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 第五年 ● Panopticon

2015/10/8 — 15:05

秩序、學習、自主的交纏。自己素來是不補課主義者,卻又遭學生指「都係你啦唔幫我哋補課,你補課我咪會讀書囉」,嚇親。 ( 資料圖片 )

秩序、學習、自主的交纏。自己素來是不補課主義者,卻又遭學生指「都係你啦唔幫我哋補課,你補課我咪會讀書囉」,嚇親。 ( 資料圖片 )

【文:田方澤】

作為教師的第五年,今年開始做很多「很班主任」的工作:寫班規啦、寫目標啦、提點學生讀書啦,做很多「行」到自己也不太能理解的事,學生也當場「噓」了起來。但,偶爾想起過去幾年的感受和挫折,又覺得雖然很無聊,卻又很值得做。

「佢哋自己都唔緊張點解我要幫佢緊張」,新入行時總相信給予自由,或,總相信學生的主體性和主動性。當然,現實的教育制度是痛苦的,但在建立自我或尋求目標上,總一廂情願地相信他們的積極。整個反對權威、希望將班級「民主化」、「自決」的理念,卻又導致奇奇怪怪的後果。

廣告

比如,寛鬆處理規矩,會出現混亂的秩序。讓學生自決,會出現終極頹廢的場面。但假如「強制」才能得到「繁榮」,但「民主」而「頹廢」又是否能接受?從教育的角度反思,卻又似乎需要逼迫、需要創造機會嘗試、積極和合群,然後內化。

古裡古怪的想法,三年受學校高層的一點點壓力,卻最終在公開試帶來覆滅。

廣告

自己素來不是很著緊學生成績,但每一年公開試都有一點想法在蘊釀。比如,學生的成績和責任是他們自己的;但老師是否有責任,在擔心學生「唔識諗」時,盡力「chur」佢,而使其得到合理和穩妥的成績?這是對其生命的負責、也是對家長託管的負責。

 然後,卻又似乎忽視了學生的主體性。已經十幾歲,在古代已經成年可以擔起家,但現在卻總由一個大人或權威的角度去判斷「識唔識諗」。而如何去考量在「思考下選擇放棄」和「唔識諗」之間哪一種?

而自己學生的整體成績滑鐵爐,或部分本是精英學生卻同成庸材,是否自己管教不妥當的責任?論權威、論管教、論尊重學生的意見和主體性,線要劃在哪裡?

秩序、學習、自主的交纏。自己素來是不補課主義者,卻又遭學生指「都係你啦唔幫我哋補課,你補課我咪會讀書囉」,嚇親。

難聽點說,是「民主需要理性的選民」,而不是放任自我中心的青少年嗎?那麼,學校作為與監獄同等的規訓機構,又是否需要少考慮青年意見而規訓管教呢?校園民主的界線要劃在哪兒?

去年在教院上課時,老師說教育就是一場又一場的目送。初時很是感觸。但漸漸我又覺得,不只是目送,而是生命的交纏。在生命的那一個時間點,相遇、影響、然後分離。中間的過程,是擦身而過,抑或轟轟烈烈的互相觸動?

胡思亂想。本來寫想篇感動文的(如末段),最終只能凌亂地拋出一些問題。

 

作者簡介:通識科教師,中文大學教育碩士生。相信教育在培養批判視野和生命的交流。思考逃出「只有考試」的困局。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