顧問研究》[1] 揭幼兒服務欠善

社會福利署於2016年12月委託香港大學進行《本港幼兒照顧服務長遠發展顧問研究》,根據顧問研究的分析,雖然政府多年來一直盡力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協助,但是現有的幼兒照顧服務仍然未能達到香港因社會經濟和人口結構轉變(例如更多婦女加入勞動人口和單親家庭數目的增加)所帶來的需求。與此同時,隨着國際間對早期兒童腦部發展和幼兒發展的認識日益加深,「幼兒教育及照顧」的政策已從「照顧」和「教育」兩個獨立的體系合而為一,同時提供教育和優質照顧,以推動幼兒的全人發展。顧問團隊比較香港和六個司法管轄區(包括:澳洲、芬蘭、新加坡、南韓、日本和瑞典)在「幼兒教育及照顧」方面的不同政策和相關範疇,基於他們對兒童照顧各有不同的福利體系和目標,顧問團隊的研究發現本港的幼兒教育及照顧上有以下特點:

  • 沒有普及幼兒照顧
  • 學前教育和服務開支偏低
  • 有較高的合資格幼兒中心照顧員與幼兒的比例
  • 以兩個不同條例進行規管和監察
  • 幼兒中心照顧員資歷有要求,惟家庭照顧者並無特定的教育和訓練要求
  • 稅率最低

事實上,本港現有的六項日間幼兒照顧服務(即獨立幼兒中心、附設於幼稚園的幼兒中心、暫託幼兒服務、延長時間服務、互助幼兒中心,以及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名額仍遠低於社會實際需求。根據2017年6月的統計資料,全港為兩歲以下幼童提供的幼兒照顧名額共有1,831個,為兩歲至三歲幼童提供的幼兒照顧名額共有28,842個,當中資助名額合計僅6,978個。

縱使假設所有資助名額只提供予貧窮兒童,資助名額與人口比例仍然甚高 [2];0至2歲的貧窮人數為26,500人,資助名額與人口比例為1:27;2至3歲貧窮兒童人口為12,100人,資助名額與人口比例為1:2。現實上,幼兒服務資助名額不一定均用於貧窮兒童身上,若服務使用者屬不需要申請減免費用的貧窮幼童,有關資助服務名額將給予其他同齡之幼童,這導致服務供應杯水車薪,進一步深化供不應求的問題。

表一: 全港幼童人數、貧窮幼童人數,以及按資助/非資助劃分的幼童照顧名額

年齡全港兒童人數(2016年人口普查)貧窮兒童人數(2016年)總幼童照顧名額(名額與人口比例)資助名額(名額與人口比例)非資助名額(名額與人口比例)
0至2歲111,240人26,500人1,831個 (1:61)979個 (1:114)852個 (1:131)
2至3歲52,780人12,100人*28,842個 (1:2)5,999個 (1:9)22,843個 (1:2)
合計164,020人38,600人30,673個6,978個23,695個

*由於政府未有公佈2017年2至3歲貧窮幼童人數,本調查以2016年2至3歲人口52,780人為基礎,以及2016年兒童貧窮率(0至18歲)為23.0%(政策介入前)推算,估計2016年2至3歲的貧窮幼童人數約為12,100人。

4.2 幼兒照顧服務名額待增加

此外,港大顧問報告進行情境分析,估算中心為本的資助幼兒照顧服務所需的名額。以2016年為例,研究建議政府應該: (1)為2歲以下幼兒照顧服務提供30,247個服務名額 (即每20,000人口提供82個服務名額);(2)為2至3歲幼兒照顧服務提供 7,557個服務名額 (即每20,000人口提供21個服務名額)。研究建議的資助幼兒服務名額(37,804個),與現有資助名額(6,978個)相差甚遠。再者,全港任何幼童也可申請使用資助名額,當中還未計各區服務需求差異,可見服務嚴重供不應求。

表二: 香港大學顧問報告建議政府應提供的資助幼兒服務名額與現有名額比較

年齡總幼童照顧名額現有資助名額現有非資助名額顧問報告建議政府應提供的資助幼兒服務名額
0至2歲1,831個979個852個30,247個
2至3歲(包括3至6歲)28,842個5,999個22,843個7,557個
合計30,673個6,978個23,695個37,804個

5. 貧窮家庭幼童課後學習及生活支援情況問卷調查

為探討有幼童的基層家庭在課後學習,本會於2019年1月至6月期間進行名為「貧窮家庭幼童課後學習及生活支援情況問卷調查」[3],訪問育有幼童的貧窮家庭家長,當中涉及逾160名幼童兒童,發現貧窮家長及幼童支援尤其不足,現存幼稚園教育及幼兒照顧服務未能有效扶助他們脫離困境。調查重點發現如下:

5.1 居於出租劏房的貧窮幼童情況嚴峻當局應首要支援

來自出租劏房家庭的受訪幼童(34.2%),其家庭的租金佔入息比例,遠較來自公屋家庭的受訪幼童為高(16.1%),反映在同等收入下,居於出租私樓的貧窮家庭因租金開支方面比例上較大,家中可動用於支援幼兒學習及照顧的資源(包括:使用幼兒照顧服務、報讀兒童興趣班、購買圖書及玩具等)、在家活動空間亦較少,更見缺乏,揭示身處舊區貧民窟中的基層家庭幼兒情況更為困難,屬當局須優先支援的對象。

5.2 近六成基層幼童活動資源普遍不足不利學習成長

受訪家庭的幼童普遍因經濟原因缺乏充足活動資源,導致近六成(56.7%)表示在幼童課後並沒有參加其他特定的活動。不少活動如英文班、興趣班等,雖然有助發掘幼童潛能及刺激幼童全方位發展,惟因要收費而令貧窮家庭卻步,取而代之是參加有限度的免費活動,包括看圖書、玩玩具或出外至社區附近參與戶外活動,以及社區中由社福機構、學校或宗教團體提供有限度的課後學習活動。

儘管經濟拮据,基層家庭仍節衣縮食,平均每月花費500至600元於子女參加幼稚園課後的活動或服務,全年開支逾6,000至7,200元,每月開支佔家庭收入介乎3至5%,對於貧窮家庭開支亦非少數目。這亦解釋為為何最多受訪家庭表示最大困難是私人機構收費太昂貴(78.3%),以及非牟利團體免費/減免名額不足(48.7%)。

5.3 近七成基層家長照顧幼兒壓力「爆煲」缺援手

為照顧幼童學習及生活,受訪家長的身心普遍出現負面影響,包括休息不足(67.4%)、脾氣暴躁(66.7%)、情緒低落(48.8%)等問題;甚至普遍曾照顧幼童而與家人出現爭吵或不愉快的情況。然而,基層家長大多不知道如何處理,亦少尋求鄰居或朋友(31.1%)協助,導致面對極大壓力(壓力中位數為8分,最高為10分),但亦少尋求其他幼兒家長協助(36.3%)或不理會(20.6%),因此自評頗沒有能力協助子女全面學習和成長,這亦揭示政府透過政策和服務支援貧窮家長和幼童的迫切性,尤其是教育子女的知識、技巧,以至提供財務資源資助參加學習班和興趣班等課程。此外,由於幼童的家長亦有可能生病或有其他要事處理,普遍缺乏援手代為照顧幼童,反映託兒及幼兒照顧服務持續需求極大。

5.4 幼兒照顧服務名額少費用貴 名額及資助需增加

      至於在使用幼兒照顧服務的經驗時,除了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的服務,大部份受訪者似乎均未有使用其餘類別的幼兒服務。至於沒有申請相關服務的主要原因,不外乎表示服務費用貴,付不起、不知道有該項服務,以及申請服務的方法,反映當局有必要檢視相關服務費用、以及如何將有關服務的資訊及內容更全面地讓不同家長知悉。另一方面,受訪家長普遍未能成功申請各項幼兒照顧服務,最普遍原因皆為名額太少、輪候不到,說明服務名額(包括公營及私家)及資助名額(公營服務)均有待大幅增加(73.3%),以及增設兒童津貼(66.2%),並思考如何強化在社區中的支援。長遠而言,當局應一併檢視幼兒照顧服務及幼稚園教育,研究將照顧與教育融合,並增加長全日制或全日制幼稚園學額(62.3%)。

6. 基層家庭焦點小組重點發現

6.1 幼稚園前幼兒教育重要幼兒班及遊戲小組需自費基層難負擔

基層家長普遍認為,幼兒園或幼兒中心的訓練或外間的訓練小組屬非常重要,當中有助培育孩子與人溝通、學會獨立、更好地為升讀幼稚園的面試及課程作好準備;然而,由於現時幼兒園(Nursery)課程並非免費,每月動輒二千多至三數千元,基層家長實在難以負擔,個別家長為讓幼兒入讀幼兒班,寧可節衣縮食,讓孩子接受幼兒班的教育,其餘絕大部份基層幼童均沒有參加。

6.2 缺乏兒童圖書館、兒童繪本及閱讀空間,損充足閱讀機會

基層家長普遍表示,他們明白到閱讀對幼童成長的重要性,惟往往卻缺乏充足的閱讀機會。雖然社區中均設有公共圖書館,惟並未每個圖書館均有設立兒童圖書角,縱使有設立兒童圖書角落,該處面積及空間亦非常狹小,絕大部份均鄰近成人圖書館或屬成人圖書館的一部份,在圖書館一個屬較為閉密及安靜的空間下,只要幼童發出較大聲響,便很容易對其他讀者(包括成人或兒童)造成騷擾。

6.3 社區中缺乏充足幼童玩樂設施

除了閱讀外,持續做運動對兒童的身心健康、體格、骨骼、大小肌肉發展,以至培養體魄的耐力、反應度均極為重要。礙於家中缺乏活動空間,基層家庭的幼童大多不能在家中做運動;不少家長表示會在幼兒下課後,偶爾前往社區中的公園玩樂,然而,社區的公園玩樂設施嚴重不足,既要輪候多時(例如:鞦韆、搖搖馬等),部份設施亦不太適合年幼兒童(3歲以下)或較年長的兒童(9至11歲)玩樂,設施未能迎合不同年齡階段的學童需要。此外,在部份舊區中(例如:深水埗)的遊樂設施亦過於殘舊,損壞多少亦無人維修,導致基層家庭學童缺乏玩樂及足夠運動設施。

6.4 被「自願」自費參加幼稚園課後學習活動連同校外活動每月動輒逾千元

此外,基層家長亦希望安排子女參與幼稚園以外的課後學習活動(例如:英文班、手工藝班、繪畫班、跳舞班等)。據了解,各項學習活動大多收費而非免費,部份屬於幼稚園自行安排,採購外間導師提供培訓活動,甚或自行在市場中尋找學習活動班。幼稚園校方會以參與有關活動屬自願性質為由,表示由家長及學童自行決定是否參加;惟實際上,在絕大部份學童也有機會參加下,基層家長只好被迫「自願」參加。為著子女能獲得平等學習機會,部份家長寧可減少日常必須開支,以支付學習活動費用,甚或參加校外的培訓班和興趣班;有家長表示每月平均用於幼稚園學童的課後學習開支高近一千餘元,大大增加家庭經濟負擔。

6.5 課後學習活動屬必需基層家庭難負擔損幼童成長

另方面,社會有意見認為課後學習活動屬不必須開支,假若基層家庭未能負擔,大多不參加相關學習活動。然而,小組的基層家長表示其子女就讀的幼稚園雖然有教授學科內容,惟內容過於淺顯,根本未能有效助子女銜接日後升讀小學的課程,例如: 中文、英文科等。此外,亦有基層家長表示子女對某項活動(例如:舞蹈)感興趣,或被幼稚園老師子女在某一方面較有天賦;家長當然希望給子女學習機會,因此寧願節衣縮食亦主動自費報讀校內及校外的課後訓練活動。

6.6 家中為育幼童多爭吵基層家長壓力爆煲欠援手

另方面,家庭屬幼稚園以外另一重要學習地方,惟由於各家庭成員的文化習慣、人生閱歷、個人需要、育兒觀不盡相同,基層家長表示在照顧幼童時,不時會因為教育方式而與家人偶有爭吵,再加上有時候年幼子女並未有聽從家長或長輩的話,導致責罵之聲時有發生,家無寧日情況頗見嚴重;部份家長更表示壓力甚大,卻苦無求助途徑,絕大部份時間只是忍氣吞聲,以求息事寧人處理。

6.7 基層家長育兒欠知識技術坊間欠免費深入親子教育課程

此外,不少基層家長亦表示在照顧幼兒期間,需要同時處理家務,並照顧其他孩子,忙得不可開交;每每遇到教育幼兒上的問題,大多只會利用自身成長中被教育的方式管教子女,縱使成效不彰,亦甚少機會接觸家長教育的課程。

7. 總結及建議

現時世界各地研究證實幼兒的培育較任何階段重要,但香港政府對貧窮家庭的幼兒學習及照顧卻大大落後,貧窮兒童因家貧,未能得到學習機會或要靠壓縮基本生活開支幫補學習開支,實在是香港之恥。《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及《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規定所有兒童不論貧富有權享有平等教育及發展機會。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強調政府施政要大力投資未來,增加教育經常開支;特區政政府應大力支援幼兒教育,完善以下政策:

7.1 幼稚園教育

  • 兒童事務委員會應主動檢視免費幼稚園教育及幼兒課後照顧服務,保障弱勢家庭兒童平等發展機會
  • 將免費幼稚園教育擴展至幼兒園/幼兒中心(Nursery)
  • 改革幼稚園學額規劃標準推行以「全日制」為主的免費幼稚園教育
  • 幼兒學費減免計劃及就學開支津貼申請資格與在職家庭津貼一致全額資助涵蓋所有基本開支
  • 檢討就學開支津貼金額嚴格規管各幼稚園機構種種收費全額資助涵蓋所有必要就學開支
  • 為幼稚園學童及其家長提供幼童車船交通津貼

7.2 幼兒照顧服務

  • 整合幼兒「照顧」與「發展」的理念,採納「以兒童為中心」的模式
  • 設立社區支援站,強化對基層幼童及家長的社區支援
  • 設立「幼童課後活動及興趣班學習劵」拉近貧富幼童學習機會差距
  • 在全港各區增設幼童圖書館、兒童繪本及幼兒閱讀空間,確保充足閱讀機會
  • 社區中提供充足幼童玩樂設施

 

[1]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顧問團隊(2016年2月) 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研究
[2] 來自低入息家庭的幼兒如接受全日制託管服務,可向在職家庭及學生資助事務處學生資助處申請「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學費減免計劃」而獲得部份或全數的服務費用減免。
[3]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兒童權利關注會 幼稚園教育政策關注組 貧窮兒童調查系列二十八-貧窮家庭幼童課後學習及生活支援情況問卷調查報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