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革的關懷與反動的結果

2017/10/17 — 12:04

神學家和修士馬丁•路德於1517年,把《九十五條論綱》張貼在德國維滕貝格的諸聖堂大門 (Kimberly Vardeman @ flickr (CC BY 2.0))

神學家和修士馬丁•路德於1517年,把《九十五條論綱》張貼在德國維滕貝格的諸聖堂大門 (Kimberly Vardeman @ flickr (CC BY 2.0))

2017 年是改革運動五百週年。1517 年10月31 日馬丁路德發表後來稱為「九十五條論綱」的辯論文,改變了人類歷史的走向。關於路德的生平、思想和影響的著作早已汗牛充棟,筆者無意(也沒有能力) 再為此添上磚瓦。只想從引起路德辯論的原意中引出對今日香港的一些啟發。

路德生平有兩個小故事,可以反映出他在辯論背後的關懷。改革運動前,在路德的牧區有一個少年自殺,據當時教會的教導自殺者不獲救贖,使家屬十分痛苦。路德卻為少年行葬禮及葬於教會墳地,說明基督接受死者,在當地引起爭議。又一次,教廷的使者到威登堡販賣贖罪劵。路德遇到一個窮得三餐不繼的人卻要儲錢為死去的親人買贖罪劵,使路德非常忿怒並將身上的金錢給予該人,著他不要再買。在平民百姓的心目中,贖罪劵是為死者早登天國的方法;在不少知識份子和當權者的眼中,贖罪劵只是教廷濫權巧立名的目斂財工具。故他在「九十五條」寫道:「必須訓示基督徒,如果沒有多餘的錢,就應當留足家庭的用度,不要把錢浪費在購買贖罪券上(46條)」。以上的事跡說明,路德的辯論並不純粹是教義的問題,其背後有心懷牧民的動機。

事實上,贖罪券只是教贖的教義失焦於基督的病徵。路德在「九十五條」、<施馬加登堡信條>、<小問答>等著作並不是反對教會有宣赦權力的「鑰匙職」,所針對是基督的位置在教會的補贖、小文化等教導中失焦。而平民百姓只能聽從教會的吩咐而行,才有機會讓人中飽私囊,使百姓受害。故此,路德並不是鼓吹只是相信就得救而可以忽略任何建制、歴史或輔助,而是這一切都要聚焦在基督。到今日仍有人批評路德是「唯信主義」的忽略了他在牧養前線中所發現的問題,而改革的聲音是因當時教會瀆職而起。

廣告

這些背景對路德日後的改革影響深遠。社會上,路德及其同工墨蘭頓(Philip Melanchthon,又譯梅蘭希通)提倡建立學校,提升人文教育水平和讀寫能力,並成為日後公立學校的雛形,故後人譽墨蘭頓為「德國之師」(Praeceptor Germaniae)。此外,他亦向地方的富豪和諸侯募捐建立濟貧基金 (Community chest),幫助有生活困難的平民過活。教會內他也對進行改革。他把聖經從希伯來和希臘文翻譯成本地語文(即德文),使閱讀聖經不再是教士和知識分子的專利,普通人也能親自領受上帝的話。再者,他提倡只有在聖經內基督設立的洗禮和聖餐為聖禮和重視崇拜內講道的份量,使基督和上帝的道成為教會的聚焦。此外,他亦以本地德語寫下<大、小問答>等著作,對平信徒培育和明白聖經教導有莫大幫助。這一切使民眾脫離盲目迷信的敬拜而走向更具知性和敬虔的信仰,亦把基督教信仰的價值有效地彰顯在社會之中。這後世稱為「世俗化」的運動也為日後啟蒙時期和科學發展打下基礎。

馬丁路德從關懷民眾到改革教會的進程,筆者有意對照到今日香港的情況。

廣告

香港自雨傘運動後,更多人起來參予社會運動,要求改變的聲音此起彼落。他們大都不滿政府施政焦點由照顧本地市民變成「顧全大陸」。有如路德的起點,他們不是要挑戰政權,而是要求當權者更具民本和關懷,可是卻遭受政權的打壓。

路德時的教會與帝國有意壓下改革的聲音,卻因多種原由使情況一發不可收拾。正如路德在「九十五條」所言:「不用理性來消除信徒的疑慮和爭端,而僅憑武力壓制,那就只能使教會和教皇成為敵人的笑柄,而使廣大基督徒感到痛心。(90 條)」,可謂歴史留下無情的嘲諷。

誠然,改革運動中不少因素並非路德所能控制,但路德能成能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卻多得掌權者的反動。今日香港的掌權者應當醒察,如建制沒有改革自身的能力或容納温和的改革聲音,一如當年權傾天下的教會與帝國,都會被取締。掌權者應有明白連一個小修士(或今日的大學生)的辯論也容不下的話,將會遭更大的反撲。

今日,或許仍未太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