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雙城記(二十九):香港和新加坡的華人與其他族群,weconnect 得到?

2019/10/24 — 16:06

10 月 20 日九龍遊行,有南亞裔人士於尖沙咀重慶大廈為遊行人士打氣。

10 月 20 日九龍遊行,有南亞裔人士於尖沙咀重慶大廈為遊行人士打氣。

當特首林鄭月娥在本週一進入九龍清真寺,嘗試安撫在港穆斯林居民之後,文化深度遊 Glo Travel 共同創辦人陳成軍撰寫了一篇,分析了香港和新加坡在處理各族群的差異。

他在寫新加坡的時候,是讚譽有佳。我就節錄了以下的一段給大家看。

「新加坡致力令各種族和諧共處,打造多元種族的亞洲人身份,因此能吃多家茶禮,名正而順在華人圈子、穆斯林世界、印度教範圍都有話語權,而且不自覺成為了多方的重要離岸群體,新加坡也獲得各族群原本母國領袖重視,例如印度總理穆迪上任後便多次到訪新加坡。」

廣告

讀完,身為新加坡人的我感到汗顔。獅城國策之一的 CMIO(即華、巫、淡以及其他),在新加坡於 1965 年脫離馬來西亞之後,取得了穩定人心的成果。新加坡分別在 1950、1964 和 1969 年,經歷了三場和種族有關的騷亂之後,無論是哪一屆的執政政府在處理這一類的議題上,都顯得格外小心。這就是為什麼由政府在那個時代,所發佈的社區活動新聞片都會出現四族同樂的畫面。

事過境遷,CMIO 在 2015 年之後,開始被拿出來討論。主要的原因是幾個月前的塗褐臉藐視淡米爾族群事件(新加坡稱之為 Brownface Incident),除了令社會譁然之外,少數族群針對身為第一大種族的華族,是否有著「華人特權」,即 Chinese Privilege 而進行真誠對話,而對話的範圍也包括隨性種族歧視 Casual Racism。

廣告

而到底要不要廢除 CMIO 這個選項,是新加坡社會在過去幾年討論的事。主要原因是,新加坡的人口結構自 1990 年代開始出現了變化。而這個變化在 2006 年之後更加明顯,尤其是菲律賓人和北印度人大舉來新加坡居住工作。社會的磨擦在 2011 年新加坡國會選舉之後增多,加上各族群中包含了不同的方言群眾,開始通過不同的管道渴望擁有屬於自己的話語權。加上,以葡萄牙裔為主的歐亞裔人士認為,把他們納入為其他種族,是等同把他們的身份認同給拿走。持相同意見的人士都認為,在這個越趨分化的兩極世界,廢除 CMIO 有利於塑造出一個真正的新加坡人身份。

而官方的態度是認為,新加坡的社會還沒有達到一個成熟的階段,來廢除 CMIO 這個選項。

圖片來源:Montfort Junior School

圖片來源:Montfort Junior School

然後,回到香港,據我通過藍、紅以及黃色媒體的觀察,在「10.20 九龍清真寺襲擊事件」發生前,在港華裔人士對於南亞裔人士的認知,停留在不夠全面,甚至出現負面的階段。雖然,巴基斯坦裔新聞記者兼主播利君雅,早前在新聞記者會表現令港人佩服。但是,大部分港人還是不了解這群在香港生活了一至三代的南亞裔人士。他們在大、小熒幕的形象,過往被影視導演們拿來取笑,以及。從今往後,要達到真正的 weconnect,港人還要做得更多。風俗習慣,飲食文化,裔族歷史,甚至到了選民能夠接受他們成為區議會的議員,推動立法讓南亞裔人士的節日,納入香港公共假期行列,來達到平均值的各族假日。最後的一點,連新加坡自詡的多元種族社會,都不能做到。新加坡的公共假期,還是停留在以華族居多的階段。包括佛教、基督與天主教在内的節日,就有五日之多,其他族群的假日只有一到兩日而已。最重要的,就是給這些和港人一起生活的南亞裔人士一個香港居民身份,以及消除行政上對於這群人士的歧視政策。

固然,本月二十日九龍清真寺被香港警察以藍色催淚水攻擊,會令港人思考華籍人士和其他居港外籍族群的關係,也開始參考新加坡在這一類的情況,在相當程度上會羡慕新加坡。我不是說新加坡在這一塊做得出色,因為每一個制度都有要改進的地方。過往的成功,不代表以後不會失敗。種族的共融共存,是建立在痛苦的社會事件上。唯有經歷一些事,才能從失敗中成長,來建立我們想要的理想社會。

我建議港人如有機會來新加坡居住幾年的契機,不妨住在公屋區裏。那麼,你們才可體驗真正的新加坡的四大族群共同生活環境,方便日後回去和其他港人分享,真正的新加坡經驗,以及是否應該廢除 CMIO,這個在獅城可有可無的制度。

 

延伸閲讀:
1. 重塑族裔:跨越 CMIO
2. 種族和諧:五大至關重要要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