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好撒馬利亞人故事

2016/1/13 — 20:0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卻落入了強盜手中。他們剝掉他的衣服,把他打個半死,丟下他,走了。 

剛巧有一個祭司從那條路下去,看見他,就從另一邊走開,站在一旁。 同樣,有一個利未人也經過那裏;他走近,看見了,也從另一邊走開,站在祭司身旁。

可是有一個撒馬利亞人路過,來到那人身邊,看見他就動了憐憫的心, 上前把油和酒倒在他的傷口,包紮好,然後把他扶上自己的牲口,準備帶到旅店裏照顧他。 

廣告

這個被強盜打得半死的人雖然重傷,但仍然掙扎地對撒馬利亞人說了一句「多謝!多謝!」

之前沒有伸出援手的祭司和利未人卻對著這個被強盜打得半死的人高喊:「你知道幫你的這個是什麼人嗎?他是一個放棄我們種族純正,也不在我們的耶路撒冷聖殿敬拜的雜種撒馬利亞人呀!我們要永遠的記住他們的祖宗在我們民族最艱難的時候離棄我們的信仰和民族,為了自己的傳宗接代和外族通婚,我們要行事貫徹始終,絕不接受這些像強盜一樣的人的幫助!你怎麼還可以向他說『多謝』呢?你多謝一個強盜,我真係接受唔到囉!」

廣告

「你認為這三個人中,誰是那落在強盜手中的人最應該講多謝的呢?」

「是那個憐憫他的人。」

「你去照樣做吧!」

後記:

相信我在上文提文提到什麼撒馬利亞人是「雜種」或「不在聖殿敬拜」乜乜乜時,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到底在說什麼(可能信徒例外),或者就算知道,也會覺得「咁又點?」。我想說,其實很多左翼朋友這兩天不斷說 Shell 的惡跡劣行時,雖然我很多謝你告訴我這些歷史,但這些和撒馬利亞人的歷史一樣,絕大部分人都是不知道你說什麼,或,就算知道,也會覺得「咁又點?」

一個人在困難時得到援手,說句「多謝」其實十分自然,根本沒有必要在說「多謝」前也要先翻查人家祖宗十八代究竟有沒有犯下什麼罪行。整件事就是如此簡單,說多謝的人不是刻毒涼薄冷血,他們只是沒有將整件事簡單複雜化。

有些人爬上道德高地爬得太高了,說的話離地得可怕。拜託,請先回到地面上來:你爬得這麼高有時我真的覺得很難和你們溝通。

 

(歡迎網上廣傳)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