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席合約化」對教育本義的沉重打擊

2015/7/24 — 21:19

【文:陳國權】

前言

在資本主義的商企營運環境中,「合約形式」的服務建基於僱主和僱員的彼此所需所求,是委約和受約的關係。 那麼,「教席合約化」是否只是人力資源的供求、教師職業權益的保障,以至學校行政的管理問題呢? 文題所指的「教席合約化」始於當年教育當局處理超額教師時所採用的臨時聘用「策略」,其後這策略在當局默許而學校管理層濫用情況下,漸漸變為不成文的聘用「政策」,而近年在縮班殺校激化的現實中,更成為學校聘用新教師的常態現象, 對教育本質造成莫大傷害。

廣告

觀乎近世經濟全球化的影響,以至廿一世紀初香港教育改革的啟動,本港教育界備受新自由主義經濟思潮的衝擊:成績效益唯上的管理主義、評功量值的考核制度、立項量化的問責要求、削弱專業自主的資源調配政策等等,不斷侵蝕教育專業的本質,污染學校生態環境,和扭曲師生的教與學關係。 教育理念物俗化,教育運作商品化和教師專業工具化等情況愈趨嚴重, 筆者有感於「教席合約化」製造了大量「合約教師」,對教育本義產生負面影響,嘗試從三個層面分析和解說:(一) 教師專業發展;(二) 教與學和師生關係;(三) 教育專業的自主。

教師專業發展

廣告

教師專業的發展有其獨特性質,關鍵在於其持續成長的過程。 嚴格來說,一位合格完成師資培訓課程的教師有了教育專業知識和技能的裝備,仍須累積教學經驗才能有效發揮所學。 也就是說,一位教師獲聘教席進入課堂接觸學生之後,才是教育生涯的正式開始,而且必須走過一段少則三年長則五年的日子才能穩妥的成長。 具體一點說,在課室職場中,剛剛畢業的教師必須面對學生,透過教學互動的關係,認識他們的需要和特性,增刪潤飾教材內容, 反覆採用不同的教學策略,驗證教與學的成效,在回饋反思中適當調整,才能漸次達致有效的教學成果。

師資培訓課程只是讓教師掌握其專業知識和技能的基礎階段,入職成為教師後才進入另一個學以致用和實踐其教學理念的新階段,教師必須在新階段營造 ,累積和持續發展其教育專業的能量。 可是,「教席合約化」衍生的「合約教師」被囿於短暫服務期,一般而言是一年服務合約。 在每學年的九月開始到翌年五月底的九個月當中,「合約教師」戰戰兢兢的工作,可是每年六月後的三個月內便要為下一學年的教席而徬徨不安,費盡心力籌謀盤算。 調查資料顯示多數新的年輕「合約教師」在幾年內轉換了多間學校任教。 在這樣極不穩定的處境下,他們如何能夠在畢業後關鍵的入職五年內好好地在專業工作上不斷改善而成長呢? 這是關乎教師專業團隊的持續發展和傳承交替的重要課題,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教與學和師生關係

教學是育人的工作,是人影響人的互動過程,那管是知識的傳授、態度的培養、技能的掌握、性格的塑造和價值觀的建構。 在教學過程中,施教的老師和受教的學生必須首先彼此認識,溝通,了解,漸漸建立良好的互信關係,才能事半功倍而有效的教和學。 教育界同工深諗教學之道:如果缺乏師生彼此互信的基礎,根本談不上甚麼傳道、授業、解惑的實踐。 嚴格來說,師生建立關係的過程必須假以漫長時日的滋潤和醞釀,是繁花碩果的栽種,也是美酒佳醇的發酵。 育人工作一方面反映出教師言傳身教的特性,另一方面說明了學生必須在潛移默化的過程中深受感染,才能有所得著和有所改變。

可是,「合約教師」只能提供短期服務,工作崗位上面對朝夕難保的壓力和危機,身份彷如來去匆匆的過客,也好像淪為組裝散件的員工。 況且在年復年的轉職生涯中,與不住轉換的學生群建立穩定、密切而深厚的關係實在毫不容易,期盼藉教學相長而改善教育專業效能也往往落空。 在新高中課程中,教師須指導學生有關「生涯規劃」的內容,為他們日後的進修計劃或就業安排作好充分準備,解難釋疑,以正向態度面對人生前路。 可是,諷刺和可悲的是「合約教師」一直身處浮游漂流狀態的工作環境,經年也未能扎根茁長出專業成果,他們的所謂「生涯規劃」原來只是水月鏡花。

教育專業的自主

無可諱言,至今香港教師仍然難以與社會人士確切認可的醫生、律師和工程師專業地位等量齊觀。 香港教育界仍然未能成立類似「教學專業議會」或「教師公會」的專業組織,而有關專業組織的重要職能被拆卸分割:「教育專業人員操守議會」處理教師專業失德個案;「師資及師訓委員會」處理教師培訓和專業發展事務;教育局處理教師註冊資格和資源調撥工作等。 不少學者早已指出香港教師的專業定位仍有待繼續拓展,而教育界人士在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一直堅持其專業自主特性,抗拒業界外非專業以至政治現實的干預,確實舉步維艱。

「教席合約化」的趨勢對教師專業自主發展影響深遠。 學校以短期合約形式聘用不少主要由於教育局和相關機構有時限性撥款的框條,但是也有不少個別學校擅自將員工編制的常額教席改為短期合約教席,製造更多的「合約教師」,更有甚者的是學校巧立名目,設計出不同性質的教學或非教學合約職位,在薪酬待遇和服務條件上大做手腳,剝削壓抑教師的合理權益,令不公平的校園現實更為惡化。 這樣的常態化情況對「合約教師」教師造成無根漂浮的心理壓力,磨蝕他們的教學熱誠,令他們失去信心和應有的尊嚴。

從陰謀論角度看,教育局以「校本管理」為名放權讓利,更樂見學校管理層以合約形式聘用教師,在校園中有意瀰漫動盪不安和不和諧的氛圍,令教師群在誠惶誠恐的處境中聽命順從校方的指令和安排,甚至無奈忍受不公平的對待。 無論怎樣,「教席合約化」在客觀事實和具體效果上已破壞了校園職場的穩定環境、 耗損教師專業的凝聚力量,致令「合約教師」無暇無法無力關注教育專業的發展,更遑論在職業前景坎坷下仍能秉持專業自主原則,難免令人憂慮。

結語

一些社會人士簡單化的把「教席合約化」看成一般的勞資僱傭問題,師資培訓機構也怯於觸動政府對教育專業持續培訓和發展的承擔,未敢向有關當局積極進言,而制訂政策和掌管資源的教育局更等閒視之為人手需求和配對安排問題,並沒有在教育本質方面認真思考和探索,輕忽了這個問題對教育本義所產生的短期震盪、中期傷害和長期貽禍。 筆者深感茲事體大,撰文抒見,痛陳弊端。

我們關心的不只是教師職業的保障,更重要的是維持學校教育生態環境的健康,確保教育專業的運作能夠暢順進行,以及教與學的效能得以充分發揮。 這是教育當局的資源調撥問題、學校管理層的行政問題、前線教師的教學問題、學生的學習成效問題,更是整體教育質素的問題,而且歸根究底,這是回歸和踐行教育本義的核心問題,我們必須正視和嚴肅處理。 教育當局固然責無旁貸,教育界專業同工、學生家長,以至社會各界人士更必須全力督促政府當局盡應有之責,行該作之義,為我們的下一代締造良好、和諧而穩定的學校學習環境,提供優質而持續有效發展的教育。

 

作者簡介: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