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師職業保障的起點 — 記《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新書發佈會

2017/2/22 — 16:19

圖片來源: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圖片來源: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文:教關組小記者】

編按:本文為林壽康、 余惠萍《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新書發佈會的文字紀錄。

香港教育法系列的寫作緣起

廣告

主持人之一,操守議會前副主席和教協理事方景樂,提到跟其中一位特首侯選人會面時,解釋一些教師遇到的法律問題,該候選人驚訝原來教育界的法律問題的複雜。他作為教協理事,也得悉有43宗被取消教師註冊的個案,就特別明白《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一書的重要性。

另一位主持人霍梓楠老師是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在修讀PGDE時選了兩位作者教授的法律課。完結後,還得到老師的鼓勵撰寫有關教育法律的文章,並投稿報章,取得積極回應,對這議題越來越有興趣。

廣告

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榮譽專業顧問余惠萍老師,既是學校中層管理,亦曾是教協投訴部主任,長久以來深感業界缺乏法律知識,在施政及行事時往往誤墮法網而不知。這都推動了她在教育法方面的寫作。

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客座副教授林壽康教授,曾幫教協辦法律講座。他發現大部份法律人不懂教育,教育界很多人亦不知法律是什麼。2010年天主教教區就《校本條例》提出司法覆核敗訴後,他受中大教育學院委託策劃一系列的課程,為成立法團校董會(IMC)的校董講授一些與教育有關的法律知識。他還指出,義務出任IMC的校董要承擔很多民事責任,政府理應為他們提供保險的保護。結果,教局於當年的九月開始為所有資校校董購買「責任保險」。

2013年在中大與余博士開始教授教育文憑班,發現一本可供參考的本地教育法的參考書都沒有,「上堂講完好像水過鴨背,沒有參考書,不如自己寫啦。」

這四個人走在一起,教育與法律的匯聚,不知要幾多因緣。

法律對教育的重要

林壽康教授指出教協之前較少做類似的教育學法律推廣,也沒有正式法律部。他指出美國教師工會很龐大,教師工會有自己的法律團隊。因為教師面對很多法律責任,教師不認識法律會有很大缺陷。他做的正是讓大家意識到法律教育的重要。「會員不知,管理層就不知。但社會改革不能低估這力量。工會要帶頭去思考和討論這些問題。」

「特別是有些校長以為自己好打得,以為炒老師很容易。但不知道《資助則例》

講明了要給全港資助學校工作的人包括老師、校長職業保障,解僱要有正當及充份理由。」

余惠萍老師則憶述在佔中期間,參與佔領的準老師(教育文憑班的學生)預計自己可能會有案底,擔心自己註冊做老師。兩人梳理出「教師註冊」的法律規範,讓準老師明白自己該擔心什麼,在參與政治活動時更能知所進退。

林教授補充︰「教師權益從這裏開始。就算順利入行也要知道法律如何規範,政府執法時也要「架上這副眼鏡」。其實不懂教育的律師也不明白,不了解常秘是否真的那麼大權。有教師去勞資審裁處申訴,但那裏不容許有法律代表。法官又不熟悉資助則例,老師亦不懂解釋,最終被判敗訴。」

法律的局限

在本書第九章〈高翰儒案〉的主人翁高翰儒先生也在場。他雖然用法律去為自己討回公道,但也指出其實當中的心理壓力不足為外人道。「學校界定了你是一個「敵人」,她就會用很多方法去針對你。我做訓導工作的第二把交椅,教三班英文,兩班EPA,也不會是無能的老師吧。但我又當了教師代表,要幫校長「理順」同事,還是代表同事發表意見?這樣得罪了高層,就給我一些與教學無關的警告。例如開教師大會講錯一些事實。我被人警告了四次,於是我向操守議會投訴‧」

「我得到操守議會認同,她們建議署長警告校長。但她們沒有這樣做。我問為什麼不警告校長?他們說操守議會是教育署長的諮詢機構而已,只有校監才能警告校長。於是我找教協幫忙,找當時任署長的張建忠。」

「我被調到另一問學校去。校方轉方向,「玩」我的教學。一個月查簿五次、經常睇堂,9月尾捉學生問我上堂情況,改功課少一個TICK都不可以。我是新來的,扮好人、扮惡都不可以。我的學生又不是BAND 1學生,這樣很難教!但我服務教育界20年,做一些很普通教導,例如說不交功課會罰留堂,卻被說是威嚇學生。我連續受壓3年,雖然我有很強的意志,但都要看精神科醫生。」

聽到這裏,大家都明白這活生生的個案說明了法律的沉重。

林教授則強調法律的功能。「僱傭合約中隱含條款,寫明僱傭雙方要互守誠信。那些「好打得」的校長這樣迫走老師,其實是違反條款,老師是「變相解僱」,而不是自動請辭。」

如果管理層都識法,就少一些這類令人痛心的案例吧。

職業保障養懶人?

霍梓楠老師指出,年輕老師常會問,這些職業保障會否養懶人。余蕙萍博士認為這問題「遠古已有」。但她強調教育作為一個社會中的重要行業,理應有職業保障。實際上所有行業都應有職業保障,用以保護員工不受到「不合理解僱unfair dismissal」。「解僱不稱職的教師不純是法律問題,是學校行政問題。如果學校有好的規章制度、考核制度。校長認真做事,很難養懶人。近年的直資化所講的有選擇、看考績,很可能只是一種迷思。」

「新世代老師這樣看是十分短視,年輕合約老師轉入正式編制,享受職業保障。

不可以有「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的心態?為什麼公務員有職業保障?我們也要留意商界掌控教育,他們或會想為何我的僱員沒有這種福利,你們教師要有?教育團隊不能安心工作,朝不保夕,社會如何有文化傳承,如何有好的下一代?」

整個年輕世代沒有安穩的生活,如何可以規劃人生,結婚生子?沒有人生養下一代,首當其他衝的就是教育事業,這是一種惡性循環。「工會要努力,要跟政府講,這樣不能下去。」

「有人濫用社會福利,不代表要廢除社會福利,Don't throw the baby out with the bathwater。」林壽康教授說得堅定。

「基層教師要明白,面對政府,面對辦學團體,其實是非常無助。法律是一項工具,是雙刃劍,可以保護你,也可以被人用法律工具「鋸」了你。」余惠萍博士強調,大家都要快快補強法律知識。

錯過了發佈會的朋友,留意還有兩次導讀班(資料見文末)。

本文紀錄的活動資料

 

新書發佈會

日期︰2月12日 下午3時至5時

地點︰九龍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

嘉賓︰林壽康教授(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客座副教授)、余惠萍博士(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榮譽專業顧問)

主持︰霍梓楠老師(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方景樂老師(教協理事)

《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導讀班

第一場︰4月22日 下午2時至4時

第二場︰4月29日 上午10時至12時 (兩場內容相同)

地點︰九龍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

導讀︰林壽康教授(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客座副教授)、余惠萍博士(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榮譽專業顧問)

主持︰霍梓楠老師(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方景樂老師(教協理事)

報名方法︰https://www.hkptu.org/rights/3357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