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協選戰之二:是「理性監察」還是「找碴挑釁」?

2016/3/27 — 12:29

日前發表<教協選戰之一:是「會內選舉活動」還是「會外入侵行徑」?>一文後,有朋友表示恐怕影響選情,筆者便暫且擱筆,如今選舉活動結束,是時候續寫這系列文章。 此外,朋友亦轉述有人閱讀此文後「反感」,可惜沒有詳細解說具體因由。 筆者認為如果此文引起「進x盟」和同路中人的「反感」,相信是被點了「死穴」和被刺中「盲點」,引起不安是意料之中的反應。 那麼,文章的遣詞用語和比喻是否恰當的修辭問題已便無關宏旨。 對於仍一知半解的朋友,筆者只是就上文簡明歸納幾句:(1) 教協是歷史悠久的一個獨立教師工會;(2) 「進x盟」是近兩年來有實名,有其立場和自主活動的一個教師組織; (3) 教協理監事選舉是會內的一項活動,那麼會外的「進x盟」派遣成員以教協會員身分參與監事選舉,並聲稱全奪19席,到底所為何事?    筆者願意虛心聆聽意見,只希望有關人士就上述兩項事實和一個簡單問題提出理據來解釋而已。

筆者一向關注教協監事會的運作,曾經先後寫過多篇文章說明有關監事會的權責事宜。 從實際操作而言,「理性監察」是重要的原則,也就是說要依從客觀的規範,訴諸說理和辯證,而不是按著個人偏好和主觀判斷;相對於「找碴挑釁」,那是「雞蛋裡挑骨頭,針對人而並非實事求是解決困難」的態度。  一般來說,監察者原則上並不涉足於處理事務的過程,以免引起干預實務的疑慮,因此監察者容易站在道德高地放言奢談,以至高舉空泛的原則指指點點,只為滿足於個別人士的虛言妄論,顯得「堅離地」而未能立足於現實層面行事。 

從教協的發展歷史來看,成立逾四十年以來,一直是本港泛民陣營中堅定抗爭的一員,卻是共產黨和建制派心目中恨之入骨而一心意圖拔取的眼中釘。 早期在司徒華和張文光擔任會長的年代,中共地下黨人滲透教協領導層的傳聞甚囂塵上,甚或已位居副會長之職。 前中共地下黨黨員梁慕嫻女士多次撰文指名道姓的揪出那些潛伏教協理事會的人來,而對此司徒華曾表示「防不勝防,處之泰然」。 證之於多年以來不絕的干擾,教協理事會還是不得不保持警惕心態。  90年代曾有「投選個別理事組成理事會」以顯示「民主選舉原則」,而實質上是「破壞理事會以團結力量和集體意志處理會務」的建議,以及刻意觸發有關制定政策制衡理事會運作權力的探討。 其後教協正式通過以「候選閣」形式選舉理事會和從組織架構上設立「監事會」,監察理事會的實際工作,一直運作至今。

廣告

事實上,教協立會以降,歷司徒華、張文光和馮偉華幾任會長所領導的理事會,基本上維繫著一脈相承的理念、原則,以及處事的作風和策略。  這是教協的傳統和特色,也反映出教協大多數會員的選擇、信任和托付。 須知教協會員逾九萬人,包括不同教育工作崗位的人,對各個問題的認識和取態其實分歧不少,然而在求取平衡和致力改進之間,基本上還是大多認同穩定、慎重和緩進的抗爭策略,絕不輕言急進和冒進。  無可諱言,這是眾多會員和歷屆理事會在艱辛的工作發展過程中,攜手打拼出來的一條教師工會專業路,是一脈相承的擔當,也應該是未來持續發展的路向。 為此,教協的理事和監事必須對有關傳統和特色有一定的認識、認同和承擔。  而且,教協的監事會與理事會各司其職而竭盡本分,並無從屬關係,也不是處於對立局面,因此必須保持彼此尊重的理性態度和辦事原則。  

就監事會的權責來說,必須基於三個重要的理性原則:(一) 從行政角度監察理事會的處事是否合乎會章規定,以及有否逾越或違背會章所賦予的行政權力;(二) 從原則方面監察理事會的議決是否依循會員代表大會通過的具體事項或發展會務方針,以及符合會員的權益和主流意見;(三) 從整體監察會務運作方向檢視監察理事會有否履行參選政綱的理念和承諾。 第(一)點是監事會必須自律、自檢和自省,堅守本分而切勿僭權越位,干擾理事會的工作;第(二)點是監事會監察理事會具體工作的重要法理依據,檢視理事會跟進會員大會的議決事項;第(三)點是監事會必須參考和驗證理事會的處事原則和特色。 在這方面而言,獲選或得過半信任票的理事會原則上已得到會員的背書認同,除非監事會有根有據的指出理事會的違規枉法,否則在監察之餘必須充分聆聽和考慮理事會的解說,避免越俎代庖的介入會務。  而且,個別監事必須服膺於集體決定,以監事會名義正式向理事會反映意見和提出質詢,應該是會議常規的一貫做法。

廣告

可是,近年社會和政治生態漸趨偏激化,一些會員傾向於思想急進以至態度激烈,對問題的看法和應對方式也顯得極不耐煩而斷然採取強硬,以至暴烈的抗爭手段。 平情而論,這與教協傳統的作風和處事特色並不盡同,因而惹來有人簡單化的嘲諷教協「保守」、「落伍」和「怯弱」,與新生代教師「脫節」之類的批評。 所謂「保守」和「進步」、「落伍」和「前衛」、「怯弱」和「勇猛」並不是二元對立的套話就能論述清楚箇中的關係和變化。 教協處事從來並不追求表面的「進步」,思想的「前衛」和姿態的「勇猛」,卻是累積、漸進和長遠抗爭的策略, 因此便惹來一些人專門 找碴挑釁,以至無中生有的抹黑攻擊理事會。

再者,筆者素來相信教協的取態和特性基本上就是大多數會員的傾向和想法,正是「有怎樣的教師會員素質便有怎樣特性的教師工會」,理事會往往必須拿捏和調協眾多會員的不同想法而制訂務實可行的方案。  從這個角度看, 監事會更應該尊重會員的意向,秉持傳統和特色,以理性態度監察理事會,而不是以敵視思維的與理事會對著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