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矛盾論

2015/12/5 — 12:3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無崖】

張五常問到,為何香港教育經費激增,但效果反而愈差?

張五常坦白承認自己唔係教專家,值得敬佩,所以答下佢啦。

廣告

事實上,教育經費多等於質素好,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教育粗分的有「教學」「行政管理」兩大範疇。而二者是先天地矛盾對立的。

因為「行政管理」要求的,是統一而精細的分工,管理者最好做到校內各種情況都在有條不紊的程序下完成,而且制度要實行多年而不用變改。相反「教學」要求的,卻是必須容忍及接受差異,而差異不止於學習,甚至校規執行,對學生期望也應該有差異。這是職能要求的矛盾。

廣告

另一方面,管理者需有深厚的上位行政經驗,即是說,他需要在高位打滾多年,换句話說,得到行政經驗的代價,往往是前線而貼地的學生相處經驗,因此一位好的管理者,往往不是好的教育者。這是二者出身的矛盾。

要解決矛盾有數個方法:

1. 找出合作的共識,消解矛盾
2. 一方諒解容忍對方,減少矛盾
3. 直接discredit 一方,令二者實力拉遠,並令對方沒番身的機會,那就再沒有矛盾。

如果以教育界來看,明顯地1. 只是幻想世界才會出現,畢竟二者的矛盾是先天的。2. 則更難,因為諒解容忍是個人選擇,而且雙方也沒有必須諒解對方的理由。

因此3. 是最可行的,也是政府處理矛盾的最常見手法。

留心,「調解社會矛盾」是政府的責任,而且在社會上人人都係持分者,所以政府打壓一方,即係否定對方係持分者的事實。

可是,教育的功能,最終目的並不是用來解決行政及教學的矛盾。因此在政府手上很dirty的工作,到學校去做,其實就沒有道德上錯誤。

既然discredit一方係必要,那行政及教學,應該discredit邊方面先可以確保教育質素?當然是前者。只要不斷弱化管理層的權力及角度,就可以減少二者矛盾,令真正的教學可以落實進行,由於管理層弱化,行政干預教學難以實現。以前教育正是這樣運作。其中的關鍵就是因為常額制。常額制中,教師的去留唔到管理層話事。在常額制下,下屬有權違抗校長無理的行政命令,而校長又難以罷免佢地。因此那一代有唔少非常教師用非常手段教好非常的學生。

回到張五常的問題,政府是加了資源,但如果細看,其實有關經費大都是落在管理及行政上,對教學的資源卻幾乎沒有增加。即是說,政府擺資源落管理,其實是強化管理層,令二者勢力更為平均,是故矛盾只會更激烈。因此政府擺落教育的錢,等於是買白粉去醫感冒,錢放愈多效果愈差。

 

作者簡介:80後中文教師,深信學科無界限,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