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局對教育服務規劃失職

2019/5/20 — 15:26

小學校舍(資料圖片)

小學校舍(資料圖片)

【文:熊明德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早前見到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視成功爭取延長「三保」政策為其「政績」,心中不禁寒了一下。但回心一想,代表業界的立法會議員、香港最大的教育界工會對於教育服務規劃也沒有辦法提出政策倡議,難怪教育局作決策、規劃的官員,至今仍可以安然無視問題的存在。

「三保」政策源於超額教師

廣告

「三保」是指「保實力、保學校、保教師」,是為了應對新高中學制實施以後,教師人手「過剩」的情況,因此推出了是項措施,減低對業界及學生的震盪。根據現行的《資助則例》,教師人數與每班學生的比例有一定的要求(業界一般稱之為「班師比」)。業界的不同組織,在不同場合之下,都有要求過教育局全面檢討「班師比」,但教育局一直都置若罔聞,態度極為冷淡。但事實是,教育事業並非由私營機構投入,只是各大辦學團體在得到政府資助後辦學,資源的生殺大權賬面也許在於辦學團體,但教育界的總體資源調撥則在於教育局,即使是有收學費的直資學校,政府也同樣有提供資助。因此,教育局作為政府面對教育範圍的政策局及執行部門,對教育服務有無可推諉的責任。

但回歸以後,教育局的主事官員都喜以「資源增值」、「家長選擇」為由,亂以「新公共管理」(New Public Management)來「鼓勵競爭」,加上學生人數下跌,結果出現了一波縮班、殺校潮,引致教育界人心惶惶,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催生出「三保」政策。

廣告

可惜,學生人數下降期間,教育局完全沒有推出任何長遠政策,來應對因生育率下降而帶來的學生人數不穩。推出的,也只是有如「三保」一類的短期措施,沒有遠見、更沒有規劃。更勿論以此機會,來透過調整人手編制,來處理存在已久的同工不同酬(直至去年才推出教席全面學位化的措施)、推高師生比例以應對今天社會環境對學生帶來的成長挑戰等等。主事官員缺乏對前線情況的認識、缺乏教育政策的視野和認識,都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教育界重生在於重整教育局

受惠於出生率上升,帶動小學以及未來中學入學人數上升,教育局把部份本來陷於「被殺邊緣」的小學重生「復活」,但這段時間快將完結。過去數年,不斷有教育政策倡議組織要求教育局公開交代如下應對學生人數大跌的「收生懸崖」,但至今仍未見教育局認真回應。

「三保」措施再次延長,過去應對各種轉變只以額外「津貼」的形式處理,就正正反映了今天的政府不願意對政策作長期的規劃及承擔。即使應對學童自殺問題而推出的額外津貼,都只是供學校聘請校外機構或人員,到校提供服務,而非真真正正回應學生的最迫切需要。

公開試課時不足、考評局對公開試評卷準則每年皆變、課程過於緊迫、缺乏對學生的關顧、老師行政工作過多等等,即使是不同政見的教育政策關注團體和工會、組織,都基本異口同聲。但教育局官員面對教育工作者的態度,就一如政府及醫管局應對前級醫護人手壓力爆煲一樣,都只是呼籲「捱義氣」、無忘初衷,完全忽視前線人員應對的景況和壓力,最多只以小恩小惠來回應。教育局若不大幅整頓,將無法改善香港的教育服務規劃。

教育局必須展示決心,好好善用政府的人口推算,來規劃香港未來的教育服務。先談學校及教師人數,是時候調低門檻,讓學校可以在更少學生的情況下,仍能維持適當的課程組合及選擇,並且讓老師有更多空間,來真正體察並支援有需要的學生。這樣的規劃,對於整體教育事業而言,才可以展示到教育不光是有意義的事業,也是一個可以提供穩定的職業,吸引有志者入行並留下來。學校的課程亦應該真正多元,而非再以文憑試作為單一量度學校及學生成績的標準。

若教育局不能撥亂反正,家長、學生、老師跳船潮持續,對整個香港的教育生態毫無好處。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