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會本當如此

2016/1/25 — 12:39

【文:袁天佑(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師)】

這幾天天氣寒冷,循道衛理教會香港堂的主任牧師潘玉娟牧師whatsapp問我:「開放禮拜堂給有需要的人士避寒,有何意見及提醒。」我相信這只是牧師的謙虛,她已有決定,只是擔心安排會欠周詳。

離開這禮拜堂主任的崗位已有半年,教會仍能本著基督的精神,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支援,這實在值得感恩。自雨傘運動後,遇到不少不同教會信徒問我:「當你決定開放堂所給雨傘人士,有沒有經過會議,或有沒有遇到反對的聲音?」回應社會需要多是瞬息之間,很難經過會議才作決定,但需要有貫徹的信仰立場和行動,而這立場和行動是需要經過時間去學習和建立的。

廣告

香港堂自一九九八年重建後,會友均盼望建立教會成為一所關心鄰舍的教會。除週三有午餐聚會,讓在灣仔區工作的人士可聆聽一些生活的講座,平常午膳時間,亦歡迎他們自拿飯盒在堂內吃和休息,堂內的洗手間也於日間開放,路過的人也可使用。

我於二○○三年八月到任。前一個月曾發生五十萬人遊行事件,我也在遊行行列之中,親身經歷炎熱的天氣,汗流浹背,缺水和需要方便地方,但街道上不易找到。二○○四年亦有數十萬人遊行,於是便與同工商量,開放副堂讓遊行者休息,也提供飲用水給他們。由於是政治事件,不一定每位會友都會認同,故一切費用都不用教會經費,只是由幾位熱心人士拿出來。

廣告

二○○九年發生人類豬流感事件,在禮拜堂對面的維景酒店有住客確診,於是要封閉酒店一星期,亦需要警員看守。警方盼望教會能借出地方,讓警員可作休息和指揮之用。當時亦有教友擔心,會否傳染,但我明白警員只是在酒店外看守,沒接觸病患者。只是一星期廿四小時開放,會影響一些團契活動及主日崇拜的舉行,但會友明白,作出短暫不便的安排,能服侍辛勞的警務人員也是應當的。

二○一三年,葵涌碼頭工人罷工,在中環長實大廈外集會。他們需要地方開會,請我借出地方。對於勞資糾紛,各有不同意見,借出地方會否表示支持勞方?但我向會眾解釋,假若李嘉誠先生需要地方,我也可借出,只是他有的地方比我們有的更大。亦有教友擔心,工人開會時吸煙和講粗口。要求他們不吸煙容易,但不講粗口實難控制。聽聞在會議中,有工人講了粗口,但在講完後,他便說:「耶穌,對不起。」不知他有否信耶穌,但他也明白要尊敬耶穌。

就是經歷了不少這些事情,我們學習了甚麼是服侍鄰舍。不分階級,信仰或政治立場,當他們有需要,我們便幫助他們。

雨傘運動期間,知道有些信徒怪責自己的教會,沒有開放教會,對政治事件絕口不談。我懇請大家不要這樣。其實教牧同工並不一定不願意,背後多是信眾,特別是長執們不願意。這與我們常常將信仰私有化,將教會用地也私有化有關。

我們常看教堂就是信眾們私有的產業。外借會帶來不便,例如弄髒地方,影響正常運作,政治事件更擔心教會分裂。但正如我們生活在世,我們都是寄居者,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上主所賜與的,我們只是管家。禮拜堂所雖然是該會信眾購置,但也是上主的。我們不單運用我們所擁有的為自己,也當為有需要的人。

因上主的愛,我們走在一起建立教會。教會的使命是要彰顯這愛,不單是言語,也要有行動;不單在禮拜堂外,也在禮拜堂內。

補充一句,盼望尊貴的特首和立法會議員不再指控有外國勢力干預。

 

寫於二○一六年一月廿四日嚴寒的主日。

 

【文章原刊於時代論壇,經作者同意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