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革?!港式「文革」是這樣煉成的!

2016/7/11 — 12:02

作者相信,香港人認為最需要改革的是香港政府。(資料圖片)

作者相信,香港人認為最需要改革的是香港政府。(資料圖片)

【文:呂君麟 (社會工作員)】

我相信香港人心中有數,最需要改革的其實是香港政府。

有目共睹,自回歸以來,我們一直被這一個有問題的政權帶領著我們去改革,不過我們從來沒有看到任何改善了的地方。

廣告

大家看看今次醫委會改革,我相信本來不論市民及醫護人員都期望實行,但為何今次提出的醫委會改革又必須要反對?其實由始至終都係一句:「政府唔可靠!」。現在更看到受醫療失誤影響的苦主出來,以此來強化政府帶頭改革的合理性。其實大部份市民都明白苦主的悲傷哀痛,明白到社會上實實在在地存在著「不義」,但為何到現在這個政府才給苦主們一次「皇恩」可以向專業團體開戰?

倘若別人打了你一次,你尚且可以忍耐;但當佢已經打了你不下十次,你仍然覺得可以寬恕並可親,咁就係「蠢」!

廣告

其實我們對「專業」的價值觀不知不覺已經被改變,我們開始懂得去懷疑「專業」,更會選擇以不信任的方式去看待專業。自回歸以來,香港政府專用的一套技倆,就是給你「權力」這件武器去打人,特別係去打一批有其專業知識及體系的群體!

由社工開始,政府推行整筆撥款制,俾權力社福機構管理層,連同服務使用者去監察社工。

教育界,給予家長一起監察學校,成立家長教師會。教育出了問題,就可以推到教師身上。

一個不義的政權,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大玩權力,成功促成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

社會福利做得不好,只是社工出問題?對不起,根源是政府的錯!

教育做得不好,是教師有問題?對不起,又是政府的錯!

來到今天醫療系統出問題,是醫護人員出問題?對不起,我更肯定是政府的錯!

但政府就是懂得玩,給予權力予苦主,向提供專業服務的團體開刀開槍!

在醫療失誤受苦的苦主們,你們的傷痛,是反映出社會出現了的「不義」!但苦主們不等於是「永恆正義」!政府給予你們權力,你們去挑戰醫護界,以為這樣是伸張「正義」,其實是「推動文革」,是被香港政府包裝好的港式「文革」!營造出所有有知識的人是不可信的,要批要鬥的局面!

如果你是父母,你想一想,你想子女讀書成材,都是希望他可以為社會作出貢獻。選擇擔任每一份專業,都有它本身應有的信念:做醫生,係希望可以救活每一個生命;做教師,是希望可以教好下一代,作育英才;做社工,是希望幫助弱勢社群。但何解現在我們理解的專業團體只是唯利是圖。其實最唯利是圖不是特區政府中一眾「領導」嗎?

剛看到了街工的文章講到「醫政分家」,我絕對認同,我更會直接講句:政府所講的每一次改革都冇好野,總是魔鬼在細節。

其實「權力」永遠不需要由政權來給予我們,這是人人本身已有的。反而保存著講真相,互信及溝通才是公義之方向。而不是拿了權後向別人開刀,這只是在製造另一層面的不義,但願苦主們三思。

最後,我絕不贊成通過今次的醫委會改革。然而我認同不同體系都需要有所改變。但進行任何改革之前,請先改了這一個沒有被人民授權的政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