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救救孩子!

2019/1/23 — 17:13

資料圖片,來源:Ravi Roshan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Ravi Roshan @Unsplash

香港從來都是個「得閒死唔得閒病」的地方,有些少頭暈身㷫且由自可,一旦有什麼問題求助於專科門診,每次覆診都動輒四位數字買單,簡單來說,除非你有一定家底或者貴公司為你提供了有良好的醫療保險,否則單是首次看診的費用就已經嚇怕不少港人,那麼如果到政府專科門診輪候呢?抱歉,等候時間是以年為單位計算的。你可能等到,但有好多小朋友未必等到。

早在 2018 年的 3 月,小弟已經撰文指香港現患 ADHD 的學童約有五萬,但趨勢有增無減,相隔差不多一年,數字經已上升到接近六萬,當然政府的輪候時間亦隨之增長,目前各公立醫院聯網平均輪候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需 3 年以上,而患病的兒童黃金治療期為 6 至 9 歲,換句話說,如果你的孩子在 7 歲確診,然後到公立醫院排隊的話,則眼白白錯過了最佳時間,所以不少家長節衣縮食捱貴睇私家,都要讓孩子盡快接受適當的治療,這到底是誰的錯?

事實上,香港的醫療制度日漸崩壞,資金人手皆不足,政府每年皆稱因無法確保來年收入為由而不願大刀寬斧地制定長遠的醫療政策,每年的撥款仍追不上不斷上漲的醫療費,加上醫護人員本來就嚴重不足,現時全港只有 14,013 名註冊醫生(* 根據衛生署最新資源顯示),面對香港超過七百萬人口,醫生的數目偏少,造成病患需要延長輪候診症時間(其實單是觀察急症的情況,收費與輪候時間以正比遞增,值班的醫護人員卻長期不足)。要緩解問題,首要就是公私營必須合作。單以學童 ADHD 確診個案為例,公私營醫療機構可合作提供兒童 ADHD 評估及治療,並不設資產門檻,讓基層家庭不需負擔沉重的私家醫療費用,甚或令無法負擔的孩子失去治療的黃金時機,如此一來,才能達到官方醫療政策原則所言:「不容有市民因經濟困難而得不到適當的醫療服務」。

廣告

魯迅先生的《狂人日記》的末段曾載:「沒有吃過人的孩子,或許還有?救救孩子……」但願在這個吃人的社會中,仍會有救救孩子的政策。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