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會辦學團體寡頭管理ㅤ有利於教育發展嗎?

2019/5/6 — 16:07

資料圖片,來源:Drew Beamer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Drew Beamer @Unsplash

筆者日前撰文質疑所屬教會辦學團體內一位恐怕是三頭六臂的「校監」擔任十二所學校「校監」和三所學校「校董」是否適當的安排,如今續寫有關問題其實涉及教會高層寡頭管理主義的壟斷心態。須知主辦學校教育並非完全是教會內部事務,因為學校教育屬公共服務,而且教會辦學所動用的所有津貼都來自公帑,屬社會資源,那麼,如果教會高層的寡頭管理主義有所偏離而間接影響教育專業的管理原則,實在不利香港教育的發展,有違教育當局授予辦學權的本意,也有負一眾教友和社會人士,特別是學生家長的殷切期望。

筆者對一所學校的「校監」這個職份一向有著極大的要求和期望。法理上校監是法團校董會的主席,名正言順是學校的合法代表,雖然現行制度上屬非受薪的義務性質,政府當局對該職份沒有教育專業認識和資歷方面的規定,明顯是制度上的「漏洞」,正正反映出政府當局對於教育服務機構的偏頗看法,只視之為一般商企營運的法團性質組織,並沒有因應學校提供社會服務的重要特性,以及並無重視教育專業管理原則而對學校法理負責人加以嚴格規範。一般非教育專業的社會人士如果只視「校監」這個職份為榮譽性質的頭銜而非有所承擔的責任,筆者絕對不敢苟同,只能表示極度遺憾。

筆者認為,其實所有辦學團體,尤其是教會背景的辦學團體,必須洞悉和理解一般人士對「校監」這個職份在認識上的「誤解」,以及政府當局在「校監」委任要求上的「漏洞」,因而在選任所屬學校「校監」時更必須審慎考慮候選人的教育專業背景,以確保身為「校監」的人有足夠識見和能力履行「監督、管理和指導」學校運作的責任。這是筆者所關注的選賢與能基本原則。況且,一般而言,學生家長對教會辦理的學校有著較高的期盼,那麼,筆者所屬的香港路德會到底有否以教育專業管理原則任命其屬下學校的「校監」呢?

廣告

香港路德會屬中型的辦學團體,轄下教育服務單位合共三十六個,包括中學六間、小學六間、特殊學校兩間、國際學校一間、幼稚園六間、幼兒園十間,以及持續進修教育部附屬的夜校五間。(註)最新一屆的「香港路德會屬下中學、小學及幼稚園 2019-2022 校董名單」顯示:三十六個教育服務單位的「校監」職位的其中二十二個落在教會最高管理層三個人的肩膀上,即執行部的會長、第一副會長和第二副會長,佔 61%。數據資料不會說謊話,近三分之二共二十二個教育服務單位的「校監」職位掌握在教會最高行政權力層的三個人手裡,說明了一個客觀事實:這是寡頭管理主義壟斷手段的體現。

筆者必須進一步問:從教育專業管理原則看,那三位教會高層人士是否在資歷上、經驗上、能力上,以至時間分配和精神健康方面足以擔當如此繁重的管理責任而勝任自如,應付得宜呢?這樣的過度集權形式管理從教會辦學的方向而言,是促進有效運作和健康發展嗎?況且,任何權力集中在個別或極少數人身上都有助長「攬權自重」的可能,或者釀成「專權獨斷」的危機,甚至產生「斂財瀆職」的異變,這是教會信眾、學生家長、以及關心香港教育的社會人士所樂見的嗎?

廣告

筆者當然明白任何團體(包括宗教團體)內部的管治權力,無論透過較平和協調程序或者激烈鬥爭手段得以分配,都是「必然之惡」(the necessary evil)的政治現實,但是,就筆者所見所聞所知,多年以來香港路德會辦學團體個別高層人士如此過分的長期操控管理意識實在有違一般正常行事原則,更遑論符合教育專業管理的高度要求,實在令人深感唏噓!

 

註:資料取自香港路德會文字部印製的《2019 香港路德會》日曆手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