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救命熱線

2016/1/24 — 12:4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平均每一小時,生命熱線的電話起碼響起三次,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的熱線中心電話接近兩次──香港處理自殺工作的第一度關卡,是熱線電話,方便,即時,不用記名。

生命熱線二零一一/一二年度一共接了29,721個來電,比上一個年度增加了16%。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二零一一年共處理16,972宗個案,比二零一零年上升了8.6%,扣除一般資料查詢、無聲、戲弄電話,共有11,899求助個案,其中絕大部份是電話求助。其餘不足3%,面談求助、書信、電郵。        兩條熱線,都接到較多男士致電,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在二零一零年是女性求助稍稍多過男性,但在二零一一年,卻是男多過女。年齡方面,生命熱線主要來電是二十一歲到六十歲,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則發現十五至三十四歲的求助電話多達42%,而這年度只佔香港人口28%。

尋死三大原因
生命熱線和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對這些電話打來的原因,作了非常詳細的分析:香港人視金如命,無錢大過天?但原來到了生死關口,錢財並非最困擾。打熱線電話求助的香港人,最大困擾是感情和婚姻問題:生命熱線接獲的電話中,超過三成是因為感情和婚姻問題;因為婚姻、愛情、性問題,而致電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中心的,也超過兩成。

廣告

致電第二原因是健康問題,把心理、精神、健康問題加起來,兩間機構都接獲近三成的電話。第三才是就業和經濟,佔兩間機構超過兩成電話。

注力訓練義工

廣告

兩間機構都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去訓練接聽電話的義工。撒瑪利亞防止自殺熱線中心的義工,要接受為期一年的訓練,課程包括認識抑鬱症、虐兒虐老防治、性暴力個案處理技巧、參觀青山醫院等,有大約二百人受訓去接聽那一萬多個電話。而生命熱線那接近三萬個電話,更是三百多位義工二十四小時當值去接聽的,中心特地有兩間睡房、浴室、洗衣機等設施,讓兩位義工可以在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三點,以及凌晨三點到早上七點輪班接聽電話。

這些義工一般是看到生命熱線在車站等的廣告,然後來聽簡介會。生命熱線高級經理吳志崑解釋:「有些人想做義工,希望做一些開開心心的活動,但原來面對是有意尋死的人,每個月又要求服務時數,就會認真想想是否適合。」簡介會後仍然有興趣的,要上三堂課,由社工講解自殺的數據、自殺者的心路歷程等。仍然有心當義工的,要經過小組和個別面試,確保信念相同,經過挑選再上八堂實務訓練,包括:如何評估自殺風險?如何回應對方的說話?對方哭了,怎麼辦?亦會用一些較困難的個案,訓練義工的處理技術。八堂後機構要再評選,再由資深義工帶組訓練……一百個人聽講座,可能只有二、三十人可以成為義工。

成效大海撈針

兩間機構都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訓練義工接聽電話,成果卻似乎有點「大海撈針」,熱線接觸到企圖自殺者的數目都相當有限。曾經訪問最後成為生命熱線的義工,她接受完所有的訓練,當了不足一年時間接線服務,便忍不住離開:「接到很多電話都是覺得悶,找人傾計的,我又比較能認到聲音,很快便發現有些人不斷打來,重重覆覆都是談相同的事情。」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中心估計超過八成來電的,都沒有自殺風險,有實際行動和計劃的中高危企圖自殺者,只有2.5%。生命熱線接獲有行動和計劃的自殺者也不足一成,但有近七成致電者說情緒可以宣洩、感到較舒服,僅僅有1%打消或者減低自殺風險。

從年齡的分佈來看,熱線似乎也不是最有效的方法接觸高危人士:佔自殺人士比重超過三成的長者,較少會打電話,根據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的數據,六十五歲以上長者佔整體人口13.3%,但同年齡齡組別的求助電話只有0.6%。

因為熱線而能夠轉介給社工的個案,更是極之少數: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中心接收到的過萬宗電話,只有123個個案轉介給社工跟進,僅僅佔來電的一成,生命熱線接了近三萬個電話,更只有40個個案轉介給社工跟進。


本文出自作者著作《死在香港:流眼淚》第七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