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協:停辦TSA 檢討除毒害 確保停止操練 否則立即取消

2015/10/29 — 16:15

圖片來源:香港考試及評核局

圖片來源:香港考試及評核局

【文: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TSA是2004年後推出的全港小學統一評估測驗,實行11年來,已經演變成扼殺小學生學習興趣的元兇!

廣告

(甲)教育局一直不肯正視TSA的變質

教育當局於2004年推出「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最初政府言之鑿鑿,指TSA乃是「低風險評估」,學生毋須額外操練,不會對小學教育造成壓力云云。可是,TSA最終導致操練成風,教協會在2011、2013、2015年共做過進行三次問卷調查,並早在2011年已經向教育局反映TSA已經變質,帶來嚴重的操練惡果,並提出多項建議,可惜教育局一直不予正視。

廣告

過去三次調查結果相當一致:TSA補課及操練情況非常嚴重;TSA主導教學和測考模式,並已超越學生基本能力;師生壓力高企,業界傾向廢除TSA。雖然,教育局曾兩度推出優化措施,包括將小六TSA與「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Pre-S1)隔年交替舉行,及取消發放個別學校的總體達標率等,但情況仍然沒有改善。

本會過去多次要求當局消除TSA異化的流弊,否則應予取消。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和理事黃碧雲,更分別就取消TSA在立法會提出議案修訂,及在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動議,其中黃碧雲議員在2014年11月6日提出的修訂動議,其中一項要求:「檢討全港性系統評估的考核內容,避免學生要機械式操練試題,以及研究應否取消全港性系統評估,以減輕學生的學習壓力。」議案獲得立法會大會通過,可惜教育局仍然不願意正視問題。直到最近,有家長不滿TSA過度操練,在網上發起群組,並獲數萬人響應,引起熱議,可見社會怨氣沖天。

(乙)回應吳克儉局長

由於群情洶湧,教育局最近終於回應市民批評,可惜仍然不願意承擔責任,正視問題,也未見積極地解決問題。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10月26日回應傳媒,指TSA是重要的評估工具,考核的是基本能力,不會影響學生升學,因而沒有操練的必要。他又指TSA命題並不艱深,問題只是坊間的補充練習太深而已。他並且把責任歸咎於學校和家長。

對於吳克儉作為教育局長,非但沒有切身處地為教師家長解決問題,還諉過於學校和家長,本會感到極度失望!本會必須嚴正澄清吳局長以下說法:

吳克儉:「個別學校有這樣的情況(操練),我相信家長可以與學校接觸,學校方面也有管理委員會等。」

回應:吳克儉局長反對操練是好的,但他這番話完全沒有正視問題的根源。根據教協會過去的調查,操練壓力的形成是教育局一手造成的。

TSA由原意的「低風險評估」變成現在的「壓力煲」,有一個變質的過程,當中有三大因素:

一、教育部門帶頭濫用TSA成績,向教育團體施壓甚至「訓示」,學校壓力層層向下,教師不得不把TSA成績做好。因此,認為家長應只針對操練TSA的學校,其實是為始作俑者的教育局開脫責任而已。

二、TSA推出之際,正值小學人口急劇下降,學校人心惶惶,TSA成績傳言影響小一派位,學校存亡關鍵所在,便非要達標不可。

三、擬題愈來愈深,超出學生基本能力,非操不可。中大黃毅英、林智中及教院馮振業等多位學者,皆探討及援引過不少例子,說明TSA 擬題愈來愈刁鑽,超出基本能力之上。為了應付愈來愈艱深的TSA,教師唯有將課題愈教愈深。

吳克儉:「若大家在(考評局)網頁找TSA過去十多年的題目,就會發覺它們只是針對基本能力而非艱深。」

回應:局長未有正視的第二個大問題,是TSA試題亦愈來愈刁鑽,有特定的答題格式和應試技巧,超過學生的基本能力,不操不識,所以才會引致坊間的TSA練習湧現。香港中文大學的黃毅英、林智中及陳美恩三位學者及老師曾撰文批評TSA試題已非考核基本能力,原因包括:試題有特定格式引致倒流效應,為了應付TSA,教師唯有把課題愈教愈深,並給予學生操練式的練習甚至補課;擬題過深,要求學生於短時間內處理和分辨各種日常生活未曾接觸的概念和圖形;評卷過於挑剔,要求學生完全答對才獲得分數,加上每年評分準則不盡相同,為避免學生失分,學校唯有加強操練。試題難度越來越高,已是教師的共識。教協會翻查過往十年的小三中文閱讀卷,發現試卷篇章總字數由2005年的765字,十年間升至2014年的1270字,高峰時更達1500字以上,多出一倍【註】。而根據教協會最近的調查顯示,73%受訪老師認為,如果沒有操練,普遍小三學生是無法應付試卷要求的。

(丙)建議

檢討考核本質:TSA已經嚴重變質,帶來的操練和壓力已令學生吃不消,改變已是刻不容緩,教協會建議暫停舉辦TSA小三評估,還小學生以正常的學習生態;並立刻成立TSA檢討委員會,邀請教師代表及家長群組代表參加,共同商議如何杜絕TSA的操練流弊。只要能確保操練流弊得以杜絕,便可以恢復舉辦新的TSA評估。但倘若無法杜絕流弊,則應該果斷地取消TSA。

檢討考試安排:社會上已提出多項建議,例如抽樣(TSA的前身「香港學科測驗」HKAT採用10%抽樣)、隔若干年做一次(現時小六TSA是每兩年做一次),又或者取消小三、保留小六等,在TSA檢討之中都是值得考慮的選項。

檢討考核形式:檢視TSA試題的難度、長度及普遍程度,讓評估真正符合學生的基本能力。

制訂使用守則:教育局應引入《正確使用TSA內部守則》,供教育局官員、校長教師、辦學團體使用及嚴格遵行。

我們呼籲,教育局官員應該自我約束,不要濫用TSA數據;同時應該積極地聆聽教師和家長的意見。辦學團體、校長和老師本著專業精神,家長本著對孩子的愛護,盡可能減少對學生的操練和補課,還給孩子應有的快樂童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