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是一種溫柔的傳承

2015/12/26 — 16:40

也許,種下的總會慢慢發芽。而當中,沒有轟轟烈烈的過程,一切也是慢慢地一點一滴留下的。 ( 資料圖片 )

也許,種下的總會慢慢發芽。而當中,沒有轟轟烈烈的過程,一切也是慢慢地一點一滴留下的。 ( 資料圖片 )

【文:潘詠詩】

早前帶著學生去探訪基層街坊,再次走進板間房,仍然難以釋懷。那五十呎的空間,沒有窗,除了一張床,就只能放一些雜物。有幾個學生擠了進去和伯伯傾計,我就在走廊數著這兒到底「劏」了多少間板間房。單位內共有七間板間房,沒有煮食、洗衫晾衫的空間,廁所的衛生狀況也欠佳。我一直想像,在這樣的空間內生活,一個人的鬥志會怎樣被磨蝕?

廣告

又或者,原本這個人就彷彿不存在。所以,在我們的日常視線當中,他或她都是遙遠而陌生的。

每次想再舉辦類似的活動時,我總會問自己:這一切值得嗎?我真的仍然相信教育的價值嗎?上通識課時,明明學生對貧窮的朋友就有這麼多質疑。學生們大多在較富裕的環境長大,直覺上認為貧窮是源於懶惰,不願意找工作,刻意呃綜緩。

廣告

當我和他們分享某些接觸基層朋友經驗時,連我這種角色他們也稱為「道德L」。我擔心的是,如果帶他們去探訪,當中只剩下獵奇,不能真正改變他們對基層、弱勢的看法,我怕的是在弱勢身上挖出更多的傷疤,造成更大的傷害。於是,即使是和學生一起,我問問題時也一樣戰戰兢兢,搞活動也是一樣。

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幫手帶隊的舊生告訴我,他進了大學之後,帶了同學去深水埗參與平等分享。還在中學的時候,他和我一起在元朗參與平等分享,沒想過離開學校後仍然會延續。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在我心內激起很多漣漪。

也許,種下的總會慢慢發芽。而當中,沒有轟轟烈烈的過程,一切也是慢慢地一點一滴留下的。幾年前,我經過橋底,而在幾年後,我的學生也帶著其他人走到橋底。那就是我微小的願望,也是未來的挑戰。如果我們都不再是一個人活著,而是一起生活,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怎樣的群體?

我希望能夠帶給學生的,就是最基本超越自己日常生活的界限,嘗試代入別人的處境的經驗。而在這過程當中,我更期望自己不會把「無知」、「港豬」、「道德L」等標籤隨意放在別人身上,而是嘗試了解對方,一起建立新的認知和想像。這幾年走來,我相信沒有徒勞無功的經歷,那些一起走過的歲月總會為我們累積什麼。

 

作者簡介:中文大學教育碩士,現職通識科老師,喜歡閱讀喜歡和學生談天說地,相信在黑暗時代當中更要在教育守住每一個缺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