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終極取消對沖方案對工人的欺矇

2019/4/24 — 18:39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製圖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製圖

【文: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傳策組】

林鄭月娥在上年 10 月施政報告中提出取消強積金對沖終極方案,將本來補貼僱主的金額由 172 億增加到 293 億,又將補貼年期延長到 25 年。但即使如此,僱主態度依然頗為強硬,聲稱取消強積金對沖會影響營商環境,中小企難以負擔。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則稱「政府方案對商界而言負擔最少,對勞工市場、營商環境的影響都是最少。」至於民間及勞工團體,多認爲政府方案明顯向商家傾斜,劃線問題未解決對年資長的工友不利。

廣告

不過,有勞顧會代表卻表示接納新方案,認為新方案可令商界安心之餘,勞方權益亦能保留不變。[1]

政府終極方案與工人期望落差巨大

廣告

儘管政府聲稱提出的是終極方案,林鄭強調:「唔會再改」。但當我們細心研究方案的細節,便會發現方案並無徹底解決對沖問題。首先,所謂的「取消對沖」,實際是在立法後才適用,在新法例實施前僱主已供的強積金,將可繼續用於對沖。第二,在新法例實施日,打工仔女的年資計算亦會一分為二,劃線前的部份會以指定日期時的薪金計算。換句話說,年資越長的工人,新方案就越有可能令到他們蒙受損失。[2]

所謂的「取消對沖」,就字面解釋來說,理應就是不會讓對沖制度繼續存在,這相信亦是一般打工仔女所理解。而所謂「改良」方案,亦理應比舊的對沖制度更好,絕不應出現比舊計算方法更「蝕底」的情況。

不過現實是,政府的終極方案實施後,僱主原來可以繼續對沖,年資長的工人計算時會有損失。這些重要的細節,政府卻是一再迴避,若然方案落實後工人才得知被騙,恐怕會引起更大的不滿。

強積金對沖爛攤子責任誰屬?

回顧歷史,在 90 年代政府沒有採納老年退休金方案,改為實行強積金制度,結果多年來資方卻利用對沖制度榨盡工人的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或許資方大條道理,稱對沖制度是當年實行強積金制度時的「條件」,現在廢除會增加他們的成本。不過我們實在要質疑,強積金本來就是不民主下的產物,勞工大眾對之毫無發言權,由始至終都是「硬食」。今天這個制度千瘡百孔,資方又豈能一句增加成本逃避責任?再說政府多年來無視問題,任由無良僱主鑽盡漏洞,弄得市民「老有所憂」,長者貧窮率更高至 3 成以上,在已發展地區中絕無僅有,歷屆政府實在難辭其咎。

政府資方沒能力解決劃線問題嗎?

既然政府及僱主為強積金對沖問題的始作俑者,那麼今天他們好應共同承擔責任,徹底取消強積金對沖。資方常說,要取消對沖開支龐大,額外開支可能達 8,400 億 [3], 到時必定會執笠裁員云云。政府則稱已投入近 300 億,「唔可能再優化方案」[4]。不過實情是一方誇大取消對沖成本,另一方則以補貼僱主的方式矇混過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稱自己也曾計算,即使取消劃線,未來 25 年的對沖成本也只是 1,250 億,每年也就 是 50 億 [5],相比那些動輒上萬億的大型基建,真是九牛一毛,政府及資方絕對有能力取消劃線,全面取消對沖。我們姑且不計算政府坐擁過萬億自由儲備,就是只算數年前成立的「未來基金」,大概也有 2,200 多億,單靠這筆錢也足夠全面取消強積金對沖及設立全民養老金有餘。

終極方案隨時引爆民怨

總括來說,資方和政府並不是沒能力全面取消劃線,落實真正的取消對沖。政府提出的那個不倫不類的「三不像」假方案,最終醜婦還得見家翁,如何迫使資方及政府正視取消劃線這個問題重心,爭取一個合乎經濟公義的方案,正是勞工及民間團體其中一個關注方向。林鄭在全民退保的問題上早已聲名狼藉,退休保障變得短樁不全。現在第二支柱也修補得難看,繼續掩耳盜鈴,以「假」對沖欺矇工人,終極方案恐怕會引爆對政府的終極不滿。

 

[1] 東方日報:〈撤強積金對沖 料易尋商界共識 〉,2018 年 10 月 15 日。
[2] 政府消息指,劃線前年資長及劃線後大幅加薪的僱員,可能得到補償會比未實施方案前少,因此,政府支付當中差額予僱員,令僱員權益不會受損。不過至今未見有具體方案,同時政府文件亦顯示僱主可以劃線後的供款及投資回報用於劃線前的對沖,明顯對僱員不利。
[3] 東方日報:〈商會料撤 MPF 對沖成本 8400 億 批政府估算保守〉,2018 年 10 月 31 日。 
[4] 蘋果日報:〈資助僱主增至 293 億撤 MPF 對沖再推遲〉,2018 年 10 月 11 日。 
[5] 羅致光:〈誇大數字是惡意,還是創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