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雙城記】當香港有電子道路收費之前,先看看新加坡吧

2015/12/13 — 11:02

新加坡的道路電子收費系統

By mailer_diablo (Self-taken (Unmodified)) [GFDL (http://www.gnu.org/copyleft/fdl.html) or CC BY-SA 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新加坡的道路電子收費系統

By mailer_diablo (Self-taken (Unmodified)) [GFDL (http://www.gnu.org/copyleft/fdl.html) or CC BY-SA 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昨天看了幾則有關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提出了有關對於香港是否推出在中環的電子道路收費,和調高違規停車的新聞之後,坡仔留意了網上意見,每個人是乎對後者感到有興趣。反倒是中環電子道路收費,則是無人問津,而新加坡官方媒體,新傳媒的八頻道新聞,以及亞洲新聞台以獨立新聞來報導。

察看網絡資料,香港的道路電子收費,在1982年尤德爵士任港督時期,由當年的政府向社會發出公眾諮詢,而最後的結果是以,「1983年於中環進行試驗,但引起民間強烈反彈而永久擱置」。

是什麼事情讓三十二年前的港人,以強烈的態度否決了政府要推行的政策呢?這個謎團就由《立場新聞》新聞部去發掘吧。

廣告

在幾千公里之外的新加坡,早在1970年代中葉在前稱為中央商業區(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就是現在的核心市區(Downtown Core),推行名為Area Licencing Scheme的收費制度。要往市區上班的駕車者,需要買月費通行證,貼在車輛的擋風玻璃內側,來進入該區域。

廣告

1998年,由馬寶山主政的交通部,推行了電子公路收費,取代了先前的系統。往後的十七年,為了抑制新加坡的公路出現擁擠情況,這個制度所包含的區塊,從當初的商業區,慢慢地分階段延伸到快速公路,有普通市民居住的公屋地區進入高速公路的路段開頭。一點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人的人均收入在這期間,以年比年的幅度來增加。結果是,有一戶公屋家庭同時有一到兩部車,加上年輕夫婦有細路仔的時候,不會以公共交通代步,而是選擇了私家車出行。

坡仔問過有私家車的老同學,為何不搭地鐵送孩子去例行健康復診,或者是上下學呢?他則是以新加坡的地鐵系統,還沒有令人滿意的地步,推著BB車上下地鐵車廂很麻煩,加上人潮多很擠,令他的小孩對城市交通系統有負面印象。

也對 。新加坡的人口在十年前一下子暴增,加上地鐵業者管理層經營不善,導致自2010年以來,所有的地鐵和輕軌線路都出現大小不一的癱瘓事故,導致兩位部長林雙吉和呂德耀只擔任一屆部長就退出政治舞台。而地鐵癱瘓的夢魘,直到今日伴隨著新加坡人。如果戲謔的話,地鐵癱瘓成為獅城人生活的一部分。

這就是為什麼新加坡政府多年通過,電子公路收費系統的逐年增加收費,來遏制新加坡人的擁車夢。卻因為新加坡的公共交通,尤其是鐵路一環不爭氣,很難說服新加坡人放棄私家車。即使往後的地鐵線路再增加幾條,只要癱瘓事故一而再,再而三地走馬燈式的上演,接下來的十幾二十年,坡仔還是要面對天天上演的公路擁堵戲碼。而這個不是靠著政府和政黨的意志,能夠解決的問題。

香港人在往後所推行的電子道路收費,要注意​​的是,除了中環一帶的公路交通是否得到了舒緩之外,要留意這項收費是否變相成為,由運輸業者轉嫁給消費者的額外生活成本。

一個是推行了電子道路收費十七年還不能解決問題的城市,一個是即將以電子道路收費希望能解決問題的都市。新加坡和香港在都更問題,還真的是二十一世紀的難兄難弟。

香港電子公路收費新加坡新聞

博客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