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救救大圍大興玻璃!

2015/8/5 — 12:00

「大興玻璃」老店 (圖片來源:救救大圍 大興玻璃老店 facebook)

「大興玻璃」老店 (圖片來源:救救大圍 大興玻璃老店 facebook)

我經常和孩子踩單車到大圍,天冷時,我愛吃坤記腸粉,沒料到今次協助的事主正是腸粉店的街坊「大興玻璃」,一間毫不起眼的老店。

廖家兩代人經營近六十年,突然被地政總署指他們的寮屋編號不存在,要拆舖,要檢控。我站在積富街細聽八十五歲的老店主廖啟能先生的故事,他反覆向我說店鋪由來,還揭開底衫展示戰績,原來颱風溫黛襲港時,廖老先生守着舖頭,被玻璃破開胸膛,老人家的堅韌讓我致敬。一個又一個路過的老街坊,聽到地政署指大興玻璃無寮屋登記要拆舖,一句又一句「黐線!」「我同佢一樣咁老,點可能無登記?」廖小姐翻開文件夾,一張又一張1960年代的電費單,發黃了的名片,1978年的商業登記證明,訴說了兩代大圍人的歷史。

我自畢業後,一直處理個案或調查案件,怎樣看,這個案無論人證、物證都相當充份,就是不明白地政署為何視若無睹,堅持拆舖呢?

廣告

一年多前,我在上水石湖墟接過類似的個案,他們過去數十年均在墟內經營藥房、雜貨店、鞋鋪等,惟突然收到地政署的通知,指他們非法佔用官地,限令各商戶在一個月內離開,否則強行拆舖。我當時致電地政署,質疑沒有理由整個石湖墟只有伶伶仃仃的幾檔商戶沒有寮屋編號。地政署回應指他們已用一年時間翻查資料,就是找不到寮屋登記記錄,唯有出此清拆令。我問商戶寮屋登記資料,但由於年代久遠,他們沒有保留幾十年前的文件,證明他們已存在數十年,原本在門前的寮屋編號,早被風化、蟲蛀,沒有物證,人證也就薄弱。

世事難料,一名商戶想起了店內有個石柱,早年漆上些紅色字,只是經多次翻新,石柱已舖上批盪,為了舖頭,決定鑿開石柱批盪。正如武俠小說中落泊英雄往往在山洞發現武功秘笈,商戶終找回紅色的寮屋編號,我將照片交到地政署,地政署態度即180度轉變,神奇地找回寮屋紀錄,取消清拆令。

廣告

我大學畢業後,曾經在屯門大興邨協助何俊仁處理個案求助,經常接觸到土地、寮屋糾紛等個案,我清楚知道地政總署和寮仔部早年測量技術欠佳,經常出現偏差,不少寮屋紀錄亦因部門多次重組調動而散失。今次大興玻璃案資料遠較石湖墟案充份,但地政署反常地漠視事主所提供幾十年來的人證、物證,令到事主極之困擾及懊惱。

我在此呼籲大圍和沙田老街坊幫忙,救救大圍大興玻璃,提供相片及人證,證明大興玻璃早於1980年代前已守在現址。有時間請看看他們開設的「救救大興玻璃」專頁,幫幫這間苦心經營六十載的玻璃店。希望透過民間力量,保住廖家幾十年來的心血!

 

救救大圍 大興玻璃老店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