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地商場的陰影

2015/5/16 — 18:57

今天在荃灣大自然素食用餐,心中不禁掠過一絲陰影 — 它坐落的正是新地的商場,甚麼時候會輪到它被迫遷或被迫花費巨資裝修,繼而選擇結業?你的租約還有多長時間?我幾乎想找個店員問問,很擔心它步上元朗大力齋廚不幸的後塵。

上六樓看看,稻香已經結業,又或者應說是改裝,六月末會改稱「稻坊」。我赫然想起元朗廣場的潮館,早前也是明明仍然新淨卻走去裝修,我就感到奇怪,怎麼稻香要如此浪費。現在細心一想,才發現稻香可能也是身不由己。畢竟印象中,稻香並不是一家熱衷不停裝修旗下酒樓的公司,它深受愛戴的必殺技是一蚊雞,而非新裝修。

廣告

它可以怨自己選錯業主嗎?一街之隔的荃灣好彩海鮮酒家,租的是舊樓,它就很久沒有裝修,沒有一個喜歡騷擾它的業主。我問茶客,荃灣除了好彩,還有哪家酒樓比較好?他們說沒有了。難道去荃灣廣場的潮江春?那裡的盅頭飯30元一盅,這裡才17元,而荃灣廣場的稻香又結業了,我也是聽了他們說,才走上荃廣六樓看看。

可是好彩其實亦不能逃脫新地魔爪。去年裝修最新最漂亮的一家好彩 —  元朗好彩,又不獲新元朗中心續約,倘大一間酒樓(可擺68圍的旗艦店)的裝修和風火水電又全泡湯了。早前蓮花新派素食料理的老闆關姑娘說,如要擺酒,元朗好彩的場地很不錯啊。我說它的確也是首屈一指,可是去年已結業啦,我還說那樣拆了,多不環保。她也明白,說地產商從來就不會考慮這些。

廣告

荃廣其實近日也有不少改動,早前中原電器和蘇寧電器的舖位對調,於是兩間都要裝修。中華書局由四樓搬去五樓,書店也許本身已是利潤微薄,但仍要受此無妄之災。我以為空出的舖位是為了吸引人流更廣的店舖,但原來只是換來一間似乎更為夕陽的CD Warehouse。

有見這些不停遷移店舖之策,我才醒覺元朗三聯早前租用大馬路舖位,實在比等待Yoho Midtown商場開幕更為明智。當初我就想,何不等Yoho Mall開幕,地利更佳?但誰知道開店之後,裝修可以用多久呢?看看新世紀廣場和apm的三聯均沒有好下場,相反荃灣富華中心的三聯就安泰得多,前車不是很可鑑嗎?而新城市廣場的商務也曾像孟母三遷,其他商務會這樣搬來搬去的嗎?你以為搬走商務可能是要迎入不凡商戶,但原來不過是開一間平平無奇的GAP而已。六樓的豐澤和蘇寧也是要無端調舖,玩的就像方塊移位遊戲。七樓的滿記又要無故裝修,由深色改為淺色,也許未來又要被命令改回深色,我不敢想像原本的那些深色桌椅,現在花落何方。但為滿足其The Town is Ever New的口號,它又怎能不去不斷向租戶開刀呢?那已成為事先張揚的陽謀。

新地商場手下的亡魂已是不知幾凡,最新的一批租客將是屬於Yoho Mall的,它們會否血本無歸?會否經營兩三年後又被要求換舖或重新裝修?它們租用前最好參考業主往史,心裡有所準備。亦難怪新地表示引入的都是高級食肆 —  不收你昂貴的一餐,根本無法應付這個業主的無盡苛索。12年前Yoho Town入伙,新地早就宣傳會有一個大型商場,沒想到一等就是12年歲月,然而他們最後可能也是白等了,它也許未如預期般有用。

這些視租戶如棋子般調個不停的遊戲,反映業主已走火入魔。除了製造如山的建築廢料,並令大量租戶艱苦經營之外,更重要是那根本不符合顧客的利益。是的,你要求不舊的酒樓也裝修,又或要求店舖調位,顧客的確會有點新鮮感。可是羊毛出自羊身上,如果食客要為這些裝修或店舖調位而每碟小菜每籠點心多付十元八塊,相信他們都寧願不要。大集團還比較能承受,因為他們看的是大數,新地成本高就由其他店舖「連坐」分擔,由全港食客為新地進貢,只有孤店的中小企就艱難得多。然而新裝修不久就麻木了,而如果原本的空間已是最為善用或耐看,重新裝修隨時還會新不如昔。這種租戶輸、顧客輸、環境輸、業主又不見有得益的做法,實在是天大的造孽。

翠華就精明得多,它沒有一間店位於新地的商場。大埔翠華是其中一間裝修最漂亮的分店,正因它並非落戶新地物業大埔超過城,而寧選被其團團包圍的大埔廣場,否則它也不會放膽豪裝。為了兩年一裝條款,可能只好因陋就簡。暑假開的元朗新店亦是落戶舊樓,避開新地的新商場,Yoho Town住客只好細味Yoho Mall的美好安排。

也許其他商戶也可向翠華學習。當稻香等已吃過多次教訓,下次是否應該優先不要租用新地商場?租戶甚至能夠團結一致,對抗地霸,例如中小企的商會是否也應做一點統計,看看哪家地產商最為刻薄,最令租戶提心吊膽,並製成清單給商戶考慮不要租用,兼發動輿論戰聲討離譜個案?有人說我早前談的大力齋廚一事並不新鮮,這些惡行由來已久,但新鮮之處在於發生了卻沒有人寫,如果商戶能夠齊心團結,挺身而出,也許就不至於演變成今天這場任由魚肉的不平等關係。

曾有人說一家最成功的企業,是能夠贏得社會的尊敬。但很可惜新地的事例,證明了它不過是贏盡全城的鄙視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