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目標打破貧富不均 要求大學收生標準透明化

2018/9/3 — 19:31


科技大學、中文大學及香港大學校園。


科技大學、中文大學及香港大學校園。

【文:梁翊婷(民主黨觀塘區社區主任)】

教育的本質是打破貧富不均格局,不論出身,讓有能者往上流。香港的高等學府卻反其道而行,收生比率向非就讀本地課程的學生傾斜,間接令富有家庭學生獲得更大優勢。

現時進入香港本地大學的方法有兩種,第一種是經聯招(JUPAS),第二種是經非聯招,香港大部份適齡學生經第一種方法入讀大學。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在 2013 年明言,將聯招生取錄學額定為至少 75%,以協助基層學生向上流。然而,剛過去的八月初聯招放榜,港大醫科經聯招收生的比率只有 49%,即港大取錄的醫科生一半以上來經外國回流或就讀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IB)的學生。

廣告

IB 課程只有部份國際學校和直資中學開辦,三年課程學費(中四至中六)由 $25 萬元起跳,最高達 $60 萬元,以香港 2018 年家庭收入中位數 $2.76 萬元計,香港家庭需拿出一年總收入作為 IB 學費,一般人難以負擔。因此經非聯招入讀香港醫學系的學生,多數來自較富裕家庭。

除港大醫學系外,上兩個年度(2016-17 及 2017-18 年)亦分別有 7 個及 5 個學系取錄非聯招學歷本地學生比率高逾三成,多數分佈於最熱門及受歡迎的學系,如法律、工商管理、建築系等等。而且,各大學經 IB 取錄的學生亦逐年攀升,由 2013-14 年度的 401 個學生,升至 2017-18 年度的 537 個學生,4 年升幅近35%。

廣告

大學「擇優而錄」固然是理所當然。無論聯招或非聯招,只要是學術精英,自然有能者居之。

但問題一,能經聯招入讀醫學系的學生已屬超級尖子,何以聯招取錄比例不合理地低?大學在 IB 尖子和聯招尖子中,如何作出選擇?

問題二,昂貴的國際和直資學校擁有更多辦學資源,而且學生多來自較富有家庭,較易取得理想學術成績是正常的事。但出路良好的受歡迎的學科中,非聯招本地生取錄人數偏高,必然影響官津學校學生的入讀機會,不利中下階層學生向上流,加劇社會不公。大學如何平衡「擇優而錄」及「社會公平」兩項原則?

為釋除公眾疑慮,筆者認為各大學應將非聯招收生標準透明化,公開非本地考試與文憑試分數的換算方式,以劃一標準收生,令高等教育門檻更明確公平。

甚至,如果社會認同 IB 課程比起本地 DSE 課程更好,政府或可考慮效法日本,在公營學校引進 IB 課程,使家庭環境一般者亦能就讀國際課程,打破部分直資和國際學校的壟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