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屋邨的土地分配與秘聞

2017/8/14 — 19:14

完工前的沙田水泉澳邨(資料圖片)

完工前的沙田水泉澳邨(資料圖片)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新屋邨入伙後,社福設施不足,已不是偶然問題,早前就有團體表示關注新邨社福服務欠缺規劃的情況。社總也是關注團體之一;此外,我們更推測情況或與染紅機構奪取土地資源有關。

時代不同,新屋邨規劃也有不同?

廣告

近年入伙的新屋邨,例如有九龍的安達邨安泰邨,沙田的水泉澳邨,新界的祥龍圍邨和洪福邨等等,有街坊表示,邨內設施不足,沒有街市、銀行、圖書館、公園。抑或是,政府的規劃之中,已預算邨民會使用網購買餸,甚至全面使用銀行的網上理財和閱讀電子書籍?邨民剛搬進新社區,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適應關口,再加上生活基本設施不足,倍感適應困難。業界提倡成立新屋邨社工隊,專為新社區街坊服務,及早為有適應困難的街坊提供就近的協助,減輕地區家庭綜合服務隊的壓力。

屋邨用地,是NGOs珍貴資源,服務發展之源

廣告

公共屋邨地面單位,一向多會用作NGOs會址、幼稚園,或區議員辦事處。NGOs分配不到新屋邨單位資源,自然也難以開展全面的服務;NGOs不太可能自行覓得土地或單位吧!所以,政府若要確保新屋邨有足夠社福服務的話,不可能不一併處理社會服務和土地單位的分配。大家何曾見過有辦學團體獲批一所新學校辦學,而又沒有校址?此乃常識吧。

部門失職?還是另有原因?

常識是道理;可惜現在不講道理,反而是常態!第一,以現時的安達邨和水泉奧邨為例,房署推說是社署沒向社福機構展開招標程序,社署就回應是房署先未能提供有效建築圖則,云云。兩署互相傳球,也甚為明顯;第二,政府過去汲取了屯門天水圍東涌等新市鎮的規劃經驗,沒理由沒有意識到新屋邨社福規劃的重要。

若部門看漏了社福規劃的重要,抵鬧!入伙近一年久也未見亡羊補牢?更抵鬧!不過,當大家指責政府欠缺社福規劃時,其實這反而有可能背後是藏有「另類規劃」。

離島婦聯

舉例,當有機構負責要為東涌區提供青少年外展服務和濫用藥物輔導中心服務,但同工苦等多時,也未獲分配東涌任何房署管轄的位置。不過,大家留意,「離島婦聯」不單獲得東涌社會服務大樓會址,它更有三個東涌屋邨的位置,三個屋邨位置各有不同服務單位名稱。

當「離島婦聯」計劃在東涌開展它的「家庭資源中心」的時候,不知它在尋覓會址這方面,有否遇上困難;又當它計劃又在東涌開展「陽光中心」,在申請屋邨單位位置方面,有何心得呢。

小人的總結

我們對「規劃」有如此的推測,可能是我們枉作小人;但累得我們枉作小人,是因為當局沒有一個公開的決策機制,為新屋邨資源分配作一個公平公開的安排。究竟政府是有既定的公平分配機制,只是我們孤陋寡聞,還是政府一直按著地區部門的長官意志,以主觀和有傾斜性的方式判斷分配屋邨資源的安排?

屋邨用地資源的分配機制,絕對影響了NGOs能否全心全意地提供社會服務,不需理會多餘的政治考慮和角力。此乃涉及公眾利益,政府應從速正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