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年前滅衙前圍 村民斥「冇陰公」

2016/1/19 — 12:09

衙前圍村。插畫:Chanqueen

衙前圍村。插畫:Chanqueen

衙前圍村,又名慶有餘村,是香港市區中最後一條圍村,有逾600年歷史。今年1月25日,是衙前圍村的清拆期限。村內住戶及商戶只剩下數戶 ,活力商店、仁生堂中西藥行、潮聯山貨、理髮檔和路邊攤至今仍繼續營業,不少街坊村民前往天后廟上香拜神。近日下起連場大雨,村民說,是天公都看不過眼。「新年前就要我地走,過年都過得唔安樂,冇陰公。」

長實預早買地 市建局逼遷收尾

1998年,衙前圍村公佈被納入市區重建項目,計劃於2007年正式展開,但早於80年代初,長江集團已開始逐步收購拆除村內物業,隨建築群逐步被瓦解荒廢,村內衛生情況亦惡化,恰如預先為重建揭開序幕。2011年,市建局宣布以《收回土地條例》強行沒收村內剩餘業權,逼遷村內居民商戶,加快清拆改建為豪宅的速度。

廣告

姜毅理髮檔。插畫:Chanqueen

姜毅理髮檔。插畫:Chanqueen

廣告

數天前步過錦昌士多,店內水果已經賣光,卻見檔主仍坐在店內,若有所思地發愣。撿紙皮的婆婆和賣栗子的大叔推着車走過,都停步問候幾句。檔主表示,她已接受了市建局賠償,準備於1月18日將家業「交吉」。「市建局肯加大賠償額就走啦,唔通真係坐喺度等比人抬走。」言談間流露無奈和不捨。由收購到逼遷,檔主指出一直以來都是逐戶個別商議,而不是集體談判,變相分化了村民的力量。

她憶述多年前推着車仔新蒲崗工廈區賣生果,生意極好,幾箱水果轉眼賣光,錦昌士多現址當時只作貨倉用途。後來因小販規管執法日趨嚴厲,才以現址申請了商業登記,「入舖」繼續經營。開店三十多年,檔主見證着東頭邨23座和九龍城寨先後被清拆,到現在衙前圍村也難逃重建,檔主感慨地說:「97前的好景已經係今時唔同往日。」

居民變佔用人 業主變租客

仁生堂中西藥行。插畫:Chanqueen

仁生堂中西藥行。插畫:Chanqueen

位於村入口側的仁生堂中西藥行,有逾20年歷史,由行醫40多年的林醫師和妻子共同經營,二人都已80多歲,多年來不收診金只收藥費地為街坊服務。林醫師於1990年向前村長吳九購入現址,2011年地政總署以《收回土地條例》沒收村內業權,仁生堂亦被指非法佔用官地。後來林醫師入稟高等法院,申請逆權侵佔得直。然而事到如今,仁生堂終究難逃被逼遷,林醫師表示至今市建局都沒有跟他商議過賠償問題。對於市建局趕人搶地的手段,他形容為高明但離譜,亦沒有真正為村民設想過。

市建局早前提出復業方案,即在重建後首3年建議月租為600元,第四、第五年分別加至3000元及6000元,往後則按市價調整月租。本來是業主的店主,變成幾年後交不起租,或業主不願續租就得搬走的租客。而對於村內小本經營,為村民和東頭村街坊提供廉價商品和服務的小商戶而言,根本無法在租金壓力下生存。林醫師的兒子直言,父親年事已高,清拆重建都需時起碼五年,屆時父親或已退休,因此早前已拒絕復業方案。

清拆逼遷在即,夫婦倆無奈決定在餘下日子逐步搬走店內藥材。仁生堂前舖後居,外人眼中是一間老店,但對夫婦倆而言同時是多年來的家,講到舊日藥行外的看症人龍,和現在的冷清,林醫師的妻子不禁激動。「我地都已經八十幾歲,好老啦,仲要咁逼迫我地,呢個政府真係冇陰公。」潮聯山貨。插畫:Chanqueen

潮聯山貨。插畫:Chanqueen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1月16-17日@衙前圍村: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