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雙城記】序篇

2015/8/3 — 9:58

嗨!香港的讀者,你們好。我是吳勁憲,暱稱「坡仔」。

為何稱自己為「坡仔」呢? 自從拜讀了「港仔」吳家輝所寫的《香港老味道》和《香港小履行》之後,覺得來自另一​​個前英國殖民地,來看香港事物的話,「仔」字在港式廣東話顯得貼切。雖然,我不是「香港之子」,有其他人更能夠勝任這個稱號。

和香港的淵源,來自1990年代末期。當時為新加坡的一份學生華語報,寫電影評述。而裡面的影評,多半是來自香港。那時的港產片推出的是劣質片,看了會氣會寫負面的影評。後來進旅行社工作,考到了「香港專家」文憑,也賣了很多香港的自由行的配套,也自2006年以來,幾乎年年去香港旅行。 2010年秋末冬初,在尋找電影《歲月神偷》在永利街的街景時,先父過世。這也讓坡仔和香港結下更深的緣分。

廣告

2012年之後,香港出現比起以前更大的社會分歧事件。杜文澤在那年的夏末季節,寫下了這段話:

我們好有可能成為地球上最後一代的「香港人」,世界有災難時捐錢最多,生活自由卻有自律,靠自己把小漁村變成國際金融中心,等等。我們好應該努力做得更好,在他日沒有「香港人」的時候,讓世界懷念我們的優良的核心價值。

廣告

就是這段話,讓我起了寫香港blog的念頭,來紀念很多香港人和南洋華人,心目中的香港。從當初的純粹介紹,到現在和香江朋友打交道之後,開始有了作「雙城記」的比較。坡仔不是第一人提出「雙城記」的觀點,新加坡已故前總理李光耀先生,在多次訪問香港時,發表了多場「雙城記」演講。坡仔要談的是,流行文化方面的「雙城」。畢竟,新加坡民眾對於香港的印象,是好多過於壞。要不然,每逢長周末假期,香港在獅城人首選前三名的度假地點。

坡仔不能改變部分港人對於新加坡是個「極權國家」的既定印象。但是,在有限的能力之下,坡仔能做的,就是和你們分享我的體驗。

「我們活在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新雙城記,「依家」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