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學的規訓及權力

2016/2/25 — 10:31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學校的場域,我們會設想為一個充滿預設意向性的社會化預備場所。然後,學生著的校服更是要壓抑一個人的個性,另外就是所謂制度架構中既有的權力不均關係。本身的意各可能是教師作為一個知識傳承者,他當然的尊重其實是實現對學術精神的尊重。但是,在實際上,一個考試/定量的處理程序把對學生的角色期望扭曲。學生的"社會期望「就是一種」不隨意發言或走動、要專心聽課、作業按時繳交、對師長畢恭畢敬不得忤逆。

學校的社教功能反映在課室的互動之中,一種對老師/主任/校長/對學校掌有資源及知識規典的人/政府的意識形態──權力的傾斜,是既定制度系統運行的配合,達到在班級中進行社教化再製,對權威習慣式的服從。那就是種教師領導力度大,而引致學生自主程度相對少的狀態。因此,效率主義式的威權才是學生不能探索個性,不停服從或遷就社會期望的博弈過程。

Michal W. Apple 在 Ideology and Curriculum (1977)中,提到美國在 70 年代的幼稚園中,他觀察到學生在幼稚園中的生活,有版導入工作世界的面向,課程內容,在教育的功能上是次要的,反之,在老師與學生的互動中,因為學生沒又有能力影響日常的活動,順從比聰明面對 課程內容更受老師重視,而且老師期許學生在過程中適應未來工作的場合,例如教導他們忍受不舒適的環境。又例如老師認為工作活動必須是強迫性的,需要更多練習,遵守指示,掛除個人的選擇。甚至強調遵守指示,把東西掛列得當,個人順從的特質是升上小學的必要條件。

廣告

而事實上香港的教育,由小就開始要習成一個有紀律的狀況,而且是因為要使學生更容易投入到工作的處境。事實上,我並不想對此作出價值判斷。因為「紀律」,有時在管理班房的秩序是需要的,正如 David Fontana 在對課堂控制的探討所說 : 「我用控制一詞,指的不過是能讓組織嚴密,卓有成效地運作起來的過程而矣。這樣的課堂上,每個學生都能獲得相應的機會,培養自身各方面的能力;而教師能夠完滿地起到促進學習的作用;飛子們還應當學到饒有趣味的方法,這樣他們就能自我監督,指導自己的行為了。」

之後他再說:「在這樣的課堂之中,孩子們才能受到引導,學會如何承擔自身行為的責任,怎樣經過集思廣益參與民主決議。乍聽之下,這樣的安排似覺荒謬,但其實不然。教師對課堂的控制越嚴厲,則讓孩子們設身處地於課室的日常管理,以及激發學習活動,維持該活動運行的機率越高。課堂控制的目的並非要把教師的個人權威和地位施加於學生身上,而是為老師未來工作中逐漸不必如此操蹤課堂奠定基礎。」(David Fontana,2000)

廣告

在這裡,很容易聯想到政治哲學的概念,尢其是亞理士多德的目的論政治哲學。簡單說就是 : 政治的實現是為了塑造公民的美德,更進一步說,就是實現具有美德的人。當社群主義者,或是公民共和主義 (civic republicanism) 者 Michael J . Sandel,以目的論解釋社群主義在公立學校的立場,就說 : 「政府必須在公民心中養成關切社群,奉獻共善的精神......傳統上,公立學校是個公德教育的場所。有好幾個世代,軍隊是另一個。我指的,不是把公德當作上課內容,而是指實踐上不刻意的那種公德教育,讓不同貧富,宗教背景,族裔社群的年輕人共聚一堂的共同機制。如今,公立學校的教育品質已經岌岌可危。」(Michael J . Sandel,2008)

對此,我覺得有討論的空間,是否可以在一個探討正義為次要,公善為首要考慮的學校,可以使每個人有足夠空間表現其獨特性。而「養成關切社群,奉獻共善的精神」始終是一個抽象的概念,要養成如何的情度,要如果理解公民本身。我恐怕不能在此文作太多的討論。

回顧 David Fontana,他指出有數個因素會引致行為之差別,包括年齡、能力水平、性別、社會經濟背景、文化此五個。抱歉我們不再作深入討論,但是我想給數個文本予大家,作為參照系統,作為思考,深究和討論之用。

究竟甚麼是「乖巧」?我在獨立媒體寫過一篇文章,<<「乖巧」,公共人,和社會學角度的批判初探>>,有引用自台灣立報洪致翔的講法 :

「然則何謂「乖巧」?上課不隨意發言或走動、要專心聽課、作業按時繳交、對師長畢恭畢敬不得忤逆……看似是為了維護「秩序」,更重要意義卻在於:學生的一切行為都要遵循老師或家長的主觀意志。意即任何施加於學生身上的決定與限制,都是無需討論、不證自明的!試問,這與封建時代唯天子之命是從有何分別?本質上,「乖巧」與「服從」等字眼,正是威權專制的意識形態展現,扼殺了民主的萌芽。在學校裡,老師教著重複而有限的知識,因為重複所以熟練,因為有限所以成為權威;我們也不諱言,正因為老師的熟練和權威,多數的學生惰於、畏於、免於思考。究竟我們所成就的是什麼樣的隊伍呢?是缺乏創造能力,也無法自主思考,無法開創自己的未來的一群!但是我們很難看清楚這一點,因為乖巧聽話是最色彩絢麗的包裝紙,也莫怪乎師長們只要聽到「乖巧」二字,就會同時發出會心的一笑。」

-----洪致翔,台灣立報,2010-7-0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