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局推莊卸責 — 意圖諉過教育界拒絕公開教師註冊名單

2015/8/12 — 10:52

社會大眾,尤其是家長,必須全面了解此事的始末原由,以及教育界對這個問題的完整觀點,不要被教育局誤導,轉移問題的核心和影響。 ( 資料圖片 )

社會大眾,尤其是家長,必須全面了解此事的始末原由,以及教育界對這個問題的完整觀點,不要被教育局誤導,轉移問題的核心和影響。 ( 資料圖片 )

前言

今年三月申訴專員公署發表名為《主動調查報告 — 教育局拒絕提供教師註冊資料的問題》的報告書, 隨後教育局於七月頒布〈公開教師註冊資料諮詢文件〉,展開諮詢活動。 事緣早前有個別家長揭發學校在被蒙騙情況下聘任有刑事犯罪記錄的教師,觸發關注教師專業資歷的註冊和公開資料問題。 其後申訴專員公署收到一學生家長組織有關教育局拒絕提供註冊教師名單的投訴,決定主動調查,因而引起業界連串的躁動和迴響。

廣告

事情發展至今,筆者必須在九月初諮詢期結束之前有言在先:教育局面對這方面的質詢,一直以官僚態度自保,只求解決當前問題,在現行制度框架下兜轉,藉著教育界的一般反應,意圖把拒絕公開教師註冊名單的意見歸納為教育界的回應,現實上是「揚湯止沸」的治標,不肯「釜底抽薪」的治本,更有陷教育界於不義的「借刀殺人」之嫌。

從專業角度看資歷資料的透明度     

廣告

私人執業醫生在診所內懸掛其醫學畢業證書副本,是將其專業資歷向病人清晰公告,以顯示其專業服務能力,在專業上來說,是一種承擔、自信和道德操守的表現。 簡明而言,其他得到公眾普遍認受的專業人士,例如社工、建築師和會計師,都會按照其相關註冊條例提供姓名、認許資歷和取得資歷的年份等資料。 這可說是最起碼的自我肯定和回應社會要求的專業態度,增加其專業資歷的透明度,方便公眾人士監察,在現代社會已被認為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慣常做法。 因此,雖然教師服務的形態和操作情況與其他專業人士不盡相同,但是原則上而言,教育工作者既自視為專業人士,應該沒有理由抗拒其專業資歷公諸於社會大眾的認識和參閱。 而且,學生家長讓其子女在學校接受教育服務,理所當然有對該校老師資歷認識和質素保證的知情權,這項基本知情權的要求是所有專業人士必須予以尊重和認真適當處理。

從現行制度看公開資歷資料的困局

不過,教育局從現行法例層面多次解說公開教師註冊資料的難處,包括:《教育條例》並無如此授權;《教師註冊申請須知》並無規定向公眾披露註冊資料,這都是從保障教師個人資料的私隱角度著眼,無可厚非。 教育局並表示如果修訂有關條例以符合《私隱條例》,必須從新入職註冊的老師開始,估計需時四十年才建立起完整無缺的教師註冊名單,也似乎言之成理。 教育局亦一再表示現行的教師註冊監察機制可行有效:學校可向教育局核查應聘教師的註冊資料;應聘教師須向學校提供「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資料等等。  因此,在現行法例制肘的情況下,教育局恐怕引起法律訴訟的憂慮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算透過徵詢所有教師個人意願才公開教師註冊資料,這份教師註冊名單也將會是不完整而欠全面的,對公眾的監察和回應家長的關注實在於事無補。 在同樣法例限制的前提下,一般教師對於貿然公開註冊資料的做法有所保留,也是可以理解的。

教育局一直越俎代庖干預教師專業自主

可是追本溯源,教育局一直以來都是以行政原則和手段包攬了教師註冊登記、儲存和核查等事務,與學校共同「把關」,以確保任職教師的資歷合乎專業要求。 可是,醫生和社工的註冊卻是分別由醫務委員會和社工註冊局等專業團體處理。 因此,從教育專業原則看,這是政府行政部門越俎代庖僭奪了教育界專業團體的應有地位和職能。 如今教育局面對公眾和申訴專員公署的壓力,又受制於現行法例,恐怕深感過去「做莊家」之難,乘「推莊卸責」之便,趁機利用辦學團體、校長和教師當前對此事的擔憂顧慮,試圖把抗拒公開教師註冊名單的意見最終諉過於教育界。  其實,教育局可以,也必須認真的,從正本清源的方向回到發展教學專業議會 (General Teaching Council) 的正途徹底解決問題。 

以廣泛代表性的教師為主體的教學專業議會,是現代公民社會中重要的專業組織,正如律師公會、大律師公會和醫務委員會一樣,以專業自主特性,凝聚業界能量,長遠發展專業資歷,執行業內道德操守紀律,以及改善服務質素和提升專業地位等。 查實成立香港教學專業議會之議早於董建華主政年代已撥款計劃逐步進行,而教師專業培訓和處理專業資歷正是該議會的其中重要職能。可惜當局一直拖誤推延,近年更避而不談,刻意任其夭折告終。  歸根究柢,教育專業的事應該由教育專業人士透過教學專業議會自行承擔和處理,公開教師註冊名單一事理當如此。

結語

筆者深恐官腔十足而不思進取的教育局捨正途而偏行小路。  教育局當然樂於聽到有關教育界辦學團體、學校代表、教育組織和教師對於現階段公開教師註冊資料所表達的憂慮和不安,照單全收,總結出教育界抗拒態度的意見,借力卸力,從而引證只須小修略補現行機制,著意隱瞞核心問題,不肯正視教師專業的發展,把落實教學專業議會一事擱置。     

社會大眾,尤其是家長,必須全面了解此事的始末原由,以及教育界對這個問題的完整觀點,不要被教育局誤導,轉移問題的核心和影響。 老師方面更應保持客觀和理智態度,在平衡公眾知情權的考慮,以及反對斷然公開教師註冊名單的同時,更要合力同心,發聲促請,以至用行動逼使政府當局重新啟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的嚴正訴求。 這絕對不是補塞法例漏洞的臨時措施,卻是撥亂反正,讓教育專業的權力回歸到教師自主手中長遠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