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家園 財源不絕紅底厚 助建制 贏取新移民人心

2018/11/1 — 15:32

《大學線》圖片

《大學線》圖片

【記者:郭庭禎、張煒琳;編輯:劉家汝;攝影:劉家汝、郭庭禎】

「兩元一包五公斤的白米。五元一條十卷裝的廁紙。」十年前從內地來港的花姨,對「新家園協會」的福利如數家珍。她指,協會讓她節省了生活開支,為她舒緩家庭經濟壓力,更重要的是,社工的關懷備至讓她有「家的感覺」。

這個組織由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以及特首林鄭月娥擔任榮譽贊助人,短短八年內吸納十四萬會員。他們部分是少數族裔,更多的是領取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近年,本港人口增長的最大來源,正正是單程證持有人,單計去年就已經超過四萬人。

新移民來港滿七年,便會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獲得投票權亦等於擁有政治影響力。有人指,新移民因為「蛇齋餅粽」支持建制派,泛民政黨的地區工作必然舉步維艱,這到底是迷思,還是必然?

來自四川的花姨與港人丈夫結婚後,2007 年末申請單程證移居香港。她說,本來不願離鄉背井,申請前掙扎了幾年:「香港居住空間狹窄,而當時我在內地的戶口,可享受很多福利,取消後全都沒有了。」話雖如此,花姨為了一家團聚,最終還是來港照顧兒女,家庭團聚。

廣告

新移民身分曾令花姨與人發生衝突,當時她帶著孩子,一個五十多歲的女性站在另一邊,二人相隔一段距離。她說自己無緣無故被那位不相識的女性大聲責罵,她覺得不忿:「我沒有拿綜緩,不是透過不當手段來港,正正經經和我先生結婚,你有甚麼不滿?我結了婚帶著小朋友,是否應該與他在一起呢?」近年,中港矛盾日益升溫,花姨和友人都避免接觸本土人士:「我們圈子裡都是內地親友,與相同背景的朋友打交道。」

花姨指,有些港人戴有色眼鏡看新移民,社福機構都不例外:「我們到過很多不同機構,職員態度都不友善,比較冷漠,帶有歧視的眼神。」新家園協會卻令她感到被人尊重,員工視他們如家人般親切:「我們會員間談到新家園都說,姑娘們很好人很熱情,有耐性跟你談天,無論諮詢甚麼都不會不耐煩。」

廣告

花姨表示新家園和她以往接觸的社福機構不一樣,新家園的社工會視她如家人一樣。(劉家汝攝)

花姨表示新家園和她以往接觸的社福機構不一樣,新家園的社工會視她如家人一樣。(劉家汝攝)

新家園會員福利及服務(節錄)
資料來源:新家園協會網站及受訪者提供
— 入會迎新保險計劃 —
免費奉送《家園保險》(中銀集團保險有限公司承保)
身故及肢體傷殘保障、意外醫療費用、喪葬費、住院津貼、教育基金。
最高保障額:港幣十萬元
— 會員優惠 —
交通:往返內地直通巴士優惠
生活:百貨公司或商店折扣、中旅社購票及酒店折扣
緊急援助金:意外或突發事件後陷入財政困難的會員可申請,用作基本生活開支
— 關愛卡優惠 —
保險:中銀保險(旅遊保險、家居綜合保險、意外急救醫療保險及汽車保險)最高可享五折優惠
折扣優惠:中華書局、三聯書店、U 購 Select、Pacific Coffee、華潤萬家超市
超市開倉日:$2 五公斤白米、$1 英國品牌通心粉、$5 十卷裝廁紙
電器及通訊:蘇寧電器贈送耳機、中國移動香港優惠
— 其他服務/福利(節錄)—
中銀新家園電腦捐贈計劃:
由中國銀行(香港)捐贈 500 部再生電腦

柴米油鹽資源豐厚 全賴紅底策略

新家園協會在 2010 年成立,該會 2016 至 17 年度的年報顯示,會員人數超過十四萬。現時全港有九個服務中心,當中七個中心服務新來港人士,兩個中心服務少數族裔,遍佈各區,另外有四個中心位於深圳、廣州和福建泉州。該會服務總監陳義飛說,機構宗旨是協助新來港人士適應新生活,但幫助的是整體香港社會:「這批人拿了身分證後,如果你不理他們、不幫他們發展和適應,你覺得他們會成為社會的負擔,還是有所貢獻呢?」

新家園協會會長許榮茂是世茂集團董事局主席,也是全國政協常委;新家園的十六名副會長當中有九位是全國或省市級政協。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更曾親筆題字「四海一家」,在籌款晚宴上送予新家園協會。

陳義飛指,中聯辦沒有捐款給新家園協會,王志民擔任榮譽贊助人只屬禮儀性質。不過,他承認,內地政府近年重視中資企業的社會參與,所以協會主動聯繫企業尋求贊助,企業也會支持:「中國企業既然在香港賺錢,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理所當然。」不過,他說中資企業甚少直接捐款,大多提供折扣優惠。

「如果不這麼紅,要低調,哪有人或機構會贊助?」

有人批評協會是「紅底組織」,陳義飛卻認為這是一種策略,獲得資源才能生存:「如果不這麼紅,要低調,哪有人或機構會贊助?」他表示,現時香港政府資助佔營運資金四成,其餘六成的資金依靠捐獻,主要來源就是會長許榮茂,以及與其有聯繫的社會賢達,包括如恒基地產的李家傑、恒大集團的許家印。

新家園協會主要收入來源
資料來源:受訪者提供
創會會長許榮茂、其他會長會成員(如李家傑、許家印等),他們於創會時合共捐贈一億
籌款:數次籌款的累積金額合共四億以上(捐款人士多來自商界及地產界)
政府資助:佔協會收入四成(主要服務少數族裔人士,不足一成用作服務新移民)
中資企業:為會員提供折扣優惠

服務背後的政治任務?

中方背景濃厚的新家園提供服務,是否有政治目的?陳義飛表示,他們是為了維持香港繁榮穩定:「我們同意在一些基礎上,支持會員也同意的事情。」他說 2014 年佔領運動時,協會會長許榮茂牽頭簽署反佔中聲明,協會前線員工皆認為佔中損害香港經濟,來自基層的新移民必然受害:「這與我們的宗旨不矛盾,都是希望香港繼續穩定,我們的服務對象能夠有飯吃、有工作。」

不過,曾有新家園協會社工在 2014 年 11 月向報章投訴,該會要求社工花大量時間協助反佔中簽名運動「擺街站」,令社工無足夠時間開展日常服務、個案,要拚命加班。陳義飛表示,協會當時沒有擺街站反佔中,是協會的地區義工組,自發與其他組織合作。他又說,協會沒法強迫會員參與政治行動。不過,如果有會員參與港獨,言行與協會理念相反,他會堅決反對:「你成為我們的會員,就要尊重我們的宗旨,不可以剛剛相反,那我們就會『亂晒大籠』。要不你別做我們的會員。」

新家園協會被泛民指協助建制派拉票,陳義飛就說,新家園不會慫恿會員在選舉時投票支持誰。他會跟會員說:「凡是支持我們的宗旨,支持新來港人士,你不妨支持他。如果他想『踩死你』,你沒有理由支持他。」他舉例,自由黨反對新移民權益,所以會員從不支持該黨的候選人。

不過,陳義飛承認與建制派區議員關係友好,新家園協會常要申請撥款,需要爭取區議員支持,舉辦活動時要向建制派團體借用場地,難免讓建制組織接觸到新家園會員:「我不反對他們(新移民)融入社區,支持一些支持他們的人,不過,碰巧真的有多些建制派人士支持他們。」

新家園協會本地一日遊活動。(新家園提供)

新家園協會本地一日遊活動。(新家園提供)

新家園協會各個財政年度收入(四捨五入至百萬港元)
資料來源:新家園協會年報 
2016 – 20173200 萬港元
2015 – 20166700 萬港元
2014 – 20156400 萬港元
2013 – 20141800 萬港元
2012 – 20132800 萬港元
2011 – 20123200 萬港元

建制豪擲蛇齋餅粽 泛民地區工作甚艱難

曾經參選 2015 年區議會選舉,在啟晴邨做了兩年社區主任的民協總幹事李庭豐,深深體會豐厚資源對地區工作是何等重要。他指:「打個比喻,建制派提供蛇齋餅粽,他們的資源是 100 分,我們只有 10 分,資源落差實在非常大。」他並非反對「蛇齋餅粽」,因為街坊能藉此應付日常需要,又能聯繫社區。不過建制派資源充足,地區宣傳效率驚人,能夠在短時間內接觸大量街坊。民協卻只能以家訪跟進區內居民的個案,花較多時間。

新家園協會舉辦不少社區活動,例如包場請街坊觀賞電影,又為新移民提供福利及購物優惠,解決新移民家庭的經濟困難。李庭豐指,他並非否定新家園協會的工作,因為新來港婦女能透過協會認識同路人,共渡難關,又能得到經濟援助;但他質疑協會背後或有政治目的,不斷出動銀彈攻勢,難免有街坊會覺得受了恩惠,理應投建制派一票「還恩」。

李庭豐認為建制派資源充足,向街坊提供蛇齋餅粽,比泛民能夠在更短時間內取悅更多街坊。(劉家汝攝)

李庭豐認為建制派資源充足,向街坊提供蛇齋餅粽,比泛民能夠在更短時間內取悅更多街坊。(劉家汝攝)

新移民不一定親建制 民主派推走同路人

新家園協會的資源或動員能力,泛民組織皆望塵莫及,因此不少人相信新移民的選票最終只屬建制派囊中物。不過,有民主派背景的新來港婦女組織同根社,組織幹事黃佳鑫認為,新移民並不一定支持建制派:「最準確的說法其實是,新移民比較白紙一張。相對於本地土生土長的人,更加白紙一張。」

黃佳鑫認為,新移民沒有面對過示威遊行,大多都希望社會穩定,所以他們在很多議題上表現保守,是源於根深柢固的經濟保守觀:「經濟保守不是很邪惡的想法,很多人、中產都有這種想法。所以當面對不同示威遊行時,他們選擇支持泛民還是建制,很多時是考慮經濟是否穩定。」他認為,建制派利用新移民掌握資訊不全面,指民主運動擾亂社會秩序。只要告訴新移民,社會運動不一定影響經濟穩定,他們便會釋除疑慮。

作為政策倡議團體,同根社的會員只有 150 至 200 人,沒有新家園協會般「人強馬壯」、「財雄勢大」,聚會則大多討論當下社會議題,會員有時更與泛民政團一同遊行。最令黃佳鑫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姊妹們縱然害怕中聯辦官員,但仍自發抗議內地公安高層出售單程證:「單程證貪污,誰最生氣?香港人當然生氣,但其實新來港婦女一樣生氣,她們甚至是受害者,只是一般人可能不會知道這些事實。」

同根社的婦女關注社會議題,有參與建起雨傘運動時的旺角佔領區。不過,她們卻屢次被民主派支持者拒諸門外。黃佳鑫說,曾經有新移民婦女參與七一遊行時,被其他團體圍著指罵,最後要相熟團體幫忙隔開。事後,有會員向他表示不開心,不明白為何大家同樣支持民主,卻不被同路人接納。

黃佳鑫說,泛民面對新移民議題若不理性,不斷指罵,只會將他們罵去對方的陣營,對香港局勢沒有幫助。(劉家汝攝)

黃佳鑫說,泛民面對新移民議題若不理性,不斷指罵,只會將他們罵去對方的陣營,對香港局勢沒有幫助。(劉家汝攝)

黃佳鑫認為,不論泛民和本土派都應該保持理性,不應將住屋、貧窮等問題全部盲目歸咎新來港人士,不斷地指責只會令他們更加走向建制派。黃佳鑫說:「單程證多少都好,總有人會來香港。七年之後,這些人會成為選民。為甚麼要選擇不斷罵他們?罵足七年,然後七年之後,罵他們『點解唔投票給泛民呀?你個港豬!』這樣合理嗎? 」

 

原刊於《大學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