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放鬆啲

2016/1/13 — 12:44

方健儀在毛記頒獎禮上得獎。(圖片來源:方健儀 facebook)

方健儀在毛記頒獎禮上得獎。(圖片來源:方健儀 facebook)

毛記電視分獎禮完結,網上討論熱烈(網下討論主要是一班脫節的老嘢大叫「垃圾」、「唔知做乜」),左右皆有。

部分本土派的批評,無甚特別,都是同一條線:只要吸引到群眾的,便可批之為「冇用」、「乜都做唔到」、「以為自己做咗」、「以為可以推倒政權」、「娛樂化麻醉人心」等等,所以除非群眾在革命,不然一定有罪。因此把過去的批評改一改,便成。萬能KEY也是一種萬能「膠」,很有用。

廣告

左翼呢?除了罵贊助商Shell之外,原來還扯到很多議題,為100毛扣上很多左翼理論,如指摘100毛「排外」、「性別定型」、「標籤化」、「對低層社群傷害」等等。(先旨聲明,這裏我不想用「左膠」一詞;其二,這裏的左翼右翼也是粗疏的分野,這篇不是論文,只是一些很隨意的感想)

有時,覺得做左翼是件很不快樂的事。當世界發生悲劇時,如巴黎恐襲,他們不懂得悲慟,卻罵你悲慟——這個世界有些國家遭難為甚麼你沒有悲傷?

廣告

當你在講笑話時,他們笑不出,並罵你這個笑話帶有歧視、性別定型、排外、拿弱勢取笑。

須知道,絕大部分的笑話、惡搞,都是取笑某些群體或帶有偏見,最常見的是黃色笑話,自然會被左翼批評為男性沙文主義、欺壓女性(當然,很多笑話取笑男性好色,左翼不作聲)。

左翼禁區處處,會令大部分笑話消失。左翼難有幽默感,越左越難有。(當然,這樣寫自然又會被批評「你的爛笑話、把人作取笑對象就是幽默嗎?」)

右翼的主張,為的往往是自己利益,覺得很多事情都無所謂,所以能接受社會不平等、貧富懸殊等,直至有些事情侵害了自己的利益。例如新移民問題,就是威脅到自己的利益,繼而出現排外情緒。

但人性必有自私一面,口裏多偉大,在利益嚴重受損時也會動搖。所以右翼符合人性。

左翼為的是整個世界(如果火星有人,其愛也會偏及火星),很多事情看不順眼,難以容忍。但因為人類缺點如此大如此多,左翼的追求完全是無止境,故對社會也可有無止境的看不順眼。他們希望,可以改變世界一切的不公平不平等。

但人性必有自私一面,所以左翼的想法較不符合人性,也所以左翼提倡的改進,都發展得很慢很慢,例如黑人運動,談種族平等至今,明顯歧視仍然嚴重;談婦解運動,女性仍然在某些地方被不平等對待(這裏沒有說或暗示「因而這些追求是錯誤或多餘」)。

所以,100毛的笑話惡搞,原來也惹怒了部分左翼。

但其實我有些事不明白。左翼要幫助弱勢,挑戰強權,永遠站在雞蛋那邊。再看100毛分獎禮,用惡搞挑戰強權,突顯社會無盡的荒謬,而且撐場的大部分是業界的「弱勢」:何韻詩、河國榮、張崇基張崇德、王宗堯......,有些甚至為發聲而被打壓,影響了前途,是不公的「政治審判」。可是,當我們為此贊100毛,部分左翼仍然會說:這個世界還有更低層更弱勢更不平等的事要關心,他們算甚麼弱勢(語氣跟巴黎慘劇一樣)。100毛也是新媒體,打破大台霸權籠斷,但因為100毛賺錢,越做越大,不再是小店,是邪惡的資本家,所以就有了原罪。

罵100毛找Shell贊助也一樣。其實在香港找哪一家大企業贊助,這些左翼都能批評——不是地產霸權,就是為富不仁,因為大企業都是既得利益者,必有舊帳可翻,資本家在左翼眼裏就是原罪。除非,你去找小店贊助,但小店贊助不起。(利申:你Share Shell的惡行完全OK,也沒有說Shell贊助了便是聖人,這裏說的不是這回事)

左翼要替天行道,要關愛的太多太多,於是禁區也太多,以致悲慟時不能哭,說笑時不能笑,受惠時也不能說多謝。

右翼自私,很乞人憎。左翼大愛,值得敬佩。只是,地獄之路,往往由善意鋪成,因為我們空有無限大愛,卻只是糟糕的凡人,我們不是不願意改盡,但我們的改盡是非常非常的慢。左右走向極端,都是災難,而左翼禁區處處,欠缺幽默,永遠崩着臉說教,太多事看不順眼,左翼是比右翼更有機會滋生仇恨而走向極端。歷史上,左禍殺人向來甚多(這裏也沒有說右翼沒有導致過大禍、沒有問題)。

我不是100毛擁躉,也不特別喜歡100毛,有很多左翼朋友,左與右是社會的制衡和調和,但條件是,某一方不能往極端處入魔。「放鬆啲啦」,這不是寸你,只是善意的提醒。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