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界有一撮只識簽名致詞頒獎和只管人事晉升的人,叫做「校監」!

2019/3/13 — 13:11

資料圖片,來源:SplitShire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SplitShire @Pexels

首先有必要稍作釋題,以免讀者誤會。筆者所說的「校監」是香港教育體制內的資助中小學的「校監」,而筆者刻意加上引號,當然並非一竹篙打一船人,如果有人「對號入座」只不過是庸人自擾。至於「校監」兩字到底涵蓋全港多小個資助中小學校監,筆者手頭上並無具體資料,也不好說,就留給各學校的老師自行評斷和計算好了。

在教育界中以至一般社會人士心目中,校監是一所學校的最高負責人和領導人,事實上校監的確是學校的唯一合法代言人,權力大而地位高。可是嚴格來說,校監卻並不一定是甚麼資格的專業人士,也不必有甚麼專長和特殊技能,或者必須經過入職培訓(即教育界所說的「持證上崗」),因為教育局對校監一職並無甚麼相關學歷,以及學校管理或教學經驗的要求,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擔當。有關校監的職能,教育局列舉出四項(註),包括:(1) 主持法團校董會會議;(2) 負責書面通知常任秘書長有關校董、校長及教員的停任;教員的聘任;校舍租賃的變更詳情及有關法律程序文件;(3) 簽署帳目表;(4) 執行法團校董會章程內所規定的職能。那麼,說句笑話,只要有一張嘴和一隻手的人都可以擔任校監一職,因為簡單而言可以開口說話主持會議,又能夠執筆寫信簽名便勝任。

此外,校監一職並非經過招聘程序而公開選賢任能,因為按例校監應該由法團校董會「推選」出來。但是一般來說,辦學團體擁有法團校董會的多數席位,校監大多是由辦學團體直接或間接委任,所謂「推選」只不過徒具形式。因此,具宗教背景的辦學團體屬下學校的校監大多是牧師、神父、修女、僧侶和道長等神職人員,而以個別宗親會、慈善組織和社會服務團體為背景的辦學團體,轄下學校的校監每多是社會上或所屬商企領域的有頭有面人物。這是香港教育界的常態,也可說是特色。總的來說,校監必然是與辦學團體關係密切或者得到辦學團所信任的人,而官式的冠冕堂皇說法,校監必然認識和認同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擔負推動和落實辦學團體的教育使命和目標。

廣告

筆者曾任職副校長和校長,以及參與教師工會工作逾二十五年,退休後擔任過所屬辦學團體的一所小學校監多年,相信對校監的情況略有話語權。筆者可以毫不客氣的指出,只懂得簽名、致詞和頒獎的扮演禮儀主持角色,以及只是專注掌握人事晉升權力的「校監」大有人在。概括分析一下,正職俗務纏身而不能兼顧校政的「校監」有之,一心一意掌握人事安插大權而無心無意管治學校的「校監」有之,只想掛個美名沾上榮譽而甚或根本不知教育為何物的「校監」有之……無論怎樣,這些「校監」有意無意把學校的實際領導權力完全放在校長手裡,甘於「大權旁落」,間接縱容校長的權力不斷膨脹,造成個別校長的霸道專橫局面,「校監」豈可脫身卸責!?

有人認為校監只是業餘的兼職性質,義務承擔責任已十分難得,因此未能有較多時間跟進校政,以至無能為力,倚仗校長全權處理校務,也是「非不得已」和「情有可原」云云。筆者對此卻絕不苟同,因為校監是學校舉足輕重的人,豈能輕易對校政放軟手腳的輕言置身事外!?俗語有云:「食得鹹魚抵得渴」和「有咁大個頭戴咁大頂帽」,既然享用了校監一職的榮譽或相關的邊際好處,那麼便必須克盡厥職,對學生、家長、老師和辦學團體盡應有之義,履行實際責任。筆者以為,那些「校監」如自忖不能有所承擔,便必須放棄戀棧權位的欲望,體面的下野讓賢與能好了。

廣告

更有甚者,就筆者所屬辦學團體來說,校監一職是位高權重的人所「分贓犒賞」的獎項實物,教育事務已淪為辦學團體內權爭得勢的籌碼,有「公器私用」之嫌,令香港教育界蒙羞,實在教人深感憤慨!

 

註:參閱教育局網頁「校本管理」項下「法團校董會學校專區」資料及教育局印發《校董手冊》(2006)第 5 頁 2.2.1 項 (d) 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