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協選戰之五:從香港當前的紛擾政局看教協選戰結果

2016/4/15 — 14:57

不少政論者評說2010年中聯辦官員與民主黨代表「破冰會面」(或曰「密室談判」)之後,所產生的政治負面效應激化了泛民陣營內部矛盾。 其後在「票債票償」狙擊下所引發政治舞台上的爭拗衝突,不管只為爭取選民,或者堅決重申原則,以至適當調整政治立場,原來已貌合神離的泛民不同政團更顯得壁壘分明。 政治現實上搶選票奪議席的互相廝殺,共產黨和建制派樂見泛民陣營不攻自破,蹺手竊笑。 有政論者不無唏噓的指出共產黨和建制派經年未能如願拆散泛民陣營的陰謀,客觀上終於已由泛民激進派所促成。

回看2014年的佔中行動,風雲掀起後不久便急劇變化而轉為雨傘運動,青年學生團體領袖已主導著運動的鋪排和走向,佔中三子自覺引退靠邊站,泛民政黨只能扮演協調和輔助角色,起不了關鍵作用。 運動後期甚至「拆大台」和「無人代表我」的噪音高漲,整個場面其實已經失去組識性質的控制力量,群眾的凝聚力漸趨散渙,空有迸發的激情而沒有堅定的能耐……。 無可否認,不少市民,特別是年青人醒覺過來,敢於在爭取民主的抗爭道路上向前拔足狂奔,相信是香港政治歷史上一個重要轉捩點。 有曰這是難免的世代之爭,而激進勢力無疑是照得維港兩岸通明的煙火,怕只怕灰飛煙滅後只留下喝采和掌聲而已。

從歷史發展角度看,「本土意識」本來就是以香港為本位的價值取向,是重拾以香港為家的自信,以及重建以香港為念的態度,由此衍生的「本土主義」則是有系統性、原則性和理論基礎的意識形態,其後一些人在社會和政治層面上身體力行的組成不同形態的「本土派別」,有走非暴力路線的「溫和本土派」、揚言以武制暴的「勇武本土派」,以及信奉無底線抗爭理念的「暴力本土派」。 年輕人在激化的本土思潮洗禮下紛紛表態和成立參政團體,傳統民主派也無可避免的參與本土主義的論述,並且在未來政綱上刻意修訂,最近公民黨創黨十週年宣言便是明顯例證。

廣告

歷史的發展絕不以個人主觀意願所轉移,政治局面的一切變化總有遠因近由,或曰殘酷政治,或曰不幸現實,或曰形格勢禁,在趨勢大潮下不同派別的泛民政黨只能好自為之,重新定位再行出發。  教協雖然不是政黨團體,卻是泛民陣營中堅定反建制的一員,必然面對同樣的衝擊和挑戰。 2012年政改一役後教協同時備受一些政治立場強硬偏激的會員指斥,以及更多較保守平和的會員責難,「兩面不是人」而有理說不清。 筆者一直認為當年政改的爭拗是策略的應變多於原則的分歧,是政治判斷的取捨多於意識形態的決裂。 可惜黑白二分的非此即彼爭執已無迴旋餘地,不同泛民黨派之間的嫌隙已成定局。

事實上,歷史悠久的學聯也不能倖免。 在抗拒大陸殖民化和高舉本土自決思維的影響下,相繼有大學學生會採取退聯公投行動,學聯其實已被變相瓦解。 支聯會也受到本土力量的夾擊,呈露被邊緣化的危機。 教協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立場同樣被偏激的泛民人士所刁難和攻訐。 這正是近年香港政情變化的大局和現實。 「進X盟」兩年前趁機崛起,以「進步」姿態標榜在傳媒爭取曝光,以偏激言行吸引年輕和不滿現狀的教師,在沒有包袱和不必付出成本代價的條件下,放言高論,更藉著不少社會事務和教育議題衝著教協理事會而諸多挑釁,甚或抹黑污衊。

廣告

筆者試舉數例略作說明。 在「國教」事件上教協理事會一直與學民思潮和家長關注組保持合作和協調行動,不過由於學民思潮鋒芒畢露,社會關注焦點投射在青年學生身上,教協理事會竟被指責為未有積極領導運動云云 ; 在林慧思老師的問題上,由於教協理事會「並不認同教師公然粗言穢語辱罵員警」的觀點,便招致被責備沒有維護教師申張公義云云 ; 在佔中運動方面,教協理事會自始至終與佔中核心成員緊密聯繫,予以資源支援並舉辦相應活動,又被斥責在罷教罷課的策劃上進退失據云云。 筆者無意為教協理事會的所有作為詳細申辯,只想指出教協理事會本著一貫的反建制立場和務實辦會方針,既要考慮外部時局的形勢變化,也必須評估教協內部的能耐和力量,採取不同形式和力度的策略介入相關事宜,絕不輕率急進和貿然冒進,事關必須顧及逾九萬會員的不同意見、期望和訴求。

雖然在當前的紛擾政局下,偏激路線尤其對於年青一輩仍有一定的影響力和號召力。 可是,在這次教協理監事選舉中,「馮偉華理事閣」得91%信任票當選,以及「張文光薪火相傳團隊」18人獲選為監事,說明了大部分教協會員的政治傾向和取態,說是穩重也好,說是溫和也好,說是保守也好,確實是他們的意願,因此教協理事會和監事會必須予以充分尊重,並且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在未來的政治、社會和教育議題上認真考量和確切的體現出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