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會別窮得只剩下市場

2016/1/5 — 10:49

坦白說,對於「市場」這回事,我仍然想不通,摸不透。

所謂「市場」,它有一個屬靈一點的用字:「禾場」。以下是一些語言範例:「某某的禾場很廣闊。」翻出來的意思就是說:「某某的市場很廣闊。」「某某地方的需要很大。」翻出來的意思就是說:「某某地方的市場很大。」

基督新教福音派常被稱為「自由教會」(free church),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它的自由市場運作模式。不像天主教般的中央體制,基督新教以「自由市場」(free market)的模式運作經營。她的興旺,她的衰微,全然是市場決定。沒有市場的教會,沒有市場的敬拜模式,沒有市場的事工,就會逐漸被淘汰。最少,我曾目睹赤裸裸的現實:某教會傳統的通宵祈禱會因沒有市場(沒有人參與)而被迫取消。市場主宰了教會的形態。

廣告

無可否認,這「市場」一直存在。若我們回看這幾百年的教會歷史,它可以被詮釋為基督教的市場歷史——團契小組是十七世紀的發明;主日學是十八世紀的發明;營會是十九世紀發明。這些聚會模式的誕生告訴我們,教會的成功需要有迎合市場需要的事工發展。

這是教會的市場學。甚麼是教會的市場學?它把世界理解為供應與需求之間的關係。因此,教會的市場學,說穿了,就是叫教會面對現實——人們需要主,市場就是需要。市場的核心是資源。有限的資源導致市場競爭(market competition)。因此,教會為著資源奔波。教會為著生存奔波。因此,現實是怎樣,教會╱機構就該怎樣。市場拉著教會╱機構的鼻子走。甚至,教會需要為著市場、資源、生存,作某程度的妥協。

廣告

說了這麼多,我是反對市場嗎?正如前文所言,「天國」與「天真」只是一線之差。我不是反對市場。但是,我要說,市場有它的魔鬼。教會的市場學可以導致本末倒置的現象——教會為了自身的市場而存在;教會為了佔有市場而佔有市場;教會為著自身的強大而變得強大。最後,市場蠶食了使命。留意,表面上,使命仍然存在,但使命在市場的推廣下只表面地淪為市場的品牌。但是,市場早已蠶食使命了。

因此,甚麼是天國的堅持,甚麼是天真的想法,我不知道怎樣拿捏。我只知道,十字架,本身就是對市場的否定。「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林前一18)因此,教會需要有違反市場的勇氣。這是一種殉道精神:面向死亡的可能,卻仍然擁抱永不妥協的真理向前走。教會不可以忘記:早期教會是以昂貴的生命與血擴展出來的——這是市場不能取代的上帝國。

基督教,千萬別窮得只剩下市場。可悲的是,這樣的想法也可被詮釋成為「另一種市場」……

 

(歡迎轉載;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

高貴是教會不能用錢磨滅的本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