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放狗的負擔

2017/3/14 — 6:03

香港人是國際馳名的忙。 一般人一日工作十幾小時是等閒事,有奇人異士可以一人打三份工。奇就奇在忙得如此兇狠依然有時間生兒育女,還養貓狗。這當然有賴香港人最偉大的發明──外籍家庭傭工,即是這世紀和香港人相依為命的菲傭印傭。

我不敢想像香港如果停止輸入東南亞傭工會有甚麼後果,相信對大部分家庭來說是世界末日。誰做家務?誰煮三餐?誰照顧小孩?誰放狗?

是,外傭放狗肯定是香港獨有的文化。如果你有晚上跑步的習慣,就一定見識過這種場面。大部分外傭都很享受放狗的,因為這是她們最自由最暢快的「煲電話粥」時間。夜闌人靜,風涼水冷,外傭們像拖著一件有腳會跑的行李,自己就完全投入的和親朋談天說地。有些索性把狗綁在燈柱或凳腳,放狗變成綁狗。狗狗可能都習慣了,或者以為這是主人給牠的懲罰,苦苦的伏在地上等待被拖回家。

廣告

是,幾千元請一個傭工當然要用到盡,除了照顧我們的起居飲食,還要將一家大細託付他們手中,好讓我們可以專心搏殺搵食!

其實我很難理解為人父母的如何放心將子女交給一個陌生人,我絕不是歧視外傭,這不過是價值觀的問題:搵食重要還是子女的成長重要。當然,可能很多動物主人會認為搵食一定比動物重要。

廣告

上星期有女傭在放狗時連踢狗狗八腳,被人拍了片放上網,引起一眾動物主人狠批。

雖然這可能是個別例子,我們不應一竹篙打一船人。 我也的確認識一些很愛錫動物的傭工。但試想當一個人忙碌了一整天後你還能期望她可以如何有耐性有愛心呢?!如果衡量過自己沒有能力照顧動物,不如不養。

對愛狗的人來說,放狗本來是一種享受,不要把它變成一種負擔。

 

原刊於 am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