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改三頭馬車」的伏櫪老驥,到底志在甚麼?

2018/10/23 — 13:27

特首林鄭月娥(左五)10 月 20 日出席「教育的香港故事 — 下一章」研討會,與教育 2.1 成員梁錦松(左四)、戴希立(左二)和其他嘉賓合照。(政府新聞處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左五)10 月 20 日出席「教育的香港故事 — 下一章」研討會,與教育 2.1 成員梁錦松(左四)、戴希立(左二)和其他嘉賓合照。(政府新聞處圖片)

早前「教育 2.1」聯同多個教育團體舉辦了名為「教育的香港故事 — 下一章」的研討會,香港教育界中人雲集,特首林鄭月娥應邀主禮,熱鬧非常!查「教育 2.1」小組由梁錦松、程介明和戴希立等牽頭組成,於 2016 年發表過「不一樣的教育」建議書,並曾於 2017 年約見當年的幾位特首參選人,分享新時代香港的教育願景云云。自 2000 年教育統籌委員會發表《終身學習.全人教育 — 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後,香港教育改革正式啟動,當年被稱為「教改三頭馬車」的梁錦松、程介明和戴希立是意氣風發的大旗手、大推手,甚或可說是大打手。如今梁錦松、程介明和戴希立這三匹老馬算起來已逾二百歲,飽食後伏在糟邊仍不甘寂寞,嘗言「老驥伏櫪,志在千里」,那麼,他們的雄心壯志到底有何圖謀呢?

從研討會的大動作態勢看來,他們早已明顯不是蠢蠢欲動,卻是厲兵秣馬,恐怕是有意推動「教育改革」的第二波了。筆者有興趣問的是:當年「教改三頭馬車」疾蹄踐踏過和車轍輾壓過的青草地,是否已不值得他們回顧?當年他們掀起巨浪大潮所淹浸過和蹂躪過的校園, 對他們來說是否微不足道?教改的風雨曾經令教師徹夜輾轉反側多年,可是,「教改三頭馬車」的老馬卻安然舒泰的蟄伏十餘年後,再次高調率領一眾教育界有頭有面人物在研討會亮相,鎂光燈下風采燦然,好不威風!

別的不多說,當年教育學院副院長鄭燕祥教授提出過有關教改引致的「樽頸危機」;中大香港教育研究所副所長曾榮光教授撰寫多篇專論文章質疑過教改的理念,都在一片唱好讚譽的掌聲中被掩沒……筆者只想引述馮以浤資深退休老師在他書中的一段話:「回歸以後,教改雷厲風行,有人吹響了戰鬥的號角,駕著三頭馬車,橫衝直撞。苦了我們的學生、家長、教師和校長:到頭來學生只管左剪右貼(cut and paste)、家長被迫赤膊上陣(替子女做專題研習)、教師奉命不務正業(寫計劃、做報告)、校長全力為口奔馳(積極奔走宣傳,務求收足學生,以免學校被『殺』)。(註)相信年輕教師印象有點模糊,未必如年長一輩同儕留下過傷痕,筆者不禁驚嘆「教改三頭馬車」的梁錦松、程介明和戴希立竟然顯得如此無動於衷,若無其事,彷彿一切於他們無關!

廣告

當日筆者看遍朋友群組傳來的照片,就研討會台上所見,連當年掛上教育統籌局局長虛名而貴氣依然十足的李國章也站出來陪襯拍照,唯獨不見那位「囂張」而「涼薄」的教改急先鋒羅范椒芬身影。筆者曾經代表所屬辦學團體與一眾教會領導在胡忠大廈被召見時見證過羅太的「囂張」態度,也因其語出「涼薄」而參加過在政府總部前舉行的「倒籮行動」。如今「教改三頭馬車」再馳騁出閘,竟然沒有她的份兒,雖云已轉往科技園圈內浮沉多時,以其難改的逞強性格,豈會按捺得住?筆者不免覺得有點耐人尋味。

嚴格來說,筆者認為官方和民間從未就 2000 年教改進行過有系統的、學術性的客觀檢討和深入研究,更遑論認真剖析有關接踵而來的相關政策和措施,以至實施成效。因此,「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往前繼續走必須回過頭來,踏實的以至嚴苛的重新就教改理念的偏差和執行的異化等等情況全面探究。教改近二十年過後,當年繪製的《廿一世紀教育藍圖》是否過於斑駁浮誇,有否經已褪色暗淡,以至根本就是七拼八湊的一幅拼貼畫而已呢?這是今屆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必須好好反思和回應的問題。

廣告

坦率而言,筆者暫時未有機會細讀「教育 2.1」與三聯書店發佈的新書:《香港教育改革與發展透析 1997-2017》,如今匆匆撰文只是有所感觸,寫的是感性反應多於理性分析。況且,筆者並非一刀切的反對「教育改革」,只是不滿有人樂此不疲的動轍借勢高舉教改旗幟,更深深感受到前線老師的意見和學生的聲音一直未得到應有的重視。如今「教改三頭馬車」重出江湖,筆者心有餘悸,必須從陰謀論的暗處想想而有所警惕:鞭聲霍霍,飛蹄過處塵埃揚起沙石迸射,幸勿重蹈覆轍!

 

註:馮以浤《小河淌水 — 退休教師憶流年》青田教育中心出版(2015)第 302 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