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銀紙設計,一個字:醜

2018/7/25 — 10:20

新銀紙設計,醜。

正常人有眼睇,新銀紙就是醜到不行,即使當中號稱「最好」的渣打,和「最差」的中銀相比,恐怕只是醜和極醜、五十步和百步之別,大抵能夠和書展的背景板爭一日之長短。

毫不意外這批「設計」旋即被惡搞恥笑,矛頭大都指向「設計師」們。雖然他們沒有出來呼冤(或者是「還未」也說不定),但實在要為他們平反一下,今次的醜銀紙災難,恐怕和「設計」沒太大關係,而是整件事從一開始就注定是災難。

廣告

新銀紙其一最讓人「側目」的,是圖案打直印。

香港的銀紙一直都是打橫印,這是順理成章的做法,因為不論放在銀包抑或日常使用,銀紙通常都是打橫放,將圖案直印在橫放的紙張上,結果只有側著頭才能看清楚。

廣告

當然直印銀紙也不是不可以,外國都有先例,但正如外國有民主但香港沒有,照抄外國都要有原因,金管局副總裁李達志給出一個很可愛的解釋,就是直印銀紙「市民容易去分這是新鈔」。

聽懂了嗎?直印銀紙的目的,不是實用或美觀,而是告訴你「這是新鈔」,創新的目的,就是為了創新,還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這很創新。

這套路是否很面善?香港這城市這十多二十年來,我們到底見證過多少次,這種好大喜功、為做而做、為創新而創新的「功績」,又有那一次,這種長官意志的創新不是災難收場?

所以說,設計師真的很無奈。

但以本人不負責任的估計,將新銀紙打橫印,它們或許會順眼一點,但相信還是挺醜的,而粵劇那張只會更像冥通銀行,連人像的擺位都幾乎一樣,但再一次,這恐怕不是設計師的錯。

又是李達志透露,早在三年前,「有20個人開會傾,討論出今次方案」,參與會議的理所當然有金管局代表,亦有漁護署、八和會館和西九管理局,這20人閉門造車,得出五個主題:國際金融中心(1000)、地質公園(500)、粵劇(100)、香港蝴蝶(50)、飲茶文化(20)。

不特別批判為何1000元要是國際金融中心,飲荼淪為20元這些小節,皆因這五個主題本身已經出晒事。

香港蝴蝶,可以如何表達?唔…恐怕就是畫一隻蝴蝶,加點背景;飲茶文化呢?要不就是一籠點心、要不就是一家人飲茶,還可以怎樣?粵劇文化就更狹窄,除了畫小生花旦,還能如何?難道畫觀眾?抑或是製作有錄音功能、會播帝女花的銀紙?金融中心和地質公園就更甚,金融中心就是維港景,地質公園就是六角柱石。

這些顯而易見的答案,正正就是現在呈現在市民眼前的新鈔「設計」,雖然號稱有五個主題,讓三間銀行「自由發揮」,但結果三間銀行的成品幾乎一式一樣,只有丁點細節分別,因為由三年前那個20人會議,定下這五個「主題」的一刻,銀紙的設計式樣,就已經八九不離十。

(當然「設計」可以很顛覆,但相信在印銀紙這檔事上,顛覆的設計大多過不了關。)

這種狹隘至極的所謂「主題」,留給「設計師」的空間小得可憐,以這角度來看,中銀的金牛敢棄維港景而取「滿腦都是錢」的概念,其實相當破格,是否惡俗就另作別論。

說到這,相信大家都心領神會,這批新銀紙的「設計過程」,和政府以至大機構企業的決策過程非常近似,就是一批自以為無所不知、卻離地至極的高層,在會議中大發偉論後,搞出一堆注定撞板的「指令」,樓下做細的只能「硬食」,結果如何有目共睹。

當然這批「高層」亦有他們的難處,他們既想展現香港的「文化」,但又限制重重。

一則,銀紙常用「人」來做主題,但以香港現況近乎不可能。印習主席嗎?當然政治正確到不行,但既然連人民幣都未見習帝身影,港幣斷不能走得太前;印英殖時代的人物?別玩了;那前特首呢?腳痛的董伯伯、狼英抑或貪曾?甚至那些附庸於政府的「社會精英」,誰有自信自己的大頭出現在港幣上,不會成為焚燒的對象?(注意燒銀紙是犯法行為)

既然用「人」不行,那用「文化」又如何?香港這文化沙漠,經過20多年的磨難,拿得出手的「文化」還剩多少大家心照,太「本土」的不可取(本土可是分離主義的開端啊),涉及「英殖」的不可以,原因大家都懂,左剔又除之後,「香港」還餘下多少價值可以用來「印銀紙」?

既然難度如此高,為何堅持要用「統一主題」呢?金管局的答案極之出色,就是「沒有特別原因」。依我說,仍然是好大喜功的心理作祟,所有事都要高度統一、隊形整齊,這和深圳河以北那一套價值非常敏合。

種種因素概括下來,可以說今次的新銀紙美學災難,是命中注定。好大喜功的高層、離地而不知自己有幾兩重的決定、為造而造的創新、莫明其妙的統一思維,以往的百花齊放消失了,取而化之是惡俗的同質,小小一張銀紙,正恰如這城市滑落的寫照。

從這層面看,新銀紙其實非常能代表香港,吹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