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四善端:孺子之死

2019/1/24 — 18:51

資料圖片,來源:Filipe Delgado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Filipe Delgado @Pexels

〈孟子.公孫丑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

很久很久以前,城鎮中有一座井,供人休息打水。由於井口大,每年總有幾個人掉進去,故井旁常備一條繩梯,供人救助之用。管理繩梯之責,自落在管理城鎮的鄉紳身上。

一天,一個小孩在井旁打了個噴嚏,一不小心,竟栽跟斗墮進井中。在旁的村民大吃一驚,探頭一看,小孩竟大難不死,下墜於井的深處,一手勾上井內僅餘的一個鐵勾,嚇得哇哇大哭。

廣告

「別哭,我們現在下來救你!」鄉人急急請來城中爬繩梯的好手,就要下井救小孩。勇士匆匆而來,把繩梯打開,卻駭然發現繩梯因日久失修而破舊不堪,而且根本不能救人 — 用上繩梯後,他與小孩仍明顯有三至四米之遙,怎有可能救到人呢?!「不管了,我先下去再想辦法,請大家盡快把鄉紳找來!」他救人心切,沿繩梯拾級而下,嘗試把身體伸長,卻未能挨近小孩分毫。

未幾,腰纏萬貫的鄉紳來了,卻只帶上一條幼繩。他往下一探頭,也沒看清楚,就把幼繩扔下,勇士差沒點接得住。「那些繩子很寶貴的呀,你要好好珍惜!我知道不夠,但你就『捱捱義氣』把他救上來,這是你的責任。你救不了人,可不准上來呀!」鄉紳一邊吼著,便溜之大吉。

廣告

勇士在井內氣急敗壞地大吼:「拜託!!他要死了,你還省什麼?而且你不知道這裏常常要用到繩梯嗎?你可是管理城鎮的人呀!不盡責還叫我『捱捱義氣』……而且繩根本不夠長,還談什麼救人?我自身也難保!快點把新的繩拿來,我要把繩梯駁長呀!」勇士掐著幼繩獨個兒氣結,這根本不能把繩梯延長。

「你不救我,你為何不救我!」勇士無助又難受地受著小孩尖聲的哭鬧與指責。而事實是,小孩獨個支撐,不耐煩之餘也漸失理智,早已忘了溜掉的鄉紳。

誰知鄉紳回來時,繩沒有多帶來,卻帶上全鎮歌喉最好的歌姬,要為勇士打氣。歌姬一邊在井旁唱歌,一邊跳舞助興,村民都駐足觀賞,一時間掌聲雷動。

「救命呀 — 我要的不是 — 歌舞助興呀 — 我在井內又怎看得到 — 我要的是繩呀 — 你有沒有理過我們的死活……」勇士出盡力氣大叫,卻連呼求的力氣也漸失,呼吸也喘氣連連,無助的淚也抑制不住的開始往下掉。被漆黑包圍的他奮力抬頭,仰望蒼白刺眼的晴空,只期望一條用以救命的繩子能為他掉下,但換來的只有歡快而絕望的歌聲……

小孩的哭聲與勇士的呼救聲漸淹沒在歌聲中,勇士支持不住,手一鬆,身軀直向小孩摔去,二人同摔往萬丈深淵……

✽ ✽ ✽

黑夜已深,天上沒一顆星。鄉紳哼著小曲回到大宅,找尋兒子的蹤影。「兒子,你在哪?今天怎沒過來聽歌呀?要吃晚飯了……」此時,家中傭人急步而進,「咚」的一聲跪下。「老爺,出事了……」

原來,今天那墮進井內的小孩,就是他的兒子。

發表意見